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渔民诉康菲案受阻 律师称赔偿承诺似空中楼阁
    内容摘要: “国家提倡生态文明建设,当环渤海生态圈遭到污染后,我们县最重要的旅游资源也因此面临危机。”贾方义透露,涉事法院立案庭庭长曾口头告知山东渔民代表贺叶才、王树国等人,称法院决定不立案,并要求渔民撤回诉状。
    正义网北京4月3日电(记者 林平)“国家提倡生态文明建设,当环渤海生态圈遭到污染后,我们县最重要的旅游资源也因此面临危机。”来自山东长岛县的渔民王忠国希望“康菲漏油索赔案”能尽快步入实质阶段,以此为当地渔民讨说法。
    证据调取无望 渔民诉康菲案遇困境
    据悉,2011年12月30日,29名河北省渔民曾向天津海事法院提起诉讼并获得立案,要求康菲中国和中海油进行赔偿。
    “这是当时唯一进入法律程序的案件,但至今也未见开庭,最长的审理期限业已结束。”贾方义认为,与之相比的500名山东渔民的索赔之路更显艰难,希望渺茫。
    贾方义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四十一条相关规定,当双方当事人出现赔偿责任和金额争议时,政府有关部门应该介入处理,及时公布事件进展和赔偿事项,包括举行听证会等;对处理决定不服的,当事人才会考虑进行诉讼。”贾方义坦言,正是因为缺少了上述程序,渔民的权益无法得到切实救济。
    “待到正式提起诉讼时,该案却又遭遇诉讼障碍,法院不予理睬。”在此期间,贾方义曾向涉事法院申请从政府机关调取相关监测记录和检测结果,并要求中国海洋局提供官方报告,均被拒绝。
    康菲案在美立案 被告申请驳回诉求
    2012年7月2日,在贾方义律师的帮助下,美国律师代表29名山东渔民向美国地方法院德克萨斯州南区法院提交起诉状。
    “原告向美国法院寻求权利保护,主要是因为中国法院接受案件材料后,既不表示立案,也不表示不立案,而是放置不理,尽管有七天之内决定立案或不立案的法律规定,但是他们不管。”据贾方义提供的“山东渔民美国起诉康菲案件报告”显示,每位原告的请求赔偿金额,扣除利息和费用,以5万美元为起点向上计算。同时,原告还要求被告提供足够的基金评估渤海湾环境污染损害程度、赔偿因财产损失引起的精神损失等。
    2012年9月24日,康菲公司通过代理律师向法院提交申请,要求驳回原告起诉。康菲公司认为,基于管辖不便、国家行为、国际礼让等原则及救济的请求无法被授予,原告在美国的起诉应被禁止。
    贾方义告诉记者,康菲公司所聘请的两名中国律师在陈词中阐述,原告此前已经向法院基于同一事由提起诉讼,相关法院至今未决定受理或不予受理,不能被认为是忽视该案件,应当认为是原告的案件在中国仍然处于未决状态。
    对此,记者向君合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资深合伙人傅长煜求证,她表示,自己并非康菲中国的代理方,只是参与提供法律帮助,其他事宜不便透露。
    目前,康菲的驳回请求正在审理中。“法院若驳回,我们将会提出上诉,若接受,该案将因此进入实质审理阶段。”贾方义表示,今年6月相关裁决结果即见分晓。
    山东未列入损赔协议 索赔承诺似空气
    据悉,2012年1月21日,康菲中国、中海油以及农业部签订名为“蓬莱19-3油田漏油事故渔业损失赔偿和补偿问题协议”(包括10亿人民币水生生物赔偿和1亿元人民币生态基金)。根据协议,农业部只认定河北、辽宁两省为渤海漏油的受害区域,山东榜上无名。
    据记者了解,康菲公司副法律顾问Graham W.C. Vanhegan在辩护词中强调称,与农业部的解决方案为山东的渔民索赔保留了可能性,“只要渔民能证实其可受赔偿的损失”。
    “一方面是官方认定未受影响,另一方面又辩称若能证实污染可申请赔偿”。贾方义指出,按照中国法律,海洋环境污染的企业应当提供对山东没有造成污染的证据,渔民作为原告方本来就不负有举证责任。
    贾方义律师因此认为,康菲支付农业部的10个亿人民币,并不是建立在对渤海污染损害评价的基础上的,渔民一方未参加康菲与政府私下的协议,该协议也未向渔民公布、听证。
    “渔民的相关权益被剥夺,康菲中国所谓的‘能证实污染可赔偿’之说也是空中楼阁,既然不在赔偿范围,最后该拿什么赔?”贾方义最后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