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争议解决业务中心   >   仲裁与ADR专业委员会

付希业:企业应收账款清欠利器——代位权”官司如何打(一)

发布日期:2020-03-10

【按语】在当今经济增长承压的大背景下,众多企业的银行授信贷款申请受限,自身流动资金不足的问题日益突出,及时收回欠款成为缓解企业资金压力的当务之急。另外,供应链企业之间相互拖欠的比较普遍,经常出现上游企业资金短缺,引发下游企业资金链断裂,经营出现困难。


在普通的企业欠款清收法律服务中,根据基础合同关系(买卖、借款等)提起诉讼或仲裁,待胜诉后申请强制执行,执行回款效果往往比较差。


德衡律师集团诉讼争议解决团队主要是通过协助执行应收账款、追究股东等第三人连带责任、代位权诉讼、债权转让、债务抵销与实现担保物权等新策略、新方法实现企业欠款清收,效果显著。

 心得分享 

企业应收账款清欠利器

代位权”官司如何打(一)


【编者按】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直至90年代,企业与企业、企业与银行之间爆发了一些“连环债”问题,严重地妨碍了国民经济的发展,同时也拖垮了一批批的企业。近几年,国内的经济形势发生了严峻变化,此类的事件又接踵而至。


当前,在银行和政府极力“去杠杆”的情况下,很多企业出现了资金链断裂,导致了供应链下游企业资金紧张的连锁反应,企业破产倒闭歇业的情况大量出现。


本讲我们来讨论一下关于“连环债”清偿过程中代位权诉讼的有关问题。


为了清除“连环债”相互拖欠的问题,我们国家的立法机关包括民法学者,参考和借鉴了发达国家及地区的立法经验,创设了合同法第七十三条债权人代位权制度,突破合同的相对性可跨越式追偿,最终希望破解“连环债”的社会问题。“连环债”的社会问题拖累了市场经济的正常发展,因此创设该制度的目的就是为了激发“连环债”中债权人、债务人积极主动的去主张债权或者追偿欠款,解开“连环债”的死结。





 代位权诉讼制度 





我个人认为,合同法第七十三条规定的代位权诉讼是“中看不中用”的方式。按照合同法第七十三条的规定代位权诉讼适用的场景是:债务人怠于行使其到期的债权,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以自己的名义代位行使债务人的债权,但该债权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除外。代位权的行使范围以债权人的债权为限,债权人行使代位权的必要费用由债务人承担。


为了大家更好地理解该法条和制度,我们有必要对于合同法的第七十三条的规定进行细致的梳理。我在《企业合同管理33讲》的书中用了很大的篇幅讲述代位权诉讼,大家可以参考。


在这里,我还是用通俗的案例来解释代位权诉讼。通俗地讲,A公司的债务人B公司,B公司的债务人是C公司,即:A公司是债权人,B公司是债务人,C公司是次债务人。合同法第七十三条的意思是:因为债务人B公司不积极地向次债务人C公司去要账,影响到了A公司实现自己的债权,在这种情况下,A公司就可以越过B公司直接起诉C公司追要欠款。如果法院支持了A公司的诉讼请求,A公司就可依据胜诉判决直接执行C公司。这就是代位权简单的法律关系。


代位权诉讼最常适用的场景是:A公司是B公司的供应商,B公司给C公司供货,C公司通常是最终用户或者业主。在现代市场经济状况下,因为买方市场强势地位,通常C公司拖欠B公司货款,B公司拖欠A公司货款。在这条供应链上,C公司的市场地位最高,其次是B公司,A公司的处境最差,因为B公司是A公司的买方,所以也是A公司不敢得罪的“金主”。虽然从法律关系看,A公司债权人,B公司和C公司是债务人,但实际上,欠钱的往往更强势,这种现象比比皆是,其中道理不必赘述。


B公司不向C公司去追讨货款,不去起诉或者申请仲裁C公司,往往是考虑到C公司是自己的重要客户,为了未来能给C公司继续供货而不敢得罪他。反过头来,B公司又开始要挟A公司,说C公司现在没有给我付款,你愿意继续给我供货就等着C公司付款后给你付款,以后不愿意继续供货就算了,爱起诉就起诉吧。


所以,通常情况下,只要B公司不发生严重的经济危机,A公司也不会考虑去直接代位起诉C公司,B公司真的要出现经营困难,A公司起诉B公司的意义不大。通常来说,像这种债权债务关系比较清晰的案子胜诉应该不成问题,但可能面临两种风险:一是,B公司歇业停产没有偿付能力,强制执行无济于事,A公司的债权难以得到全部清偿;二是,假如B公司资不抵债破产,A公司的债权将大打折扣。假如能通过代位权诉讼C公司并在破产前胜诉执行,债权将得到最大限度地实现,这也是A公司在特定的条件下提起代位权诉讼的初衷或背景。


代位权诉讼可减少诉累、快捷清结债务,是一项创新制度,但在司法实践中,通过这种方式去主张权利的比较少,且得到法院支持的就少之又少。通过案件检索到的胜诉判例确实是凤毛麟角,所以说,代位权诉讼是一道美丽的光环,其实并不实用。既然代位权诉讼很难获得胜诉,我们为何还要去研究它,通过这种方式来主张权利呢?


