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阅读的论文题目是:德衡律师银团贷款法律服务经验谈

本文作者:贾晓钧、刘瑞峰

    内容摘要: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德衡律师集团2008年度年终总结大会在八大关礼堂召开,而在青岛市市政府某会议室,广源发集团银团重组贷款协议及相关担保协议签字仪式,也在市政府主管部门的主持下隆重进行。至此,历经两年的广源发集团系列不良贷款重组,在青岛市政府、城阳区政府、市银监会、银行业协会的大力支持下,经各方共同努力,终于圆满拉下帷幕。德衡律师集团广源发银团重组项目法律服务工作组的各位律师也终于如卸重担,完成了一个看似无法完成的任务。
    关键词:银团贷款 法律 服务
   
   
    一、起因
    2005年,无疑是中国炼油企业的梦魇之年,源于国际原油价格的暴涨和国内成品油价格停滞造成的严重“价格倒挂”,让炼油企业特别是民营炼油企业苦不堪言,青岛民营炼油企业----广源发集团虽然是青岛十大企业集团之一,在无法像国有炼油企业一样获得巨额财政补贴情况下,也没能支撑多久,很快陷入被迫减产、关闭的困局。而急于扩张做大的国字号企业中国化工集团,看中了广源发集团油码头、进口配额等资源,在市政府的引见下,很快于2005年12月和广源发集团达成合作意向,将广源发集团旗下5户优质企业资产纳入合作范围,组建青岛安邦石化有限公司,广源发集团旗下5户企业站持股33%,中化集团下属二级公司中国化工油气开发中心以“担保换股权”的方式进入新公司,持有67%股权。于是,广源发集团及其下属5户企业总计约20亿元的银行不良贷款重组正式启动,德衡律师集团凭借强大的律师团队、独特的服务优势和良好的执业信誉,通过竞标成为广源发集团系列不良贷款银团重组贷款行(债权人委员会)的特聘项目法律顾问,介入广源发集团银团重组,提供专业法律服务。
    二、重组方案的形成
    2006年,面对两大企业集团——广源发和澳柯玛同时陷入困境的局面,为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青岛市银监会、银行业协会组织债权银行分别成立债权委员会,以共享信息、协调行动、维护债权人权益。而广源发集团作为民营企业,在政策扶持方面和澳柯玛根本无法相比,重组各方如中化集团、外地银行等青岛地方政府协调难度也较大,因此如何平衡各方的利益,防止引发系列诉讼纠纷,确保债权银行权益,确保新建公司的正常运营,成为重组方案的所要考虑的首要因素。
    承办律师介入重组之初,通过牵头行(代理行)获知,青岛安邦石化有限公司成立之初,注册资本金仅为100万元,而广源发集团和中化集团签订的合作协议,约定广源发集团下属5企业优质资产10.6亿元(包含银行负债6.9亿元)作为对青岛安邦石化有限公司的追加出资,而中化集团合作本意也是要把该部分优质资产纳入青岛安邦石化有限公司。根据重组各方的合作协议,律师制定了如下重组方案:
    步骤一,安邦公司接收广源发集团5户企业10.6亿元优质资产,并承接该5户企业银行负债6.9亿元;通过银团贷款借款6.9亿元,偿还承接的银行债务,中国化工油气开发中心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步骤二,该5户企业10.6亿资产注入安邦公司后, 该5户企业已持有的33%股份为广源发集团(含子公司)其余贷款重组提供质押担保。
    该方案包含两个不同的银团贷款,即以安邦公司为借款人的银团贷款(银团一)和以广源发集团及其他承债人的银团贷款(银团二)。
    经重组各方多轮协商之后,以两次银团贷款为主要内容和核心目标的重组方案终于形成,在市、区两级政府和银监会、银协会的支持下步入实施阶段,而德衡律师的服务也从可行性方案转入银团贷款实质操作阶段。
    三、银团贷款概念及国内银团贷款业务概况
    1、银团贷款的概念:
    所谓银团贷款,是由多家银行或金融机构采用同一贷款协议,向一家企业或一个项目提供一笔融资额度的贷款方式。相对于银行与借款人一对一的双边贷款,银团贷款是多边贷款,在降低信贷集中度的同时,还可以避免双边贷款下多头授信可能引发的集团客户信用风险。
    2、银团贷款的发展阶段:
