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兼程》(后记)
    “罗马的法律机器得以完善地运行,得益于程序完备的罗马法庭和专业律师阶层的出现。”
                                                          ――约翰•麦•赞恩《法律的故事》

    法律是什么?早在公元二、三世纪,古罗马的法学家们就以律师的身份向民众诠释着法律的内涵。
    以义务本位为特征的中国法律在2000多年的发展中也没能产生出为国家所承认的私家律师职业,这种现实使得中国民众很早就从另外一层次上理解法律的内涵。伴随着西方的坚船利炮而来的法律思想与观念促使了律师业的产生。因此,近现代意义的律师对于中国来讲,是地地道道的舶来品。令人欣慰的是,这种舶来品在经历世界化与本土化趋向统一的同时,正从法律职业者的角度来向中国民众诠释法律的真谛。
    美国学者约翰•麦•赞恩在《法律的故事》中曾断言到“罗马的法律机器得以完善地运行,得益于程序完备的罗马法庭和专业律师阶层的出现。”比较而言,目前的中国缺少的并不是法律,而是能从民众的角度(并非从国家的角度)依据法律捍卫权利,甚至为捍卫权利而与某种权威力量较劲的真正法律职业者。中国法治道路上的各种羁绊预示着中国法律职业有着西方法律职业不可比拟的艰辛,但是对法律真诚的信仰使得千万法律人义无反顾地投身于法律职业中。他们视诠释法律真谛为自己神圣的使命,以探求人的价值、人的尊严为自己的目标,将维护民众的权利作为自己的追求。正是这些人,撑起了我们法治路上的一个个希望。
    不容置疑的是,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是一家虽然年轻但有为的律师事务所。之所以年轻,因为其成立才10年;之所以有为,是因为在这10年的历程中,德衡所已在全国律师行业中占有一席之地。为了纪念建所十周年,我们编辑了这套《风雨兼程》丛书。丛书分“案例集”、“论文集”和“大事记”三辑。
    熟悉德衡律师,正是通过一桩桩广为公众关注的案件。在法庭上,他们能够为当事人上千万元的合法利益力挽狂澜;面对公诉人的咄咄发问,他们能发出“我反对”的呐喊;在民众的宪法性权利遭受侵害而陷入绝望时,他们能毅然担当起代理人寻求最后的司法救济,从而唤起社会对法律的崇尚与期待。他们凭借自己的智慧和信念,以捍卫当事人的权利为己任,在法庭内外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法律活剧,用自己的行为诠释了法律的精髓,向民众昭示了一种真诚的法律信仰。“案例集”是德衡所律师在百忙之中写就的,是众多德衡律师敬业尽责的一个缩影。
    德衡律师不是法律行业里唯利是图的商人,也不是只会埋头办案的匠人,他们对国家、对社会、对法律负有神圣的责任。“论文集”除了按年份选出的部分获奖论文外,还选择了一个研讨会文集——由欧盟中国人权小型项目基金资助、由《中国律师》杂志社和德衡所主办的公民宪法权利司法化理论与实践研讨会所有参会人员的发言和论文。这些只是德衡所十年来数次理论研讨的成果之一,其他的理论研讨成果已经散见于各种著作或杂志,在此只能以附录形式列出部分题目以飨各位人士。“论文集”作为德衡所理论研讨学习的一个代表成果,是德衡所建立学习型律师所、长期坚持业务研讨、身负法律使命的一个集中体现。我们把论文汇集成册,意在提醒法律人,永远不要磨灭我们心中曾经有过的激情,永远不要忘记我们肩负的责任。这激情和责任源于神圣宪法赋予我们的力量,源于我们作为法律工作者应当具备的人文关怀,源于我们对我国政治文明建设的理性思考。在法律光芒的照耀下,我们能够感觉到更加光明的未来。从“论文集”中,读者可以看出德衡律师在结合实践办案的同时,对法理思想的孜孜探索。
    德衡律师能有上述成果,不仅需要深厚的法律知识、精湛的法律技巧;更需要“崇尚公正,追求卓越”的信念支持;也需要律师所独具特色的管理保障;还需要“守信用、保秘密、负责任、高效率”作风训练。德衡的十年是德衡律师“百人大所、百年大计”目标追求的第一个里程碑。“大事记”记载着德衡成长的足迹,读者能从中体会到背后的艰辛和汗水,也可以借鉴其中的管理经验。
    在编辑这些书稿时,我们能深切地感受到德衡律师们从心底涌到笔端的一股激情、一种责任和其孜孜以求的法律正义,可以听到他们真实的心声,体味他们在法律领域探索的心路历程。这也表明本书绝非哗众取宠或急功近利的汇编之作,而是德衡律师十年风雨兼程的历史写照。
    说实在话,作为律师,我们一直承担着日益复杂繁忙的法律事务。我们不是专业作家和编辑,编辑完《风雨兼程》这套丛书,不免心情忐忑。面对即将付梓的这套丛书,我们仍然感到内容有些凌乱、排序不够恰当、词语缺乏斟酌,有些案例内容还不够全面,尤其是这套丛书仍然难以反映德衡律师所目前的真实实力。作为律师,风雨兼程走过了十年,我们更加自信;但对这套丛书将得到读者怎样的评价,我们却感到比代理棘手案件还要难以预料。这一次,我们等待的判决来自于广大读者。即使如此,能为中国法制建设贡献绵薄之力,我们甚感欣慰。
    最后,我们要感谢司法部、全国律协领导对出版本书的支持,其实德衡所十年来也正是在各级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师协会领导们的大力支持下,才逐步走向成熟与成功的。在这里我们还要特别感谢为本书题写书名的法学家江平先生,感谢法律出版社的编辑们和为本书出版付出劳动的所有人。没有他们,本书肯定不会如此精彩。


                                                                        《风雨兼程》编委会
                                                                           2003年1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