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争议解决业务中心   >   仲裁与ADR专业委员会

姚远、王敬泽:浅析大陆仲裁裁决在台湾的认可与执行 —— 以贸仲作出仲裁裁决后在台湾地区申请认可与执行案为例

发布日期:2020-06-19
姚  远

北京德和衡(深圳)律师事务所

高级合伙人、联席主任


王敬泽

北京德和衡(深圳)律师事务所

律师助理



笔者承办的一桩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经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贸仲”)受理并做出仲裁裁决(以下简称“贸仲裁决”)。因被申请人系位于台湾地区的法人,笔者代表申请人就该贸仲裁决向台湾地方法院申请认可和执行,并成功被台湾地方法院认可。本案应为本年度第一例大陆仲裁裁决在台湾地区获得认可的案件,台湾地区法院在本案中认可并执行的标准,对于未来的案件具有较高的参考价值。


现以本案为例,分析大陆仲裁裁决在台湾认可与执行中涉及的问题。



案情简介

仲裁案件系设备买卖合同纠纷,本案件根据双方直接的仲裁协议约定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贸仲”)管辖。申请人系买方为一家福建公司,而被申请人系卖方为一家台湾公司。申请人福建公司需要采购机器设备并进行了公开招标,被申请人台湾公司中标后与福建公司签订了设备买卖合同。申请人已经履行了主要的付款义务,但被申请人交付的设备却不符合约定标准,且几经调试仍无法符合要求。于是申请人提出仲裁请求,请求解除合同及返还已付货款及支付违约金。最终仲裁庭裁决全部支持了申请人的仲裁请求。


而本案就是对该份贸仲仲裁裁决书在台湾地区申请认可与执行。仲裁裁决书在经过大陆公证机构公证、海基会审核程序后,向新竹地方法院申请认可。本文将对大陆仲裁裁决在台湾申请认可的依据、台湾公司向法院提出抗告的理由,及法院驳回抗告的依据展开论述,希望以此为例,对台湾法院认可大陆仲裁裁决的标准进行论述和分析。


福建公司向台湾法院申请认可大陆仲裁裁决的法律依据

由于中国大陆和台湾的特殊政治地位,中国大陆与台湾仲裁裁决的相互认可与执行不能通过《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即《纽约公约》)来实现。目前,大陆与台湾仲裁裁决的相互认可和执行是通过单向立法的方式实现。


《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以下简称“《两岸条例》”)作为台湾地区的单向立法,对认可与执行大陆民商事判决和仲裁裁决做出了明确规定,也是目前台湾法院认可与执行大陆仲裁裁决的重要依据。《两岸条例》第七十四条规定:“在大陆地区做成之民事确定裁判、民事仲裁判断,不违反台湾地区公共秩序或善良风俗者,得声请法院裁定认可。前项经法院裁定认可之裁判或判断,以给付为内容者,得为执行名义。前二项规定,以在台湾地区作成之民事确定裁判、民事仲裁判断,得申请大陆地区法院裁定认可或为执行名义者,始适用之。”其中第三款为1997年新增条款,也被称为“互惠原则”条款。


简言之,《两岸条例》指明了认可和执行大陆仲裁裁决的标准,且需要在三条标准同时满足的情况下,才可能获得认可,具体而言为:


1.不能违反台湾地区公共秩序或善良风俗


虽然关于“公序良俗”的规定常见于各国的民事法律法规,但是由于两岸扑朔迷离的政治关系,使得“公序良俗”内容难以获得准确的定义,也成为台湾地区法院拒绝认可大陆仲裁裁决经常援引的依据。


在实务中,台湾地区法院对“公序良俗”的解释也难以统一。台湾地区高等法院2002年家上字第466号裁定认为:“以大陆法院所做之民事判决存有侵犯人权为由,裁定不予认可[1]。”除此之外,台湾地区司法院的大陆法制研究小组在“大陆地区认可准则”中规定:“依照台湾地区的法律,大陆法院的判决违反台湾地区专属管辖,以保障台湾地区人民之福祉,应不予认可。[2]


