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律师视点  >  
田奎:揭开“民间借贷”外衣 还原非法放贷真相——狄某被诉民间借贷二审案办案手记
发布日期:2021-09-07
田  奎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

执业律师


2021年8月23日,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田奎律师、艾阳律师和李金龙律师收到河北省某市中级人民法院寄达的二审裁定,裁定确定将狄某1夫妇民间借贷上诉案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凝望着薄薄的二审民事裁定,回首近一年来的办案经历,律师团队三位成员不禁慨叹,正是靠着一股基于正义观念的较真精神,正是凭着脚踏实地地调查取证,才使本案二审顺利实现阶段性目标,为真正维护狄某1夫妇的合法权益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图片


图片

一、抗辩失误、

举证不能导致原一审败诉


2020年10月,河北省某县个体工商户狄某1、狄某2夫妇找到北京德和衡律所,希望律师对王某诉请其还贷的民间借贷案件提供二审代理服务。


一审民事判决书认定,狄某1、狄某2夫妇因个体经营,于2017年9月向原告王某借款250万元,之后归还60万元,现判令狄某1、狄某2归还原告王某的借款本金190余万元及给付之日前的利息30余万元。


但据狄某1夫妇陈述,其因为经营餐饮业务,在2017年向原告王某等人经营的诚信投资门市部陆续借款,双方约定以250万元为借款最高限额,只要未超过此额度,狄某1夫妇可随时续借,实际月息4分(借条载明利息3分)。借款当时,狄某1夫妇还与王某签订了一份房屋买卖合同,约定将其经营的乡村饭店以250万元的价格出售给原告王某(但并未约定交付时间,也未实际交付)。在狄某1夫妇借款250万元当日,因其当时实际用款需求在100万元左右,遂按照原告王某指令向第三人廖某转款155万余元。自从2017年9月接受放款后,在不超过最高借款额的情况下,狄某1夫妇已经向原告王某还款本息共计399万余元。一审期间,狄某1夫妇以房屋买卖合同抗辩,提出王某向其交付的250万元系出售乡村酒店的购房款,但未能得到一审法院支持。


注:原一审判决书



二、有的放矢,

深入了解案情背景


接受案件以后,诉讼代理人向狄某1夫妇深度了解到下述情况:


1.2017年9月,王某向狄某2账户汇款250万元以后,因狄某1夫妇用款需求低于放贷额度,遂于当日按王某给定的乔某个人账户退款155万余元。乔某姓名、账户号均由原告王某提供。但狄某2未留存王某提供乔某退款账户的证据,因而客观上不能证明是按原告王某指示退款。


2.经核对还款记录,狄某1夫妇自2017年9月起先后向王某归还本息399万余元。即便按照王某确定的最高借款限额250万元计算,假定狄某1夫妇从未归还本息,到一审受案时的月利息亦高达4.56%,更勿论借款时的实际用款额尚不足95万元。


3.原告王某等与狄某1夫妇以最高借款额等价签订房屋买卖协议,真实意思是以其经营的乡村饭店作抵押,双方在纠纷发生前从未落实协议约定的自出卖日起一个月内将该房屋腾出将房屋交付给王某的条款。双方亦未就该不动产实际办理不动产登记。


4.2019-2020年,狄某1夫妇经营的乡村饭店两次被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堵塞,阻碍其对外经营,理由是要求狄某1夫妇还债,但债主王某却从未出过面。其中的一次,因索债者摔打东西、有暴力行为,狄某1夫妇还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出警人员得知系民间借贷纠纷后,只是提出应当合法索债而不能采取暴力手段逼债的要求后撤出。警员离开后,现场索债的一个不明身份的人强行拉拽狄某1,欲将其带离至县城。经狄某2及亲友阻拦,该等人未能将狄某1带离。


5.狄某1夫妇向王某借款时,是在邻近乡镇的一个标有“诚信投资”商号的小额贷款门市部办理的借款手续,当时的经手人是一审原告王某(二审被上诉人)。该门市部在2017年向周围村庄村民、个体工商户、手工业者、小企业放贷,但在2018年以后撤除了该商号和门面。经查询企业信息,诉讼代理人没有发现诚信投资小贷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


