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公司业务中心   >   公司并购专业委员会

DHH苏晓凌律师评述承认韩国法院判决第一案

发布日期:2019-03-26

近日,韩国法院的一个民事判决在山东省青岛市中级法院获得承认((2018)鲁02协外认6号民事裁定书),这是笔者所知第一例在我国法院获得承认的非离婚韩国判决[1],在相关实务界引起不小的震动。


由于频繁的商务往来,长期以来,相互之间法院判决的承认和执行都是中韩法学学术界及实务界关注的主要议题之一,然而,尽管两国之间缔结有民商事司法协助条约,但并未包含判决承认的内容。


事实上,尽管在实务把握上不可能完全一致,但从立法层面上,双方在外国法院判决承认要件的规定方面,是非常类似的。主要障碍在于是否存在互惠的判断。韩国法院一般把互惠要件解释为法律互惠,即“同种判决上韩国和外国的承认要件不明显丧失均衡,外国规定的要件与韩国规定的要件相比,整体上不是过于严格,在重要的方面实际上不存在差异的,可以视为是具备了民事诉讼法”上所说的互惠。我国法院则将互惠要件解释为事实互惠,即该外国法院曾经有过承认我国法院判决的先例。


早在1999年,韩国地方法院曾经承认过我国一个民事判决,但受制于早期“五味晃”案件确立的事实互惠的保守立场,我国法院一直没有过承认韩国法院判决的案例[2]


随着我国对外投资的增加以及一带一路的推进,在外国法院判决承认方面,我国法院的立场逐渐改变。2015年6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关于人民法院为“一带一路” 建设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若干意见》, 提出“可以考虑由我国法院先行给予对方国家当事人司法协助,积极促成形成互惠关系”。


此后各地法院不断出现承认外国判决的案例,除一些案例的依据是双方签订有司法协助条约外,其他案例均依据当事人提交的资料,以该外国有过承认我国判决的先例为理由[3],因此严格来讲,目前司法实践并未突破过去“事实互惠”的要求,只是在判断是否有过承认我国判决的先例上,放宽了审查的标准。


从本案裁决书内容表述看,青岛中级法院这次做出承认韩国法院判决,也是以韩国首尔地方法院曾在1999年承认我国法院判决为理由,进而认定中韩存在互惠关系。从积极的方面,该裁决是中韩法院判决承认方面非常有意义的一步,另一方面,从普遍司法实践来看,“事实互惠”的立场并没有被放弃,如果其他外国法院判决想在中国法院获得承认,仍然需要提供资料,证明曾经存在过承认我国判决的先例。


该裁决还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由于对方当事人提出未送达的问题,法院对是否合法送达也进行了一定描述,即申请承认的判决书中载明送达是依据韩国民事诉讼法进行的送达,且申请人提交了了韩国法院出具的已送达及判决已生效的证据。


唯一遗憾的的是,该裁决未对韩国法院有管辖权这一点做出阐述。当然本案中,因为当事人双方均为韩国国籍自然人,韩国法院有管辖权。


该裁决还可能对中韩之间民商事争议解决方式的选择带来影响。中韩之间商事交易合同选择仲裁作为解决方式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仲裁裁决的可执行性。如果法院判决相互可以获得承认,鉴于韩国当事人通常对法院更加信赖,则选择协议管辖法院的可能性有可能会提高。


注释


[1]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1991年《关于中国公民申请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程序问题的规定》,没有司法协助协议的外国法院所做离婚判决可以依据该司法解释申请承认,因不要求必须存在互惠关系,因此通常外国离婚判决的承认并无太大障碍。但该规定不适用于离婚判决中的夫妻财产分割、生活费负担、子女抚养方面的承认。本文围绕外国判决进行的讨论,不包括外国法院就离婚做出的判决。