    第一阶段,20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中期,是以支持基础设施为主的项目融资阶段。第二阶段,20世纪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末,以并购杠杆交易推动银团贷款业务进入第二个发展高潮。第三阶段,20世纪90年代末至今,银团贷款二级交易市场快速发展,银团贷款市场证券化趋势日渐明显,机构投资者成为银团贷款市场的积极参与者,银团贷款向透明度高、流动性强和标准化方向发展。
    随着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和金融市场化步伐的加快,我国银团贷款业务有一定发展,一大批重点项目采取了银团贷款方式,但银团贷款在全国每年新增贷款中的占比仍然较低,尚处于国际银团贷款发展的初级阶段,在市场化进程中 还存在一些局限性,主要表现为:
    ⑴市场环境尚未完全形成。银团贷款是全世界各主要金融市场国家最主要的融资方式之一,市场化程度要求高,而我国金融市场中银团贷款仍属一种新兴贷款方式,相对于外资银行和外资企业来说,中资银行和国内企业对此种贷款形式的参与和认可程度不高,我国银团贷款业务发展离预期目标尚有差距。
    ⑵市场参与主体尚不成熟。一方面由于现代企业制度不完善,社会征信体系不健全,银企信息不对称,造成部分企业信用观念淡薄,加大了银行贷后管理的难度;另一方面,银行仍存在以追求市场份额为短期目标的独家承贷意识,而不是主动、积极地通过银团方式分散和规避风险。
    ⑶市场规则尚不完善。我国前几年适用于银团贷款的主要法规是1997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银团贷款暂行办法》,仅对国内银团贷款业务作了原则性规范。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完善,《商业银行法》等一系列金融法律法规的修订完善,2007年8月17日,中国银监会颁布实施了《银团贷款业务指引》才进一步规范和推动了银团贷款的开展。
    四、环环相扣银团一
    由于重组方案及银团贷款涉及包括合作方中化集团油气中心(担保)、借款人安邦公司、借款人广源发、担保方青钢、青变、喜盈门,以及城阳区政府在内的多方利益,为防止重组久拖不决,承办律师在和牵头行协商后,报请银监会、银协会,制订了详细的债权委员会议事规则和成员协议。
    由于重组方案涉及十余家债权银行,涉及借款人及担保人企业二十余户,担保方式包含保证、房产抵押、土地抵押、股权质押等多种担保方式,而各借款人和各自的担保人之间关系也错综复杂,为了防止出现担保物权瑕疵,保证担保程序合法,保证银团贷款文件的可行,承办律师集中调取了所涉企业的全部工商档案资料,以及全部担保物的登记资料。
    根据重组各方特别是中化集团和广源发集团达成的合作协议,安邦公司承担广源发集团在各家银行近7亿贷款,而各家银行不良贷款总额近20亿元,安邦公司承接后,剩余贷款的安全成为各债权银行考虑的首要问题;而牵头行建设银行对拟纳入安邦公司的优质资产享有大部分担保物权,一旦该部分资产转到安邦名下,其余贷款的安全也将面临危险。因此,如何确保银团二实施之前剩余贷款的安全,是必须解决的问题。经律师提议多方协商,最终达成一致意见:即在优质资产解除抵、质押转到安邦公司同时,广源发集团下属5企业以其持有的安邦公司33%股份作为质押担保,同时提供连带责任保证。而安邦公司则根据相关司法解释,承担因接收优质资产可能产生的其他债务追索。
    贷款协议实施步骤:
    (1)银团贷款各方特别是借款人、担保人提前出具借款、担保所必须的文件,以确保借款尤其是担保的合法性;
    (2)签定正式银团贷款合同、担保合同(中国化工油气开发中心);
    (3)银团贷款发放到安邦公司帐户后将直接支付给五户企业的原贷款行。
    (4)原贷款行出具同意解除抵押的函件,由安邦公司与该五家公司向有关权利机关办理资产转让手续。
    办理上述手续同时,广源发下属5企业将持有的安邦公司33%股份质押给牵头行建设银行拟纳入银团二的贷款,作为过渡抵押物。
    在银团一正式启动直至各项手续办理完毕,承办律师不仅为重组企业起草股东会、董事会、股东名册、出资证明书等各种文件,还始终协同牵头行工作人员分赴多个政府部门办理相关手续。险而又险的是,办理质押登记之时,物权法尚未实施,工商管理部门并没有做过股权质押的业务,拒绝办理登记,承办律师坚持将质押资料递交并登记于工商档案之中,不仅保护了债权银行的担保权利,也为后来的银团二起到关键的作用。