6.据狄某1夫妇反映,原告王某只是诚信投资小贷公司的一个经办人员,经营者包括崔某某、李某、陈某某、赵某、薛某等六七人,原告王某在催债电话中与狄某1提过,总是拖延还债其没法向崔某某等人交待,就此狄某1有过多次录音。


与狄某1夫妇的深度谈话,为诉讼代理人确定办案思路提供了基本素材。


三、深入分析,

二审改变抗辩思路


经深入分析上述情况,诉讼代理人研究后意识到,诚信投资小贷门市部有多个经营人,原告王某只是崔某某等经营放贷者中的一个成员,该门市部的放贷行为涉嫌违反国家的金融管制,危害国家金融安全,极有可能属非法性质。


判断的依据是:


1.经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及相关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当地并无同类商号的合法从事小额贷款业务的企业。


2.该诚信投资小额贷款门市部设立固定营业网点,向附近村镇个体工商户等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仅据狄某1夫妇掌握的借款人可能就有十数位村民。


3.该小贷门市部放贷月息4分,但借条却标明月息3分,且收取砍头息,以允许的最高贷款额充作借条上的实际借款额,续借有借条、还款不退条,人为还款不对账造成信息不对称。


4.放贷人有伪造资金流水的事实,故意错配贷款人和接受还款的收款人,制造实际借款假象和未还款事实。


5.放贷人采取非法拘禁、殴打、扣押借款人车辆等暴力手段,或者采取寻衅、滋扰等手段逼迫借款人还款。而且,贷款人并不在滋扰现场出面,隔断贷款人与非法索债行为的联系。


6.放贷人利用错配贷款人和还款收款人陷阱,恶意否认还款收款人与贷款人系同一利益共同体,以合同相对性为由通过诉讼手段确认债权,迫使借款人还款。


综合考量上述情况,诉讼代理人确定针对借贷合同是否有效这个核心问题展开工作,以打破合同相对性“魔咒”,力求最佳诉讼结果。



四、积极取证,

强化有针对性地举证抗辩


鉴于上述情况,诉讼代理人认为,应当围绕合同效力这个核心,从两个方向调查取证:一是原告经营的诚信投资小贷门市部是否属于未经有权机关依法批准,设立的从事或者主要从事发放贷款业务的机构或者以发放贷款为日常业务活动,从而其经营者的放贷行为构成职业放贷而非民间借贷,使得借贷合同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应当归于无效;二是狄某1夫妇向乔某的退款155万余元的行为是否对原告王某产生还款法律效力。


借此,主要做了以下工作:


1.寻找向同一贷款主体借款的关联人员。考虑到委托人在当地经营餐饮业务时间较长,与放贷主体地理位置相隔很近,又熟悉当地风土人情等实际情况,经诉讼代理人向委托人说明意图,委托人多方了解情况、寻访附近村镇村民,寻找到十余名在2017年之后曾经向原告王某等诚信投资小额贷款门市部经营者借款或者仍对其欠付款项的人。


2.减负降压解疑释惑争取作证。对委托人寻访到的十余名借款人,诉讼代理人在委托人的配合下,紧贴其曾经因借到高利贷款助其解过燃眉之急从而产生的某种感激心理,同时又对放贷人采取暴力、滋扰手段催贷、欺压乡民产生的痛恨相交织的实际心态,抓住其害怕报复、害怕引火烧身、害怕麻烦以及担忧不能打破原告王某等人的关系网、狄某1夫妇上诉难以获胜等心理特点,讲清国家关于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必将常态化进行,职业放贷行为已被明令取缔,相关人员再通过暴力手段报复可能性不大,借以消除其恐惧心理,通过讲清高利放贷对人民群众财产利益剥削之恶劣程度激发其正义感,通过案件已经上诉上级法院可能阻隔原告当地关系发挥作用等坚定其作证信心,先后两次对愿意配合作证的六名借款人进行取证,制作了询问笔录,同时录制了同步录像。经询问借款人,诉讼代理人了解到,有的借款人在借还款期间也存在名义贷款人和接受还款的人错配的情形;同时,也掌握了放贷经营者在借款人不能按时还款时对其非法拘禁、抽耳光、殴打、肆意截停借款人营运车辆并进行扣押、在借款人汽车修配门市部滋扰等违法索债的情形。