2.申请认可和执行的法律文书应以给付为内容


这一条不难理解,仲裁裁决因其可仲裁事项的限制,裁决书做出的执行内容基本均符合“以给付为内容”的要求。如果仲裁裁决涉及合同效力事项,那么此类事项不能在台湾地区申请认可。


3.需要满足“互惠原则”


“互惠原则”设立的初衷是为了督促内地早日制定认可台湾地区民事判决和仲裁裁决法律法规。目前,中国大陆已经制定了一些列针对认可与执行台湾仲裁裁决、民商事判决的法律。而《两岸条例》历经数次修订,依然保留“互惠”条例。其发挥的政治作用,远大于其对实践的指导意义。



台湾公司提出抗告的理由

在台湾公司提交给台湾新竹地方法院的抗告书中,指出了两点抗告理由:


1.大陆作出的仲裁裁决在台湾申请认可,不满足《两岸条例》中的“互惠原则”


台湾公司在抗告书从三个方面阐述了其认为违反“互惠原则”的理由:


① 大陆法院在认可台湾地区民事判决、仲裁裁决时,是将台湾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来看待的,并未承认台湾作为平等的国家的地位。由此认为大陆法院在认可台湾地区民事判决、仲裁裁决时,未基于台湾地区平等地位的“互惠”。


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认可台湾地区有关法院民事判决的规定》中规定:“案件经台湾地区有关法院判决,但当事人未申请认可,而就同意案件事实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予受理。”“申请认可台湾地区有关法院民事判决的,应当在该判决效力后一年内提出。”台湾公司认为,这些规定是大陆对认可台湾地区民事判决的限制,不符合“平等互惠原则”。


③ 大陆法院在认可台湾民事判决或仲裁裁决时要求“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台湾地区法院在判决和裁决中会在末也记载“中华民国”及采用“民国”纪年方法,使得台湾地区生效法律文书在大陆法院被拒绝认可,不符合“互惠原则”。


综上,台湾公司认为,大陆仲裁裁决申请在台湾地区法院的认可,不符合《两岸条例》第七十四条第三款的规定,新竹地方法院不应认可贸仲作出的该份仲裁裁决。


笔者认为,台湾公司在抗告书中开篇进行的大篇幅的关于“违反互惠原则”的论述,是在台湾地区认可大陆判决/裁决中一个独特的现象。可以注意到,在这一部分中,台湾公司未涉及案件本身的任何抗辩,而是就大陆地区的法律规定进行解读。台湾公司如此行文可能有两个原因:其一是,其并无有力的抗告依据,仅想以抗告来拖延时间;其二是,“互惠原则”确实是台湾地区在认可大陆仲裁裁决时考量的关键问题,因此便在开篇提出。


2.该份仲裁裁决违反台湾地区“公共秩序及善良风俗”


这一论点是本案中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内容。福建公司提出的违反“公序良俗”的理由并不是基于大家所通常认为的“社会道德”和“价值判断”,而是对仲裁裁决中的实体问题进行了讨论。


① 台湾公司认为,在仲裁过程中,就设备质量瑕疵的问题,福建公司并未拿出直接证据,因而该份仲裁裁决是“违法的、有瑕疵的仲裁判断”,如果法院认可该份裁决,将是违反《两岸条例》中关于“公序良俗”的规定。


② 台湾公司提出的另一抗辩理由,也与实体问题有关。在仲裁案件的争议事项中,福建公司发现台湾公司交付的设备部符合质量要求后,台湾公司便委托其在中国内地的另一公司(以下简称“苏州公司”)的代表与福建公司交涉争议设备的调试问题。由此,仲裁员认为,台湾公司交付的设备“经调试后仍无法符合合同标准”而做出仲裁裁决。


在抗告书中,台湾公司将这一问题重提,认为其与苏州公司系独立的法人主体,苏州公司代表其与福建公司交涉设备调试问题的行为不能及于台湾公司,因而主张福建公司未给予其合理的调试机会即单方解除合同的行为损害了台湾公司的合同利益。仲裁员对该事项的裁决是“违法的、有瑕疵的仲裁判断”,如果法院认可该份裁决,违反“公序良俗”的规定。