[2] 1999年,韩国首尔地方法院(现在名称为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曾经承认过我国山东省潍坊市的一个判决(서울지방법원 1999. 11. 5. 선고 99가합26523판결)。这个案例并不是当事人请求承认我国判决,而是我国山东潍坊中院已经作出生效判决的案件,败诉一方当事人又在韩国起诉,首尔地方法院以中国法院的判决具有既判力为由,驳回了该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在该案中,韩国法院比较了当时我国民诉法有关判决承认的条件,认为我国的承认要件和韩国的承认要件比,只是表述上的差别,实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因此可以认为存在相互保证。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当事人还提出,中国在司法权和法官的独立方面存在疑问,因此是否能够作出公正和公平的裁判是存疑的,主张承认中国的这个判决违反韩国程序性公共秩序。对此,韩国法院考察了中国宪法有关司法权独立的规定、中国民事诉讼法上法官独立和当事人平等的有关规定后,以这些规定为根据,认为“中国的法院法律上是独立作出裁判,以公正、公平裁判为民诉法的理念,因此不能认为该确定判决违反韩国程序性公共秩序”。此外,法院还进一步阐述说,“即使中国的法官社会地位较低,其中一部分不是法律家,但不能仅以此为由认为该确定判决违反程序性公共秩序”。诉讼中,原告还提出,中国民诉法上规定了很短的申请执行的期限,因此比韩国法要更严格。但是,法院没有接受这一主张,认为这个申请执行的期限并非仅适用于外国判决,中国的判决也同样适用。


这个判决是认定中韩间存在相互保证的最初案例,看上去法官也承担了不小的心理负担,因为在判决文书的最后,法院又阐述说“尽管我国法院认为中国和我国之间存在相互保证从而承认了中国的判决,但是如果发生中国法院以与我国之间不存在相互保证为由拒绝承认、执行我国判决的事例的话,我国法院很难再坚持双方存在相互保证这一观点”。


据笔者所知,直到2011年,我国深圳市中级法院还以韩中之间不存在互惠为理由,拒绝承认和执行韩国首尔西部地方法院的一份判决(深中法民初字第45号判决。申请承认执行的判决为 서울서부지방법원 2010. 12. 14. 선고 2009가합6806판결)。该案件双方当事人均为韩国人,但被告方在深圳市有不动产可供执行。)因未检索到该判决文书,认定不存在互惠的原因是当事人没能提供充分的证明还是有其他理由,笔者不得而知。


[3]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申请人刘利与被申请人陶莉、童武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民事判决案”((2015)鄂武汉中民商外初字第00026号民事裁定书)中,认定中美两国存在互惠关系,并据此承认与执行美国法院民事判决。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9日在“Kolmar Group AG与江苏省纺织工业(集团)进出口有限公司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民事判决、裁定特别程序案”中认定:“由于新加坡共和国高等法院曾于2014年1月对我国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进行了执行,根据互惠原则,我国法院可以对符合条件的新加坡法院的民事判决予以承认和执行”,并最终裁定承认与执行该新加坡法院的民事判决。


苏晓凌 

法学博士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联席合伙人

大韩商事仲裁院  仲裁员 

南京仲裁委  仲裁员

重庆仲裁委  仲裁员


微信:suzerain00

邮箱:suxiaoling@deheng.com

公司并购专业委员会

团队其他成员

  李强       李安琪       姜在航       江波       李泳澜       田小皖       向荣       杜越       马丽红       邵宪海       陶光辉       张胜男       秦丽彬       张冬梅       迟海鸣       叶建民       刘友       薛英芹       魏屹威       林一辰       刘改娟       徐倩       唐寅秋       梁文峰       叶姝欐       赵晶       王继跃       赵新辰       甘永辉       牟磊       吴乐芸       罗建敏       经纬       黄振达       栾姗       万波       杜鹏       李璐萍       王鹏飞       张雪莲       苏琳琳       苗在超       董燕清       劳业彬       马荣花       张翠       崔今兰       周婧文       邱晓君       张芳芷       夏雪萍       薛江燕       杨少平       靳阳       王胜玫       安美玲       赵曦       李旭修       张一飞       张淼晶       张毅       韩晓峰       赵兰明       麻方亮       辛春光       万佳琦       于卫东       郑曦       殷林彦       张晓明       高莹莹       吴彦臻       湛小宁       伊莉娜       刘瑞峰       刘润英       李会华       赵一惠       赵颖       刘涛       方明星       钟洁       王悦建       张蕾       王敏       孙建新       成琳       于莉       郭恩颖       李溶江       吴学联       贾晓钧       周馨颖       左睿       鞠祎姝       朱林郭       丁晶淼       孟庆君       林玉洁       黄意耕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