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律师视点  >  
刘友:“法定检验”与“商业检验”问题:走私废物罪案件解析与辩护(一)
发布日期:2019-01-07

严厉打击废物走私,维护生态环境安全是近年来海关打击走私的重点任务。据央视报道,2018年12月19日,海关总署开展“蓝天2018”第五轮打击走私集中收网行动,全国海关缉私部门一举打掉涉嫌走私犯罪团伙38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29名,查证固体废物、废矿渣、出口硅铁合金等涉案货物9.16万吨。


笔者从近年来所代理的走私废物案件出发,从专业律师辩护的角度,就其中几个关键的争议问题展开辨析,推出系列文章,抛砖引玉,以飨读者。


一、案情简介


甲某在海外订购球团碎(铁含量60%以上)进口至国内,委托中检集团Z检验公司在海外出具《品质证书》、《重量证书》、《监装报告》等商业检验报告。甲某为在与国内客户交易中多获利润,故请Z检验公司工作人员乙某帮忙,在上述《品质证书》中将铁含量60%调整为62%,乙某为维护客户,故答应协助微调。后该球碎矿多次进口至国内,在其中一次查验中,海关取样送固体废物鉴别机构检验,经鉴别,该球碎矿属于国家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海关遂对甲某、乙某采取强制措施,经查,甲某至此已累计进口该球碎矿7万吨。


二、背景分析


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其中规定“将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的出入境检验检疫管理职责和队伍划入海关总署,自2018年4月20日起,出入境检验检疫系统统一以海关名义对外开展工作。在此之前,人们对海关与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职责,“商检机构”、“商检部门”、“检验机构”等概念混淆不清,极易引发误解,因此,有必要梳理出入境检验检疫与海关的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以正视听。


(一)Z检验公司并非法律规定的“商检机构”,而仅是“经国家商检部门许可的检验机构”。


《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商品检验法》(以下简称《商检法》)规定,国务院设立进出口商品检验部门(以下简称国家商检部门),主管全国进出口商品检验工作;国家商检部门设在各地的进出口商品检验机构(以下简称商检机构)管理所辖地区的进出口商品检验工作; 商检机构和经国家商检部门许可的检验机构,依法对进出口商品实施检验。上述规定中的“商检机构”,具体是指设立在各地的出入境检验检疫局。


而经国家商检部门许可的“检验机构”,是指经质检总局许可,接受对外贸易关系人或者国内外检验机构及其他有关单位的委托,办理进出口商品检验鉴定业务的中资进出口商品检验鉴定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和中外合资、中外合作、外商独资进出口商品检验鉴定机构及其分支机构。


Z检验公司是以“检验、鉴定、认证、测试”为主业的独立第三方检验认证机构,在国际上也有类似的公司,例如:国际知名的UL(美国安全检测试验所)、CSA(加拿大标准协会)、TüV(德国莱茵技术监护顾问有限公司)、SGS(瑞士通用公证行)、ITS(天祥公证行)、KEMA(荷兰电工材料能源研究院)、JET(日本电气安全环境研究所)等。Z检验公司在法律性质上属于经许可设立的“进出口商品检验鉴定机构”,并非《商检法》规定具有法定职责的“商检机构”(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两者存在根本不同。


(二)Z检验公司的商业检验,与法律规定的进出口商品检验(法定检验)在法律性质、业务操作上完全不同。


《商检法》规定,国家商检部门制定、调整必须实施检验的进出口商品目录并公布实施,列入目录的进出口商品,由商检机构实施检验。必须经商检机构检验的进口商品的收货人或者其代理人,应当向报关地的商检机构报检。海关凭商检机构签发的货物通关证明验放。


根据上述法律及《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实施检验检疫的进出境商品目录》(以下简称《法检目录》)的规定,本案所涉商品球碎矿属于法定检验商品进口时,收货人应当向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报检,由该局对列入法检目录的进口商品实施检验,即“法定检验”;向海关申报时,应提交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签发的《入境货物通关单》。