新竹地方法院驳回抗告的理由

1.本案不涉及违反“互惠原则”的情况


如前所述,台湾公司在抗告书中提出的“互惠原则”问题与案情本身并无联系。但新竹法院也用了大篇幅的论述来说明认可大陆仲裁裁决未违反“互惠原则”的理由。概括来说有以下几点:


① 法院先是列举了大陆地区关于认可和承认台湾地区民事判决和仲裁裁决的相关法律法规,来说明大陆为认可台湾仲裁裁决作出了专门立法,符合“互惠原则”。


② 就大陆认可台湾生效法律文书的具体规定而言,认可范围包括:台湾地区作出的“民事判决或裁定、和解笔录、调解笔录、支付命令、仲裁裁决等”。与《两岸条例》中台湾认可大陆民事判断和仲裁裁决的规定相对应。因此在认可范围上,符合“互惠原则”。


③ 就台湾公司在抗告书中提到的“大陆在认可台湾判决/裁决时,未将台湾视为平等国家地位看待”的问题,新竹法院在裁定中仅指出台湾公司提出的大陆法律的相关规定已于2015年废止[3],并未进行过多阐述。笔者认为这一主张涉及政治敏感问题,法院也不宜做出直接回应。


④ 台湾公司的抗告理由②中对于大陆法律中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的质疑,法院做出了明确解释。法院认为,大陆法律中规定的,争议事项经台湾法院作出判决后依然可在大陆提起诉讼,仅限于当事人未就该份判决在大陆申请认可的情况。换言之,如果当事人向大陆法院申请了对台湾法院作出的生效判决进行认可,则大陆法院就不能再对争议事项进行审理。这符合“一事不再理”的原则,并未否定台湾生效判决的既判力,无违反“互惠原则”的情形。


综上,台湾公司关于“互惠原则”的抗辩被驳回。虽然对于这一问题的讨论与双方的合同纠纷本身并无关系,但由此可见,“互惠原则”是在台湾法院认可大陆仲裁裁决时考量的一个关键问题,否则法院也无需在此问题上进行如此详尽的阐述。


2.本案不涉及违背台湾地区“公序良俗”的情况


针对台湾公司提出的两点关于“公序良俗”的抗告主张,台湾法院也予以了明确回应:


① 法院在对福建公司提交的四份福建公司与台湾公司会议纪要进行审查后认为,台湾公司向福建公司交付的设备确实未能达到质量标准。因此台湾公司关于设备质量瑕疵问题的抗告无具可依。


② 法院认为,对于仲裁裁决是否违背台湾地区公序良俗,应当审查仲裁裁决的内容是否违背台湾地区的一般利益及道德观念。法院已查明,该仲裁裁决的程序符合法律规定,裁决的内容中关于返还货款及赔偿损失等事项也符合台湾债法的基本原则。因此该仲裁裁决也没有违法台湾地区法律的情况,应当认为并无违背台湾地区公序良俗的情况。


由此可见,台湾地区法院对于“公序良俗”的审查内容其实是包含了对案件实体问题的审查,这一点与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纽约公约》仅进行形式审查的标准有所不同。而台湾地区在认可外国仲裁裁决时,通常只进行形式审查,只有在该仲裁裁决违反台湾地区《民事诉讼法》的强制性规定的情况下才不予认可。因此,台湾地区在认可大陆仲裁裁决的审查事项时采取了“内外有别”的审查模式,使得大陆仲裁裁决要进行双重审查。这不难排除政治方面的原因,同时也对大陆仲裁裁决在台湾获得认可产生实际障碍。


结  语

本案中双方的仲裁争议事项其实并不复杂,但因为涉及大陆仲裁裁决在台湾的认可与执行问题而极具讨论价值。而仲裁裁决的认可过程虽然小有波折,但最终获得完满结局。因而,对于大陆仲裁裁决在台湾的认可与执行还应充满信心。


