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阅读的论文题目是:是仓储合同纠纷还是保管合同纠纷

本文作者:蒋伟

    内容摘要:两家公司因辣椒保管发生纠纷,如何确认该纠纷性质——是仓储合同纠纷还是保管合同纠纷成为确认双方责任的焦点。
    主题词:仓储合同  保管合同

    一、基本案情
    鑫鑫公司是一家从事辣椒食品生产加工的企业,规模较大,不仅有现代化的生产车间,还有一座容量为300吨(鲜辣椒)的冷库。达达公司也是一家从事辣椒食品生产加工的企业,但规模较小,没有冷库。两家公司同处一市,关系良好。在辣椒收购旺季,达达公司经常将部分鲜辣椒存放于鑫鑫公司的冷库。2003年某月,达达公司与鑫鑫公司联系,要求将45吨鲜辣椒存放到鑫鑫公司冷库,鑫鑫公司同意。双方按惯例没有签订任何合同,由达达公司将45吨用麻袋成包包装的鲜辣椒运送至鑫鑫公司,由鑫鑫公司与达达公司的工人共同将辣椒卸车并装入冷库,双方没有对辣椒进行验收,只是由鑫鑫公司为达达公司出具标明辣椒品种、数量(吨数和包数)的保管单一份;同时,鑫鑫公司按惯例收取达达公司支付的一次性装卸费和电费,每吨按20元收取,收据上也注明收费项目为一次性装卸费和电费;双方没有约定存放时间。一个半月后某日上午,达达公司到鑫鑫公司取走10吨辣椒,按惯例双方也没有进行检验。下午,达达公司派人到鑫鑫公司,说取回的辣椒发生变质。双方随即进冷库检验其余辣椒,发现这些辣椒有部分颜色发黑(比正常的鲜辣椒)。达达公司遂要求鑫鑫公司赔偿。鑫鑫公司认为自己出于帮忙的缘由无偿保管该辣椒,双方也确认冷库在一个半月中始终运行正常,而且达达公司的辣椒原先的品质如何没法确定,遂不同意赔偿。双方于是发生纠纷。协商不成,达达公司向当地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主张其在鑫鑫公司“仓储的货物全部变质、腐烂。”要求鑫鑫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赔偿损失15万元。法院立案的案由为“仓储合同纠纷”。
    二、本案的性质并非仓储合同纠纷,而是保管合同纠纷
    做为鑫鑫公司的代理律师,我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是必须确定本案的性质到底是仓储合同纠纷还是保管合同纠纷,因为这将是确定本案当事人责任的一个最重要的前提。我认为,本案的性质并非仓储合同纠纷,而是保管合同纠纷;双方当事人的责任应当按保管合同的责任确定。
    合同法第二百八十一条规定,仓储合同是指当事人双方约定由保管人为存货人保管储存的货物,存货人支付仓储费的合同。仓储合同应当具有以下几个主要特征:
    1、保管人必须是具有仓库营业资质的人,即具有仓储设施、仓储设备,专事仓储保管业务的人。这是仓储合同主体上的重要特征。仓储合同中储存存货人或物一方必须是仓库营业人,即专为收取报酬而经营仓库的人。保管人可以是法人,也可以是个体户,但都必须经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核准从事仓储保管业务方可。
    2、仓储合同为双务、有偿合同。保管人提供储存、保管的义务,存货人承担支付仓储费的义务。仓储合同的有偿和双务性正是由保管人一方为专业的仓库营业人的性质所决定的,
    3、保管人必须签发仓单。仓单是保管人收到仓储物后给存货人开付的提取仓储物的凭证。仓单是仓储合同的重要特征。存货人的货物交付或返还请求权以仓单为凭证,仓单具有仓储物所有权凭证的作用。作为法定的提取或存入仓储物的书面凭证,仓单是每一仓储合同中必备的。合同法“仓储合同”一章规定:“存货人交付仓储物的,保管人应当给付仓单。”“保管人应当在仓单上签字或者盖章。”“仓单包括下列事项:(一)存货人的名称或者姓名和住所;(二)仓储物的品种、数量、质量、包装、件数和标记;(三)仓储物的损耗标准;(四)储存场所;(五)储存期间;(六)仓储费;(七)仓储物已经办理保险的,其保险金额、期间以及保险人的名称;(八)填发人、填发地和填发日期。”“仓单是提取仓储物的凭证。”