    五、好事多磨银团二
    银团一完成之后,青岛安邦石化有限公司很快步入正常的生产经营轨道,而相对于银团一,银团二却因为涉及到地方政府和另外三大企业集团而陷入停滞,历时一年,直至2008年初才提上日程。根据重组方案,剩余广源发集团系列贷款约14亿元,分别由广源发、青钢、青变、喜盈门承接,分为四个单独的银团重组,除由各自关联企业提供担保外,牵头行建设银行享有的过渡质押物(即33%股权)质押权撤销质押,为银团二贷款中广源发组团、青变组团贷款重新设置质押,由13家债权银行按照银团贷款比例共同享有,为此承办律师专门为银团二制定了银团重组框架协议、质权共享协议等纲领性文件。
    但银团二刚刚启动,承办律师随即获知一个意外情况:拟撤销质押后重新为银团贷款设置抵押担保的33%股权已被多家法院冻结,从根本上已经不可能重新设定质押权。如何解决法院冻结,使银团二继续走下去,成为政府相关部门和银监会、银协会、各债权银行的燃眉之急,承办律师提出:将牵头行建设银行有股权质押担保的贷款按比例分别转让给其他债权行,以保证质押权按照重组方案由各家银行分享,同时各行向建设银行转让银团贷款中各自相应金额贷款,实质为债权换债权,而建设银行表示因该部分贷款数额巨大,尽管法律上可行,但从内部程序上无法操作。承办律师又提出即便该债权人冻结,但建设银行债权数额较大,其如处置股权,建设银行优先受偿后,根本没有余款清偿其债权,因此建议由政府出面和申请法院冻结股权的债权人协商,最终经协商,该债权人同意将债权纳入银团重组贷款范围,另一债权人同意先于解除冻结,在重新设置质押后予以冻结。
    不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法院冻结股权问题刚刚解决,又有某三家银行提出推出银团重组,一家银行提出因该行贷款划归总行管理不能签署银团贷款协议。银团二面临不能继续进行的危机,牵头银行负责人紧急约见承办律师,协商解决方案,在和各银行充分沟通后,律师提出如下解决方案:某三家银行退出不影响银团重组贷款继续,重组各组团银团贷款金额相应减少;某行贷款划归总行,可以分组签订还款协议,和银团贷款协议共同作为主合同,担保合同不变。
    经过崎岖坎坷的不断谈判、沟通之路,银团二最终定下实施方案:银团各成员分别签署银团贷款协议、还款协议,各组团由各自关联企业担保外,约12%股权为青变组团提供质押担保,约9%为广源发组团提供质押担保。其余股权因有法院冻结,原质权人建设银行该部分贷款退出银团,但建设银行做出承诺,承诺行使该质权所得优先受偿款,由银团各债权银行按比例分享。
    2008年12月底,青岛市市政府分管副市长支持下,广源发集团系列不良贷款银团重组协议(银团二),举行正式签字仪式,标志着市、区两级政府始终牵挂担心的两大企业危机之一的广源发危机得到妥善解决,而德衡律师的辛勤努力也获得了委托人的良好评价。
    六、银团贷款业务展望
    “鸡蛋不能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是一个基本的金融学原理,如果外部经济金融条件有所变化,而贷款过于集中于某一个行业、地区、客户或贷款类型的话,常会引发银行的系统性风险,解决大户贷款集中度过高的问题离不开银团贷款。 
    据了解,发达国家银团贷款占比约为整个贷款余额的20%,银团贷款是国际上通用的一种成熟的银行分散风险的手段。但在我国,银团贷款的发展还处于初级阶段。据银行业协会统计,2005年我国银团贷款占贷款余额1.72%,至2008年银团贷款余额达到9566亿元,占比达到5.1%。和国际先进银行相比,我国还有较大差距。
    2007年8月17日中国银监会颁布的《银团贷款业务指引》,明确指出银团贷款业务主要面临法律风险、信用风险、市场风险、声誉风险、操作风险等,“信息共享,独立审贷,自主决策,风险自担”是每个银行防范银团贷款风险的原则,要求银行建立与银团贷款业务风险相适应的管理机制。
    从支持经济增长和银行风险防范的大局来看,发展银团贷款仍将是大势所趋。特别是中央政府4万亿元经济刺激计划的出台、监管层的高度重视,这些都为银团贷款业务发展创造了非常有利的时机。银团贷款在支持基础设施建设、加快产业升级、促进并购重组等方面,必将发挥重要的作用。
   
   
    (字数:5073字)
   


发表时间:2009-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