1. “互惠原则”很难成为仲裁裁决被认可的阻碍


从新竹地方法院驳回抗告裁定本身来看,“互惠原则”是台湾地区法院在认可大陆仲裁裁决时考量的一个重要因素。但由于是否满足“互惠原则”与个案的实际情况无关,其实从该份裁决书中可以明确反映出台湾地区法院对于“互惠原则”的普遍态度。因此在向台湾地区法院申请对大陆仲裁裁决进行认可时,无需对是否会因不满足“互惠原则”而被拒绝认可过分担心。


2. 在认可阶段也要做好对实体问题的充分举证


其次,本案折射出的另一个问题是,台湾地区法院在认可大陆仲裁裁决时会将仲裁中的实体问题作为“公序良俗”的内容进行审查。虽然多数情况下,争议事项已经仲裁庭裁决,相关事实已被固定下来,即使台湾地区法院对实体问题进行审查也很难完全推翻仲裁裁决。但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在认可阶段也要做好对实体问题的充分举证。


3. 申请认可裁决需以给付为内容


最后,本案中申请认可与执行的仲裁裁决是以给付为内容的,因此这一点并未成为该份仲裁裁决被认可的阻碍。但未来在向台湾法院申请对大陆仲裁裁决进行认可时仍需注意认可裁决是否是以给付为内容的,如果有涉及合同效力的裁决事项,这类事项无法获得台湾法院的认可。


注释:

[1]台湾地区高等法院2002年家上字第466号裁定

[2]林俊益. 《海峡两岸婚姻、继承问题之研究》. 《台湾台北地方法院士林分院82年度研究发展项目研究报告》.1993年,第418页

[3]注:台湾公司在抗告理由①中提到理由源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认可台湾地区有关法院民事判决的规定(2009年版)》,该规定于1998年实施,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对该规定的《补充规定》,又于2015年进行了修订。现行的有效规定为15年版本,其中删去了“我国台湾地区和其他省、自治区、直辖市诉讼当事人”此类表述。



或许您还想看

【律师视点】姚远、郑俊炜:认缴制下出资责任的加速到期 ──以执行中出资期限未至股东的追加为视角

【律师视点】姚远:涉外仲裁“一裁不终局”的尝试 —— 浅析深圳国际仲裁院选择性复裁程序

【律师视点】姚远、马晓尘:认缴制度下出资责任的加速到期(二)——浅析审判实践中主要观点及应对措施

【律师视点】姚远、马晓尘:浅析仲裁协议中仲裁地选择的意义——以新加坡BNA案为例

【律师视点】姚远、马晓尘:混合仲裁条款的法律风险及实务建议



作者简介

姚  远

德衡律师集团高级合伙人、北京德和衡(深圳)律师事务所联席主任、仲裁与ADR业务团队总监,中国涉外律师领军人才、香港注册外国律师。

姚远律师在商事争议解决领域拥有十余年的丰富工作经验, 成功为众多领先的外国公司及国内大型企业代理了百余起商事诉讼及仲裁案件,帮助客户在这些涉及国际贸易合同、中外合资、股权投资并购、资产收购、外商投资、PE投资、特许经营合同、成套设备采购等大型、复杂交易的诉讼及仲裁案件中成功获得有利判决/裁决。


手机:18510782657

邮箱:yaoyuan@deheng.com

王敬泽

北京德和衡(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东北大学法学学士,香港大学社会学硕士。

现供职于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国际贸易业务团队,主要业务领域为民商事争议解决及跨境争议解决,参与处理多起涉外贸易纠纷、借贷合同纠纷、技术转让合同纠纷案件。


手机:13863777766

邮箱:wangjingze@deheng.com

仲裁与ADR专业委员会

  • 姚远

    主任

    国际贸易,境外IPO,海关

    更多 》

  • 苏晓凌

    副主任

    股权投资,海关,仲裁与ADR

    更多 》

团队其他成员

  张芳芷       胡潇鹏       张含笑       董燕清       李璐萍       王晓玲       付希业       蔡步青       黄吉日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