    结合本案,鑫鑫公司是一家从事加工生产的企业,而非从事仓储业务的企业。鑫鑫公司并不具有仓库营业资质。鑫鑫公司的仓库,仅仅用于本公司加工生产所需,并不对外承接任何仓储业务。之所以为达达公司无偿保管辣椒,完全是基于为关系单位帮忙的缘故。鑫鑫公司既未与达达公司签订书面合同,又没有(也不可能)向达达公司给付“仓单”。鑫鑫公司为达达公司保管辣椒完全是无偿的,仅仅收取了一点合理的费用(电费和装卸费)。所以,本案的基本事实足以说明,本案的性质并非仓储合同纠纷。
    而“保管合同”则是保管人保管寄存人交付的保管物,并返还该物的合同(合同法第三百六十五条)。保管合同的特征在于,它是实践性合同、非要式合同、有偿无偿可选择性合同。本案双方保管辣椒一事前前后后的性质,完全符合保管合同的特征,故而本案应确定为保管合同纠纷。本案双方的权利义务以及责任,都应当按保管合同的性质进行确认。
    三、达达公司的主张在法律上和事实上都没有依据,鑫鑫公司不应承担本案责任
    明确了上述问题后,我认为达达公司的主张在法律上和事实上都没有依据,鑫鑫公司不应承担本案责任。。
首先,如前所述,本案的性质应为保管合同纠纷,而非仓储合同纠纷。所以,并不存在达达公司所谓“仓储的货物”。
    其次,达达公司主张“仓储的货物全部变质、腐烂”没有依据。达达公司在鑫鑫公司保管的辣椒交付于鑫鑫公司仓库时,全部装于麻袋之中,其品质如何达达公司并没有说明,鑫鑫公司亦不知晓。正是因为双方之间并非仓储合同关系,故而没有对入库货物进行检验,从而没有证据证明该货物入库时的品质如何,“变质、腐烂”一说,前提何在?基础事实何在?其后发现的辣椒发黑问题,充其量能够证明这部分辣椒现时的静止状态,决不能证明这部分辣椒先前的状态。合同法“保管合同”一章规定:“寄存人交付的保管物有瑕疵或者按照保管物的性质需要采取特殊保管措施的,寄存人应当将有关情况告知保管人。寄存人未告知,致使保管物受损失的,保管人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保管人因此受损失的,除保管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并且未采取补救措施的以外,寄存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达达公司交付辣椒时,既未告知该辣椒有无瑕疵,又没有要求对该辣椒采取特殊保管措施, 故鑫鑫公司对该保管物的品质问题根本不应承担任何责任。
    第三,鑫鑫公司仓库的容量为300吨(辣椒),其中有达达公司的45吨辣椒,也有鑫鑫公司的辣椒上百吨,仓库内的大部分辣椒(包括达达公司的大部分辣椒)没有任何问题。双方也都确认,冷库在一个半月中始终运行正常,而同库同时同品种的辣椒不可能出现部分变质的现象。可见,鑫鑫公司对该全部保管物,始终妥善地予以保管。况且,鑫鑫公司为达达公司保管辣椒完全是无偿的,仅仅收取了一点合理的费用(电费和装卸费),该费用已完全用于为达达公司保管辣椒(实际上远远不够)。合同法“保管合同”一章规定:“保管期间,因保管人保管不善造成保管物毁损、灭失的,保管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保管是无偿的,保管人证明自己没有重大过失的,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由此,即使该保管物的品质发生一定问题,鑫鑫公司也不应承担任何责任。


发表时间:2005/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