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证券业务中心   >   上市公司财税合规专业委员会

张兵、韩鑫宇: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解析

发布日期:2020-03-18

2020年这个春天一点也不平静,突然爆发的新冠疫情让中国,甚至全球都仿佛进入“战时状态”,各行各业都遭受不同程度的打击,好像一夜又回到了寒冬。

受疫情影响,证券、期货等资本市场也是冰火两重天,一边是国内A股的先跌后涨、顽强向上,一边是国外市场的爆跌。美股更是23年来第二次触发熔断机制,而且是一周内两次触发下跌熔断,全球市值蒸发36万亿。

当然,受疫情影响有遭受打击的企业,也就有受益的企业。A股市场上口罩、防治药品等生产防治新冠病毒产品的企业股价就一路飙升。各种消息更是满天飞,真真假假,各路企业都想“蹭热点”、“搭便车”。这不,科创板上市公司博瑞生物医药(苏州)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瑞医药”)于2月12日发布《关于抗病毒药物研制取得进展的公告》称,公司成功开发了瑞德西韦原料药合成工艺和制剂技术,并已经批量生产出瑞德西韦原料药,瑞德西韦制剂批量化生产正在进行中。此后的三个交易日,博瑞医药股价大幅上涨,最大涨幅高达66%。公司总市值也从公告前的178亿元激增至282亿元,短短三天里总市值增加了104亿元。

此种资本市场“爆款”自然得到了监管机构的关注。上海证券交易所对此进行调查核实:博瑞医药公告中所称“批量生产”实际为药品研发中小试、中试等批次的试验性生产。公司尚未取得药监部门批准,也未取得专利权人授权,不具备进行药品商业化批量生产的应有资质。随后于3月1日对博瑞医药及其董秘王征野作出相应纪律处分,即对博瑞医药予以监管关注,对董秘王征野予以通报批评,并将通报中国证监会,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随着监管敲响警钟,博瑞医药股价应声而落。博瑞医药“蹭热点”违规信息披露的行为给无数投资者造成了损失,博瑞医药也因此可能成为科创板虚假陈述民事赔偿的首家上市公司。

与此同时,新修订的《证券法》于2020年3月1日悄然实施,这次证券法的修订是我国证券法颁布实施21年以来的第二次全面大修,是一部全面“升级版”的证券法。证券法修订的重中之重就是进一步强化了信息披露的要求,强化了董监高的责任,加强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对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将受到更全面的法律保护。

什么是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

最高人民法院于2003年1月9日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若干规定》”),其中对于虚假陈述的相关概念进行了概括性描述。

第一条,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是指证券市场投资人以信息披露义务人违反法律规定,进行虚假陈述并致使其遭受损失为由,而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民事赔偿案件。

什么场合不得虚假陈述呢

虚假陈述行为只发生在证券市场。《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证券市场是指发行人向社会公开募集股份的发行市场,通过证券交易所报价系统进行证券交易的市场,证券公司代办股份转让市场以及国家批准设立的其他证券市场。我国的证券市场主要包括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新三板)以及去年新引入的科创板。

虚假陈述的主体是谁

虚假陈述行为只能由证券市场中具有信息披露义务的单位和个人做出。《若干规定》《证券法》中对此都有明确规定,《若干规定》第七条中规定虚假陈述证券民事赔偿案件的被告,应当是虚假陈述行为人,包括(略)。

对什么内容虚假陈述要被追责呢

虚假陈述往往是对涉及上市公司股价变动的具有重大影响力的事件进行违法披露。对于此种重大事件,需结合《证券法》第八十条的内容进行认定,在此不再一一列举。通常而言,虚假陈述行为因相关虚假陈述行为被行政处罚或刑事处罚,就说明相关虚假陈述具有重大性。

什么样的陈述是虚假陈述呢

《若干规定》第十七条将虚假陈述行为分为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重大遗漏、不正当披露四种,基本涵盖了虚假陈述行为的各类方式。

虚假陈述行为的方式多种多样,可从主动和被动两个视角察看。主动披露虚假、错误的信息,诸如虚增利润等;也可以是被动的遗漏重大信息,诸如故意隐瞒关联方及关联交易等。

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怎么打

1、专业

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往往涉及复杂的证券法律知识,以及上市公司股权、财务等各项专业知识,这对其律师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因此,想要代理此类案件需储备大量相关专业知识。