与法定检验截然不同的是,Z检验公司作为境外的第三方机构,对涉案球碎矿的检验属于商业检验。按国际惯例,这类商业检验的检验结果只对买卖双方负责,一旦有争议,买卖双方有权对负责检验的第三方机构提出诉讼。


三、辩护思路


笔者作为犯罪嫌疑人乙某的辩护律师,一直坚定地认为乙某是无罪的,侦查机关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源于对相关法律规定的误解。经全力辩护,侦查机关接受了律师的意见,未对乙某移送审查起诉。现将辩护意见分享如下:


(一)Z检验公司出具的商业检验报告与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对进口货物的法定检验结论并无关联。


1.Z检验公司根据委托人要求调整检验数据仅为商业目的,其商业检验报告并非球碎矿报检、报关必备资料。


Z检验公司根据委托人的要求,在出具《品质证书》时,确实对涉案球碎矿检验数据进行了微调,比如将铁(Fe)的含量由60%调高至62%。上述修改的主要目的是让进口的球碎矿在数据上符合委托人及其国内最终客户的合同要求,同时,委托人与其最终客户结算时一般依据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检验结果。


从商业上来说,Z检验公司的做法有违客观、中立的原则,有违商业道德,但与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对进口货物作出的法定检验结论没有直接关系。如果该票业务系其他第三方境外公司检验,货物照样可以报检通关,这也佐证了该批货物检验的商业属性。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进出口货物申报管理规定》第二十七条,进出口货物报关单应当随附的单证,并不包括商业检验报告。因此,Z检验公司出具的关于涉案球碎矿《品质证书》、《重量证书》、《监装报告》等,并非国内进口方报关的必需资料。


2.Z检验公司的商业检验报告与国内受委托实施法定检验的报告无关联。


如上所述,球碎矿进口时需向入境检验检疫局报检,由其实施法定检验后,出具《入境货物通关单》;收货人向海关申报时,需提交《入境货物通关单》作为通关凭据。据了解,原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在对部分进口商品实施法定检验时,可以委托中检集团M检验公司对相关商品出具检验报告。


由于Z检验公司与M检验公司均系独立的企业法人,在业务上并无相互认可或关联的情况,即使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委托M检验公司对涉案球碎矿进行检验,其也应当依据法律法规及技术要求,对进口商品独立检验,而不应参考其他公司,例如Z检验公司的商业检验结果。而且,上述两个公司实施检验的标准和依据也各不相同,Z检验公司实施检验依据ISO国际标准进行检验,而M检验公司依据的是GB国家标准进行检验。


综上,涉案球碎矿的进口商依法应当向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报检,并以其出具的《入境货物通关单》作为向海关申报的凭据,而Z检验公司出具的商业检验报告不属于进口商报检、报关时必须提交的材料,其出具的商业检验报告仅对委托方负责,与出入境检验检验局关于涉案球碎矿的法定检验结果,或者与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出具《入境货物通关单》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二)Z检验公司的商业检验对球碎矿是否鉴别为固体废物毫无影响。


1.涉案球碎矿是否为固体废物存在较大争议,很多地区并不作为固体废物管理。


根据《固体废物污染防治法》及《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对进口固体废物,由国务院质量监督检验检疫部门指定的装运前检验机构按照“进口废物原料装运前检验电子管理系统”的限定范围实施装运前检验;检验合格的,出具装运前检验证书。进口的固体废物运抵后,国内收货人应当持固体废物进口相关许可证报检验检疫联、装运前检验证书以及其他必要单证,向口岸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报检。由此可见,如确定拟进口的商品为固体废物,装运前检验机构(例如中检集团)应当实施装运前检验,并出具装运前检验证书。