3.及时固定非法贷债等衍生证据。针对贷款方曾雇佣不明身份人员到委托人经营的乡村饭店进行滋扰、阻碍经营的情况,诉讼代理人配合委托人将当时的录像从手机上复制出来,并以文字作了情况说明。同时,结合当地警方接到报警后曾经出警的情况,配合委托人获得出警记录。


4.提取完善证明不同贷款经办人系利益共同的视听资料。针对王某在向狄某1等追索借款过程中,提到借款人不能及时还贷,王某无法向崔某某等人交待的情况,对录音进行提取固定,考虑到口语中方言较多,又以文字形式标明通话人身份,转化为文本内容,结合其他借款人(证人)也存在实际放贷人与接受还款人错配的情形,证明因乔某与王某代表诚信投资这个放贷主体,狄某1向乔某的还款亦产生向王某还款的法律效果。


通过调查取证,诉讼代理人认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证明一审原告王某系违反我国《商业银行法》等法律规定,未经人民银行等有权机关批准,设立以发放贷款为日常业务活动的诚信投资小额贷款机构,以营利为目的,向社会不特定人员从事经营性职业放贷活动,应当定性为职业放贷行为,王某等人属于《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53条规定的职业放贷人,其行为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2020年第一次修正)》第十四条和我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应当认定合同无效。


注:部分询问笔录


图片

五、二审撤销原判,

最终获得预判的阶段性成果


二审开庭审理期间,上诉人和诉讼代理人果断舍弃了房屋买卖合同的抗辩主张,提出被上诉人等未经有权机关许可,以营利为目的,多次向不特定主体发放高利贷款,且采取非法手段索偿,违反了法律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借贷合同应属无效,并就此向二审法院提交了相关证据材料。


二审法院高度重视上诉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的主张,重新确认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本案是否涉嫌被上诉人王某与案外人乔某等5人非法放贷;2、被上诉人王某向上诉人狄某1夫妇出借款项的具体数额是多少;3、真正的出借方是被上诉人王某个人,还是王某与案外人乔某等5人设立的“诚信投资”小贷公司。


同时,围绕上述三项争议焦点,还有如下事实尚未查清:1.2017年9月19日,王某与狄某1夫妇签订《借款合同》当天,王某转给狄某1夫妇250万元后,是否存在狄某1夫妇当天向王某提供的银行卡转款155万余元,该笔转款的性质应当查清;2.上诉人狄某1夫妇提交的曾向案外人乔某等3人转款364万余元是否受王某指示,该款项与本案实际借贷款项是否有关的事实也应一并查清。


最终,二审法院裁定,一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一审法院重新审理。上诉人主张获得支持,案件取得阶段性胜利。


注:二审裁定书


承办律师简介

田  奎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田奎律师,2010年第四届全国检察机关优秀公诉人,自2001年进入军检系统,先后参与办理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某某、山西省军区原司令员方某某、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苏某之子苏某某等重大职务犯罪案件,以及多起故意杀人、抢劫、间谍、为境外非法提供军事秘密等重大刑事案件。2018年自主择业进入律师行业,先后参与办理吉林省辽源市人大代表李某某涉嫌诈骗被跨省抓捕案(绝对不起诉)、融数金服王某集资诈骗案、武警某省总队总队长张某受贿案。业务领域涵盖刑事辩护、刑事控告、刑事法律风险防控、危机处理、刑民行交叉争议解决、为上市公司服务、为网贷平台等互金行业提供专项或者综合法律服务。


手机:13521539933

邮箱:tiankui@deheng.com

艾  阳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联席合伙人

艾阳律师,西南政法大学法学学士,中国社科院民商法学硕士。具有多年检察院及法院工作经验,曾任北京市某法院助理审判员、北京市某检察院检察官、公诉副处长。后辞去公职,先后担任某银行法务经理、某投资公司法务总监,负责银行不良资产处置、投资合规审核、风险防控、资产并购、商务谈判等,尤擅长代理刑事辩护、刑事合规审查、金融诉讼执行、不良资产处置等案件。


手机:18618236619

邮箱:aiyang@deheng.com

李金龙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李金龙律师,北京大学法学院刑法学硕士,具备证券、基金、银行等从业资格。执业以来,专注于刑事辩护及刑民交叉争议解决业务。


手机:18010143823

邮箱:lijinlong@deheng.com


质控人简介

张状

合伙人

争议解决业务中心副总监

zhangzhuang@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后台留言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鲁公网安备 37020202000804号     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