2.注重调解

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通常以调解方式结案。一方面是响应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的裁判精神,如《若干规定》第四条人民法院审理虚假陈述证券民事赔偿案件,应当着重调解,鼓励当事人和解;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对投资者的利益考虑,法院审理裁判旷日持久,调解更能及时挽回投资者的损失。

3.责任心

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审理周期普遍较长,大部分案件都需要经过一两年以上才能结案。如前所述,此类案件涉及原告众多、专业性较强,加上对于虚假陈述行为的调查认定,法院的审理周期往往远超于普通民事案件。

4.细致

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的审理重点是确定投资者的损失是否与虚假陈述的行为具有因果关系。股市无时无刻不在波动,需准确把握虚假陈述行为的实施日、揭露日、更正日以及基准日,才能确认投资者的损失是否与虚假陈述行为相关。

5.代表人诉讼

新《证券法》增设了信息披露和投资者保护专章,不仅加强了对信息披露的监管,还突出了对投资者的保护。为了中小投资者能更好的行使诉讼权利,建立了具体可操作的代表人诉讼制度,在九十五条中明确规定,投资者提起虚假陈述等证券民事赔偿诉讼时,诉讼标的是同一种类,且当事人一方人数众多的,可以依法推选代表人进行诉讼。

就在笔者写本文的当天,杭州中院启动了全国证券民事赔偿代表人诉讼第一案。2020年3月13日,杭州中院刊登《“15五洋债”“15五洋02”债券自然人投资者诉五洋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人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系列案件公告》,宣布采取人数不确定的代表人诉讼方式审理该案,通知相关权利人在规定期限内向法院登记。

虚假陈述案件的管辖

《若干规定》第八条,虚假陈述证券民事赔偿案件,由省、直辖市、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的市、计划单列市和经济特区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第九条,投资人对多个被告提起证券民事赔偿诉讼的,按下列原则确定管辖:

(一) 由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但有本规定第十条第二款规定的情形除外;

(二) 对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以外的虚假陈述行为人提起的诉讼,由被告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三) 仅以自然人为被告提起的诉讼,由被告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第十条,人民法院受理以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以外的虚假陈述行为人为被告提起的诉讼后,经当事人申请或者征得所有原告同意后,可以追加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为共同被告。人民法院追加后,应当将案件移送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当事人不申请或者原告不同意追加,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追加的,应当通知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作为共同被告参加诉讼,但不得移送案件。

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的实务难点

1.信息的重大性问题

虚假陈述行为所涉及信息的重大性是构成虚假陈述的关键因素,关系到侵权行为和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凡涉及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无不对信息的重大性进行抗辩争论。但是,法院对于信息重大性的认定往往倚重于证监会的行政处罚。

新《证券法》第八十、八十一条对于“重大事件”进行了较为详尽的列举式阐述;《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九民纪要》”)第八十五条也对“重大性的认定”进行了阐释,审判实践中,部分人民法院对重大性要件和信赖要件存在着混淆认识,以行政处罚认定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对投资者的交易决定没有影响为由否定违法行为的重大性,应当引起注意。重大性是指可能对投资者进行投资决策具有重要影响的信息,虚假陈述已经被监管部门行政处罚的,应当认为是具有重大性的违法行为。

上述规定的推出,缩减了上市公司及其律师的抗辩空间,对于已被行政处罚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是否构成虚假陈述已无争论的必要。这就警示上市公司对于涉及重大性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应从行政调查阶段着手解决,避免导致被行政处罚后无从辩驳。

2.因果关系问题

因果关系在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也是争议热点问题。只有当虚假陈述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才产生民事赔偿的问题。但投资者的损失一般不只因为虚假陈述行为这一个原因,有多种因素可导致投资者的损失。因此,如何证明投资者的损失与虚假陈述行为存在因果关系是问题的关键,反之亦然。

因果关系可从两个方面进行考虑,一是交易的因果关系,二是损失的因果关系。因上市公司的虚假陈述行为导致投资者判断失误进场交易,从而导致了投资者的损失。以上两层因果关系是投资者要求上市公司赔偿的重要考量因素。

《若干规定》第十八条规定,投资人具有以下情形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虚假陈述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一)投资人所投资的是与虚假陈述直接关联的证券;

(二)投资人在虚假陈述实施日及以后,至揭露日或者更正日之前买入该证券;

(三)投资人在虚假陈述揭露日或者更正日及以后,因卖出该证券发生亏损,或者因持续持有该证券而产生亏损。

以上规定论证了投资者无需证明自己信赖了虚假陈述行为才作出的投资,只要证明其投资证券的价格收到虚假陈述行为影响而不公正,即可认定投资人的损失与虚假陈述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而《若干规定》十九条也对不存在因果关系的情形进行了规定,被告举证证明原告具有以下情形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虚假陈述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

