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阅读的论文题目是:论有限合伙人

本文作者:王金磊

    摘 要:有限合伙企业作为一种商事组织形式,在国外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我国2006年修订的《合伙企业法》首次确立了有限合伙制度,使有限合伙人成为合法的法律主体。对有限合伙人的权利义务、有限责任等进行研究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而我国的有限合伙人制度仍然存在一些不足,需要不断完善。
    关键词:有限合伙有限合伙人有限责任
    一、 有限合伙的概念
    (一)合伙
    合伙,是一种独特的商事组织形式,是由合伙人(包括自然人和非自然人)为了共同的、盈利性的商事目的而形成的一种联合体,通过协议书的方式,达成某种共识,并约定由合伙人共同经营,共担风险,以其全部财产对联合体的债务承担无限责任。
    根据西方学者的考证,合伙制度最早出现在公元前18世纪古巴比伦《汉穆拉比法典》中。[1] 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合伙逐渐由松散的契约性质过渡到相对稳定的一种经济组织形式,尤其是在中世纪地中海,海上贸易兴旺发达,海上贸易对资金的需求促使航海者与货币资本家以合伙方式进行合作,对航海家和资本家的权利义务进行调整的“康孟达契约”应运而生。这种契约下的合伙方式就是有限合伙的雏形。
    (二)有限合伙
    所谓有限合伙,是相对于普通合伙而言的一种商事组织形式,指在合伙企业中,合伙人中既有普通合伙人又有有限合伙人,有限合伙中的普通合伙人同普通合伙一样,对有限合伙企业的债务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而有限合伙人对有限合伙企业的债务仅以认缴的出资额为限承担有限责任。
    (三)有限合伙人的构成
    我国合伙企业法规定有限合伙人可以由自然人或法人和其他组织担任。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五条:“公司可以向其他企业投资;但是,除法律另有规定外,不得成为对所投资企业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出资人”。由此可以看出,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合伙企业中的普通合伙人是受到法律限制的,但是可以作为有限合伙人。另外,根据我国合伙企业法的规定,国有独资公司、国有企业、上市公司以及公益性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不得成为普通合伙人,但法律并未禁止其成为有限合伙人。
    (四)有限合伙人与普通合伙人的权利义务比较
    与普通合伙人相比较,两者之间的最本质不同就在于对合伙企业的债务是承担有限责任还是无限责任。在有限合伙企业中,普通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有限合伙人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责任。
    除了责任的承担方式之外,两者的主要区别还表现在:
    1、出资方式方面:除货币、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或者其他财产权利之外,普通合伙人可以以劳务出资,而有限合伙人不得以劳务出资。
    2、经营管理权方面:有限合伙企业中,由普通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有限合伙人往往是被动的参与有限合伙企业的管理,比如对公司的财务账簿有查阅权等,有限合伙人不执行合伙事务,不得对外代表有限合伙企业。
    3、利润分配方面:有限合伙企业可以在合伙协议中约定将全部利润分配给部分合伙人;而普通合伙企业的合伙协议不得约定将全部利润分配给部分合伙人或者由部分合伙人承担全部亏损。
    4、自营业务方面:普通合伙人不得自营或者同他人合作经营与本合伙企业相竞争的业务;而有限合伙人在合伙协议不禁止的情况下可以自营或者同他人合作经营与本有限合伙企业相竞争的业务;
    5、与外部第三人的关系方面:合伙企业对普通合伙人在执行合伙事务以及对外代表合伙企业方面的权利限制,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而对有限合伙人而言,除非第三人“有理由相信”有限合伙人为普通合伙人并与其进行交易;有限合伙人才对“该笔交易”承担与普通合伙人同样的责任。
    6、其他方面。
    上述区别主要是源于法律的规定,更多的权利义务则源于有限合伙协议来设定。
    二、有限合伙人的有限责任
    (一)有限合伙人有限责任的涵义
    所谓有限合伙人的有限责任,是指有限合伙人在按照合伙协议约定向合伙企业履行了出资义务后,对合伙企业在设立或经营过程中产生的债务,不象普通合伙人那样要承担无限责任,而仅仅以自己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合伙企业的债务承担责任。
    (二)有限合伙人的有限责任与股东有限责任
    从表面看来,有限合伙人的有限责任与公司股东的有限责任都是指以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合伙企业(公司)承担责任。但两者在内涵上又存在区别,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有限责任对应的权利方面
    股东的有限责任对应的权利包含股东对公司的经营管理权(包括控制权)、受益权、对股权的处置权;而有限合伙人的有限责任对应的权利主要是受益权和监督权,不包括对合伙企业的经营管理权和控制权。
    2、有限责任的排除适用方面