但是,涉案的球碎矿没有列明在各类(禁止进口类、限制进口类、非限制进口类)《固体废物目录》中。此外,由原国家质检总局主办的《中国国门时报》在2017年2月发布标题为“山东检验检疫局有关进口废物属性鉴别新标准课题通过审定”的报道中提出,“有些冶金物料虽然能够满足固体废物的概念,比如直接还原铁余料、球碎矿,但它们没有改变作为铁矿的用途,而且环境无害,不能作为固体废物管理”。由此可见,涉案球碎矿是否为固体废物存在较大争议,对其鉴别为固体废物的标准,即使在检验检疫系统内部亦存在不同看法。


2.鉴别球碎矿是否为固体废物,并非Z检验公司商业检验的业务范围。


《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办法》规定,“海关怀疑进口货物的收货人申报的进口货物为固体废物的,可以要求收货人送口岸检验检疫部门进行固体废物属性检验,必要时,海关可以直接送口岸检验检疫部门进行固体废物属性检验,并按照检验结果处理。口岸检验检疫部门应当出具检验结果,并注明是否属于固体废物。海关或者收货人对口岸所在地检验检疫部门的检验结论有异议的,国务院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会同海关总署、国务院质量监督检验检疫部门指定专门鉴别机构对进口的货物、物品是否属于固体废物和固体废物类别进行鉴别。”


由上述规定可知,对固体废物属性检验是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的法定职责,而海关、进口商对固体废物的检验结论出现异议时,提交专门的鉴别机构,例如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固体废物污染控制技术研究所、深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工业品检测技术中心再生原料检验鉴定实验室等。可见,即便是海关、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对进口货物是否属于固体废物,也无法作出科学、准确的判断,而均需依赖于专业鉴别机构的结论,Z检验公司作为商业检验企业,既不具备鉴别固体废物的资质,也根本没有相应的技术实力,其只能根据客户委托做商业检验。   


(四)乙某依法不构成走私犯罪


1.乙某客观上没有实施逃避海关监管的行为


如上所述,Z检验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在海外为客户提供市场化的商品检验服务。该公司及其员工乙某并不参与涉案球碎矿向海关的申报,也未与涉案球碎矿的国内收货人有任何逃避海关监管行为的通谋,其出具的商业检验报告也并非报关必需的资料,即使出于商业上的目的存在一定瑕疵,也应作为商业行为处理,与走私犯罪没有直接关系。


2.乙某主观上没有实施走私犯罪的故意


Z检验公司系商业检验公司,对球碎矿是否为固体废物的鉴别,不是其法定职责。乙某系该公司普通员工,其在商业检验报告中调整数据的目的仅系为满足客户需求,从而为公司赢得市场竞争,并在长期业务合作中谋取商业利益。


涉案球碎矿检验服务费是行业正常的服用费用,其并未于此项业务中谋取任何个人利益,也未从企业走私固体废物入境行为中获取其他利益。在具体工作中,尽管乙某参与了对商业检验报告中数据的微调,但其系为维护客户,也并非技术专家,对球碎矿的成分构成、球碎矿是否为固体废物,以及如何鉴别固体废物并不具备专业能力。


综上所述,乙某既没有走私犯罪的主观故意,也未实施逃避海关监管的行为,既没有实际参与本案的走私行为,也没有从本案走私行为中牟利,Z检验公司及乙某的行为属于市场化的商业行为,依法不构成走私犯罪。


本文首发于友法微观微信平台


作者简介

刘友律师,德衡律师集团合伙人,曾就职于海关总署,负责海关贸易管制执行、许可证件监管规则制定与协调,参与多部涉及海关的立法起草、审核工作;


刘友律师面向全国,提供国际贸易纠纷、走私犯罪辩护、海关(出入境检验检疫)事务专项法律顾问等方面的商事综合法律服务。


从业以来,服务的客户涵盖进口汽车、皮革、纺织、食品、固体废物等诸多行业,形成了诉讼与非诉讼相结合的法律服务体系。


■ 联系方式

电话:13699192678

邮箱:liuyou@deheng.com


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联系友法微观微信平台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