(一)在虚假陈述揭露日或者更正日之前已经卖出证券;

(二)在虚假陈述揭露日或者更正日及以后进行的投资;

(三)明知虚假陈述存在而进行的投资;

(四)损失或者部分损失是由证券市场系统风险等其他因素所导致;

(五)属于恶意投资、操纵证券价格的。

这实际上是对举证责任的倒置,如果被告能够举证证明虚假陈述行为对股票市场未产生影响,或投资人的交易是基于其他原因,或原告知道该虚假陈述行为而仍然进行交易,或全部或部分投资损失而非因虚假陈述行为导致,则可以认定被告的虚假陈述行为与投资人的投资损失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

3.系统风险

系统风险是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中最常用的法定免责事由。根据《若干规定》第十九条第四款规定可知,存在系统风险的举证责任同样落于被告,如被告不举证或举证不足则需承担不利的后果。司法实践中,通常以大盘、行业板块等指数的波动情况作为判断系统风险是否存在以及影响大小的参考依据。除此之外,如被告能够提供风险诱因的相关证据,比如国内外的经济环境、政策环境,国内的金融政策、监管政策、自然灾害,则更便于法院作出有利的判决。

4.重要的时间节点

办理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需明确三个时间点,分别为实施日、揭露日或更正日、基准日。

《若干规定》第二十条规定,虚假陈述实施日是指作出虚假陈述或者发生虚假陈述之日;虚假陈述揭露日是指虚假陈述在全国范围发行或者播放的报刊、电台、电视台等媒体上,首次被公开揭露之日;虚假陈述更正日是指虚假陈述行为人在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指定披露证券市场信息的媒体上,自行公告更正虚假陈述并按规定履行停牌手续之日。

《若干规定》第三十三条规定,投资差额损失计算的基准日,是指虚假陈述揭露或者更正后,为将投资人应获赔偿限定在虚假陈述所造成的损失范围内,确定损失计算的合理期间而规定的截止日期。

随着新《证券法》的发布实施,上市公司宽进严管的监管政策已成定局。上市公司未来面临的此类案件将越来越多,因此要求上市公司及其高管要有更强的风险和合规意识。在过去监管不严的市场状况下存在的信息披露不实、不严谨等问题亟需修正,否则将引起公司经营的重大损失。

为应对当下的监管措施,首先要求上市公司完善内部的风控机制,从源头避免此类案件的发生;其次当上市公司遭遇了此类案件时,考虑到此类案件的专业性,上市公司决策层应首先提起足够的重视,尽早寻找专业律师代理,尽早介入案件中从行政调查阶段解决,避免因被行政处罚后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最后当上市公司被行政处罚进入诉讼阶段后,要从原告主体身份、公司内部证据、因果关系问题、系统风险等方面充分准备证据,以减少因涉及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给公司带来的损失。

张兵,德衡律师集团高级合伙人,证券业务中心副总监,上市公司及证券争议解决专委会主任,主要擅长领域为刑事业务、上市公司及证券诉讼纠纷解决等。

自1996年开始执业,办理了大量的刑事业务,涵盖刑事辩护、刑事非诉专项服务、代报案、代理受害人等,曾经担任青岛市律师协会理事、山东省律师协会刑事委员会委员。先后代理交通银行青岛分行、中国银行、青岛农业银行、太平洋保险公司、国大期货、山东省纺织品进出口公司、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等多家金融机构和绮丽集团有限公司、华仁世纪集团有限公司等大企业处理过诉讼案件或非诉事务,更是首批涉足政府法律顾问业务的律师,自2008年起担任多家政府机构法律顾问。

联系方式

电话:13906424498

邮箱:zhangbing@deheng.com

韩鑫宇,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从业以来专注于民商事争议解决、上市公司及证券诉讼纠纷解决等。

联系方式

电话:18340808580

邮箱:hanxinyu@deheng.com

质控人:田青明  银行、保险与融资业务中心资产证券化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后台留言联系小编

上市公司财税合规专业委员会

  • 杨振伟

    主任

    银行专业委委员会,大资管,特殊资产业务

    更多 》

  • 李娟芳

    副主任

    大资管,特殊资产业务,上市公司财税合规

    更多 》

团队其他成员

  孙怡       王明杰       何艳       秦辉       孙晶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