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阅读的论文题目是:浅议专有技术出资法律问题

本文作者:王金磊

    一、问题的提出
    我国于2005年10月27日修订并于2006年1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下称新公司法)与修订前的《公司法》(以下称旧公司法)相比,一个显著的区别就是对股东出资形式等作了更为宽松的规定,不仅将非货币财产放宽到所有能“以货币估价并可以依法转让”的范围,而且明显扩大了股东以非货币出资的比例。
    旧公司规定“以工业产权、非专利技术作价出资的金额不得超过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的百分之二十,国家对采用高新技术成果有特别规定的除外”;国家科技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布的《关于以高新技术成果出资入股若干问题的规定》允许以高新技术出资入股的,作价总额可以超过公司注册资本的20%、但不得超过35%;而新公司法第二十七条规定:“股东可以用货币出资,也可以用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等可以用货币估价并可以依法转让的非货币财产作价出资;…全体股东的货币出资金额不得低于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的百分之三十”。即将非货币出资的比例提高到了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的百分之七十。此举是我国公司资本制度的一个重大发展,必将对科技成果转化、科技进步和生产力的发展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随着对技术出资比例的放宽,在公司设立过程中,由于技术出资瑕疵等问题而引发的纠纷日益凸现。有案例为证:A公司系有限责任公司,B公司是某科研所,双方共同出资设立C有限责任公司。A公司以货币出资,已到位;B公司以某项专有技术出资,经B公司单方委托评估作价后,办理产权转移手续投入到C公司。C公司投产后不断改进技术,并欲对该项技术申请专利。却得知B公司早已对相关技术申请了专利。故各方产生了纠纷。
    本文仅结合该案例对以专有技术出资设立有限责任公司的相关法律问题进行探讨。
    二、以专有技术出资设立公司的相关法律问题
    1、技术股股东应是专有技术的合法所有者
    专有技术与专利技术不同,专利技术具有公开性,股东以专利技术出资,包括以专利的所有权出资和以专利的使用权出资两种情况。如果是以专利技术出资,应注意审查出资人是否有专利证书、专利证书是否失效、专利权是否设定质押、许可等;而专有技术通常涉及到技术所有权的转让,且专有技术主要依靠技术所有人自行采取措施进行保护。因此,合作方应审查拟以专有技术出资的股东是否是专有技术的合法所有者,该股东是否对相关技术采取了保密措施、相关保密协议、技术研发情况、技术资料,作为出资的技术如何界定、是否有关联技术等。双方签订技术转让合同时,应对相关问题做出明确约定。如果技术股东拥有的技术存在依法不能转让的情况或可能泄密导致他人无偿使用的情况,以货币出资的股东应及时提出异议。
    2、关于专有技术的评估作价问题
    根据公司法的规定,对作为出资的非货币财产应当评估作价,核实财产,不得高估或者低估作价。但公司法并未对评估机构应由哪方委托做出规定,这也体现了当事人意思自治、协商处理的原则。在笔者前述的案例中,由于设立公司之初系技术股东B单方委托的评估机构,而A公司当时也并未对该评估机构及评估结论提出异议。在双方发生纠纷后,A公司又质疑当初的评估结论是否存在高估情况,显然与事无补。笔者认为,为保护以货币出资股东的合法权益,减少纠纷,可由各方股东共同委托评估机构对拟出资的专有技术进行评估并协商作价。
    3、关于专有技术出资财产权的转移问题
    新公司法规定,以非货币财产出资的,应当依法办理其财产权的转移手续。专有技术评估作价后,如何从技术股东转移至新设立公司是非常关键的阶段。前述案例中,由于A公司和B公司签订的合作合同中对有关技术交接的约定不够具体和明确,在技术资料交接过程中,A公司并不知道B公司是否交付了其作为出资部分的全部专有技术,而且这种不知情直到C公司欲申请专利权时才暴露出来。那么B公司的这种行为究竟是违反了出资义务还是构成对C公司的侵权呢?笔者认为,首先,应对B公司作为出资的技术范围进行界定,看B公司自行申请专利的技术是否是当初设立C公司时拟出资的技术,两者是否有关联,据此判断B公司的行为性质。鉴于本文仅借此例说明如果股东各方对有关技术出资事宜约定不明,则容易引发争议影响合作及公司的运行。因此对案例本身不作进一步分析。
    以专有技术出资通常涉及到技术所有权的让与,首先各方应依据法律规定签订书面技术转让合同以明确各自的权利义务;我国合同法对技术转让合同专门作了相应规定,如规定:“技术秘密转让合同的让与人应当按照约定提供技术资料,进行技术指导,保证技术的实用性、可靠性,承担保密义务”、“技术秘密转让合同的受让人应当按照约定使用技术,支付使用费,承担保密义务”、“技术转让合同的让与人应当保证自己是所提供的技术的合法拥有者,并保证所提供的技术完整、无误、有效,能够达到约定的目标”等等。其次是办理技术资料的交接手续,交付技术资料(包括书面方式、实物方式)等,由于技术资料的交接是事关技术股东出资义务履行情况的重要环节,笔者认为对技术资料的交接过程可以适当引入公证程序,以减少争议或保留证据;最后,由提供技术一方对技术人员进行培训或提供其他技术支持,协助技术的顺利实施。由于技术出资方往往在新公司设立后继续派员参与技术实施、或改进研发等,为明确权利,提高效益,各方在签订技术转让合同时可以对后续改进的技术成果的归属或有关利益分配等做出明确约定。
    4、以技术入股股东应承担的其他义务
    结合本文所引用的案例来看,由于本案中存在着对转让技术的范围以及有关后续改造等相关权益分配约定不明的情况,以技术入股一方在技术转让后又对该技术申请了专利,这应是一种明显的侵犯公司财产权和技术秘密权利的行为。但由于双方的协议约定过于原则,增加了公司以及以货币出资方的维权成本。笔者认为,为了有效保护货币出资方以及公司的合法权益,双方可以在协议中适当增加对以技术入股的股东的义务,比如,要求技术入股股东辅导和培训公司有关人员,使其掌握该有关技术;要求技术入股股东应对出资的技术承担瑕疵担保责任,应保证其投入公司的技术是合法、有效的技术,没有权利瑕疵,且交接的技术资料完整、能够实现约定指标和性能;技术入股股东应负有保密义务和竞业禁止义务等。
    三、结语
    新公司法实施后,非货币出资的股东持股比例最高可达70%,因此,在实践中必然会出现技术股东作为大股东而货币出资股东为中小股东的现象。由于技术本身存在的专业性、复杂性等特点,如果货币出资股东对相关技术知之不多且又不具备鉴别能力,不可避免会出现技术股东利用技术出资侵犯其他股东权益和公司利益的情况,比如技术权属有瑕疵、技术本身有瑕疵或关联技术应用方面瑕疵等障碍。尽管新公司法赋予了中小股东及公司大量的寻求司法救济的权利,包括股东直接诉讼、股东派生诉讼等,但在出资协议中对双方的权利义务,尤其是以技术出资股东的义务进行详细、明确的约定,以求更加有效地保护相关各方的利益。
   


发表时间:2008-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