    若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这是为了防止股东滥用有限责任而进行的一种法律规制。2006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新《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规定:“公司股东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第六十四条:“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上述规定明确确立了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所谓公司法人人格否认(disregard of corporate personality),又称“刺破公司面纱”(piercing the corporation’s veil)或“揭开公司面纱”(lifting the veil of the corporation),指为阻止公司独立人格的滥用和保护公司债权人利益及社会公共利益,就具体法律关系中的特定事实,否认公司与其背后的股东各自独立的人格及股东的有限责任,责令公司的股东(包括自然人股东和法人股东)对公司债权人或公共利益直接负责,以实现公平、正义目标之要求而设立的一种法律措施。[2]
    而在有限合伙企业中,如果有限合伙人执行了合伙事务,或有其他超出有限合伙人权利范围的举动使第三人相信其是普通合伙人,第三人因而与有限合伙人进行交易,则有限合伙人的有限责任同样要被排除适用,对该交易承担与普通合伙人同样的责任 。
    美国1916年《统一有限合伙法》(《ULPA》)曾经规定了对有限合伙人承担责任进行判断的“控制规则”,即除了参与事务控制外,有限合伙人不应作为普通合伙人承担责任(注:对有限合伙企业的义务),该法经过多次修订,在1985年的修订中,去掉了“实质相同”规则,将“控制规则”义务限定在只有同有限合伙企业进行交易的人员基于有限合伙人的行为相信有限合伙人是普通合伙人的情况下,即债权人必须首先证明在交易时知道有限合伙人的实际控制,并基于有限合伙人的控制有理由相信其为普通合伙人,才能够要求该有限合伙人承担无限责任。而我国修订后的《合伙企业法》也体现了这种原则。当然,有时候有限合伙人会主动与第三人进行交易,并实施实际执行合伙事务的行为,从而在事实上担任了普通合伙人的角色,在这种情况下,被视为普通合伙人也可能是有限合伙人的主动追求的结果。
    三、有限合伙人与“有限责任合伙”
    所谓有限责任合伙,属于普通合伙的一种特殊情况,在我国修订后的合伙企业法中并称为“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在有限责任合伙中,全部合伙人仍然是普通合伙人,但其存在责任承担方面的特殊性,即对于由于合伙人的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而造成的合伙企业的债务,行为人应当承担无限责任或无限连带责任,其他合伙人以其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为限承担责任。非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合伙企业债务以及其他合伙企业债务,由全体合伙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因此,有限责任合伙与有限合伙是两种性质不同的组织形式,有限责任合伙的合伙人中不存在有限合伙人。
    在实践中,采取有限责任合伙方式的主要是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尤其是在英美法系国家,绝大多数的律师事务所都采取有限责任合伙方式,即“LLP”(“limited liability Partnership”)。为了降低合伙人在执业过程中的风险,有限责任合伙往往通过设定执业保险来保障合伙企业利益。
    四、我国有限合伙人制度存在的不足与完善
    (一)对有限合伙人的出资及转让规定不足
    鉴于有限合伙的制度设计主要是吸引投资,有限合伙人相对于普通合伙人更加具有“资合”而非“人和”的特点,立法应赋予有限合伙人比普通合伙人更加严格的出资义务,这种义务不仅仅是一种约定义务,更应该作为一种法定义务予以明确,比如可以借鉴关于公司股东出资义务的法律规定,进一步完善有限合伙人的出资义务及责任,从而保障有限合伙在吸引投资方面的优势。
    除此之外,《合伙企业法》对有限合伙人转让出资缺乏明确规定,该法第七十三条规定:“有限合伙人可以按照合伙协议的约定向合伙人以外的人转让其在有限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但应当提前三十日通知其他合伙人。”第二十四条规定:“合伙人以外的人依法受让合伙人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的,经修改合伙协议即成为合伙企业的合伙人,依照本法和修改后的合伙协议享有权利,履行义务。”从法条的规定可以推断出,所谓“转让财产份额”似乎并不意味着受让人自动成为该有限合伙企业的有限合伙人,而是需要“修改合伙协议即成为合伙企业的合伙人”,则“修改合伙协议”即成为了确定受让人合伙人身份的充分必要条件。但合伙协议系由全体合伙人共同签订的,根据合同法理论,也必然经过全体合伙人共同修订才有效。如果有合伙人故意不修订合伙协议,则受让人可能无法顺利实现入伙的目的,也无法给第三人提供准确的信息,不利于建立相对稳定的法律关系。
    (二)应完善对有限合伙人有限责任的排除适用
    我国《合伙企业法》对有限合伙人有限责任排除适用的规定不够具体,仅是原则性规定,在实践操作中该如何适用,应根据哪些程序和要件,目前尚缺乏必要的规范。这种不够明确的规定既可能导致有限合伙人滥用有限责任,又可能使第三人在实践操作中难以维护自身权益,或使审判机关因缺乏具体适用规范而对此认识不一,产生法律适用层面上的困惑或冲突。
    (三)关于有限合伙人向普通合伙人转变的责任承担
    我国《合伙企业法》关于有限合伙人的身份转换及退出机制进行了规定,包括有限合伙人向普通合伙人的转变制度、作为有限合伙人的自然人死亡或法人终止后的身份承继、有限合伙企业的解散和清算制度等,但仍然存在不足之处。比如,《合伙企业法》第八十三条规定“有限合伙人转变为普通合伙人的,对其作为有限合伙人期间有限合伙企业发生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笔者认为,这种规定加重了有限合伙人向普通合伙人转换的难度,而且也不符合公平合理的法定归责原则,实际上限制了有限合伙人的身份转变。
    结 语
    综上所述,我国合伙企业法确立了有限合伙企业这种新型的组织形式,确立了有限合伙人的合法地位及有限责任,必然会促进投融资需求,促进市场经济发展和繁荣。但作为权利义务主体,有限合伙人如何既能充分行使法定和约定权利,更好的维护自身权益,同时保障普通合伙人的经营管理权等权能和第三人的债权,使有限合伙制度最大限度地发挥作用,仍将是理论和实务界关注的热点。
   


发表时间:2008-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