本人曾经通过代位权诉讼帮助众多企业实现债权清偿,下面结合自己的办案经验,与大家分享一下代位权诉讼的办案心得。





 代位权诉讼的目的和关键点 





代位权和撤销权共为合同的保全,又称责任财产的保全,指债权人行使代位权和撤销权,防止债务人的责任财产不当减少,以确保无特别担保的一般债权得以清偿。从保全责任财产的角度,保全属于一般担保的手段。保全责任财产,最终目的是使债权得以保障。


债务人以其财产承担债务责任为一般担保,作为一般担保的债务人的财产亦称为责任财产,责任财产的增减与一般债权能否实现攸关。虽然债权人不能支配债务人的财产,倘若债务人任意处分财产,自由地减少责任财产,就会害及一般债权,故法律赋予债权人干预债务人责任财产的权利。当债务人消极地怠于行使权利听任责任财产减少害及债权时,债权人可以行使代位权,维持责任财产。当债务人积极地减少责任财产害及债权时,债权人可以行使撤销权,恢复责任财产。债权人通过行使代位权和撤销权,可以有效防止责任财产的不当减少,使债权得以保全。


提起代位权诉讼往往是迫不得而为之,分两种情况:


一种情况是:B公司可能濒临破产,代位权诉讼一旦胜诉,判决的履行方或者被执行人是C公司而非B公司,所以执行难度减小,如果及时执行完毕,这样就变相地避开了C公司债权成为破产财产,A公司不再需要作为普通债权人再去参与破产财产分配。


第二种情况是:在A公司起诉之前,B公司的其他债权人已经申请法院对B公司应收C公司的到期债权做了财产保全,如果A公司也申请法院进行到期应收账款保全的情况下,只能轮候保全,执行阶段再按照保全顺序去分配执行款,应收账款不足以支付给保全在先得债权人,自己只能空手而归,在这种情况下,A公司就会通过代位权诉讼起诉C公司。


结合合同法第七十三条的规定来看,通俗地讲,代位权诉讼要有两个债权债务,一个是A公司对B公司有债权,另外一个是B公司对C公司的债权,且两个债权合法、到期且是不能够专属于债务人。比如说,B公司对C公司的债权是因为车祸而获得的补偿,这种专属于个人的债权是不能够通过代位权诉讼的。从构成要件上讲,两个独立债权应当是确定的,但不必存在对应关系,也就是说,A公司对B公司的债权和B公司对C公司的债权数额必须是明确的,否则,A公司的代位权诉讼请求就被驳回,这也是代位权诉讼难以取得胜诉的主要原因。


代位权诉讼的构成要件第二要素是:因债务人怠于主张债权,导致债权人利益受损。也就是说,到该付款的时间点,债务人不去要款造成无能力向给债权人付款,可以适用于代位权诉讼。什么叫给债权人造成损害?也就是说,假如B公司的资产有5000万元,它对C公司到期应收债权3000万,而它欠A公司只有1000万,在这种情况下,从理论上讲A公司不能够通过代位权诉讼起诉C公司,理由是:虽然C公司到期没有还款,但是因为B公司有足够的财力,C公司不还款的行为没有影响到A公司债权的实现,只要是有证据证明由此不会给A公司造成损害,A公司就无权行使代位权诉讼。


但是,实务中法院审查C公司不偿还B公司欠款是否造成A公司损害的事实并不严格,只要B公司不偿还A公司的债权,就会认定A公司享有代位权诉讼的实体权利。


其实,代位权诉讼的关键难点是A公司很难举证证明B公司和C公司债权数额确定且已到期。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诉讼规则,如果A公司不能完成举证证明的责任,应该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即诉讼请求被驳回。 


因为代位权诉讼中两个债权是由合同或其他原因形成的债,三方主体独立存在,债权产生的原因和事实,只有相关的当事方才能知晓,在这种情况下,A公司很难获得B公司和C公司之间债权的证据。如果只是道听途说B公司和C公司之间有到期债权,是很难在法庭上举证证明,最终也很难够获得法院的支持。


代位权诉讼胜诉的案例,大致分几种情况。


一种情况是:B公司提供了证据帮助A公司证明了B公司对C公司有到期债权,且数额确定。 


第二种情况是:C公司自己承认拖欠B公司欠款且已经到期,或者是因为C公司是上市公司,其在披露的年报上承认了拖欠B公司欠款的事实,由此可见,代位权诉讼对于A公司来说,确实是一种“铤而走险”的策略,但是,从本身债权来说没有任何损害,值得尝试。


即便是代位权诉讼没有获得法院的支持,A公司对B公司的债权并不受损,如果是代位权诉讼获得胜诉的话,那么C公司直接偿还A公司,实现A公司的利益最大化。


—— To Be Continue ——


 作者简介 


付希业

高级合伙人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

邮箱:fuxiye@deheng.com

仲裁与ADR专业委员会

  • 姚远

    主任

    国际贸易,境外IPO,海关

    更多 》

  • 苏晓凌

    副主任

    股权投资,海关,仲裁与ADR

    更多 》

团队其他成员

  张芳芷       胡潇鹏       张含笑       董燕清       李璐萍       王晓玲       付希业       蔡步青       黄吉日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