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阅读的论文题目是:中国律师“走出去”现状和对策

本文作者:栾少湖、刘克江

     一、中国律师“走不出去”的现状
   
   
    美国亚洲协会发表的一份报告称,到2020年,中国企业海外直接投资将在世界各地积累一万亿美元至两万亿美元资产。据汇丰银行报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五大资本输出国。如果有优秀的中国律师帮助走出去的企业筹划防范风险方案,相信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损失会大大降低。外交部前副部长周文重曾指出,中国公司赴外投资、贸易,遇到的最大问题是法律问题。
   
   
    近年来,中国企业加快了走出去的步伐,但中国律师却未能跟着走出去。
   
   
    2010年商务部公布的《代理过欧盟反倾销案件的律师事务所一览表》显示,代理过欧盟反倾销案件的有16家律师所的26名律师。这些律师成为代理我国境外反倾销诉讼的律师代表,在其他国家或地区反倾销案件的中国代理律师一览表中多是这些熟悉的身影。由于找不到合适的中国律师,中方企业在海外应诉时,往往只能聘请所在国的外国律师,一些重大案件因此要支付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美元的高额律师费用。在代理中国企业应诉美国337调查的律师中,中国律师仅占美国律师的1/60。
   
   
    全球著名的并购市场资讯公司(mergermarket)发布的全球并购交易报告数据显示,单就大中华区的并购交易法律顾问前15名,2008年有2家,2009年有3家,2010年无,2011年有2家。这样的统计结果,也引起了律师界的忧虑。正如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长王俊峰所说:“近90%的境内企业的境外投资与并购活动,从交易结构设计、谈判及交易文件起草等各项核心工作均被境外律师所掌控,中国律师常常被排斥在外。”
   
   
    二、中国律师“走不出去”的主要原因
   
   
    1、中国律师的涉外能力不够、经验不足,无法得到国内企业的信任
   
   
    境外法律业务的专业性和复杂性决定了对律师较高的要求,具备境外专业法律水平的中国律师稀缺:
   
   
    (1)不能熟练应用外国法律语言:外文+法律;
   
   
    (2)不熟悉外国法:不是简单了解,而是要达到掌握和熟悉的水平;
   
   
    (3)专业知识不够:仅仅懂得法律还不够,需要懂得该行业基本知识,足以理解该行业背景并能够根据法律提出合理化建议,尤其是风险防控能力方面;
   
   
    (4)外国生活经历或服务经验欠缺:这是综合考虑与对方律师沟通的因素,涉及境外法律解释和法律思维习惯等。
   
   
    中国律师20多万,仍难应对企业“走出去”需求,这是人民网的感叹。
   
   
    2、中国律师境外服务网络尚未成型
   
   
    中国国内编织的涉外法律服务网络尚存不足,主要表现在:
   
   
    (1)缺乏境内、境外整体合作的会计师、投资家、服务中介、专家学者顾问,服务网络没有形成;
   
   
    (2)和外国律师所合作网络没有形成或者合作形式大于内容,合作沟通临时性、随意性较大,缺乏战略合作具体规划和措施;
   
   
    (3)虽然目前已有30多家中国大陆律师事务所在境外设立了分支机构,国内大所也开始编织国际法律服务网络,但均处于起步阶段。一则网络支撑力度还处于探索中;二是不少境外分支机构有名无实,纯属“炒作”的居多,缺乏专业律师和服务能力支撑。
   
   
    3、外国律师所聘走了大部分中国涉外法律服务人才,并抢占了中国企业境外法律服务“大蛋糕”
   
   
    外国律师所及其驻华代表机构凭借优厚的待遇,雇佣了大批中国顶尖的律师人才。
   
   
    截止到2012年,已有20个国家或地区在中国大陆设立了219家驻华代表机构,这些外国驻华代表机构在涉外法律服务领域具有先天优势,甚至把触角伸得更远,直接或间接地插手中国企业“走出去”法律业务。现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外资律师事务所驻华代表机构里,中国留学人员拿到美国的BAR(律师执业资格)和中国的律师执业资格的海归数量也不少,他们接的业务很多就是涉外的。
   
   
    4、中国企业里“律师无用论”仍有很大市场
   
   
    法治环境是境外投资环境的核心组成部分,但有的中国企业负责人法律意识不高,不习惯律师随行或先行,尽职调查不充分,投资目的国的投资法治环境没有被重视,投资的结果可想而知。例如2011年1月,中国铁建在沙特轻轨项目中的损失锁定为13.85亿元。企业要“走出去”,先要法律走出去,否则就要吃亏。
   
   
    在中国环境下“律师无用论”意识浓厚,中国企业负责人还没有意识到中国律师的巨大“护航”作用。在法治较为完善的国家,法律的作用非常关键,中国企业走出去必然需要入乡随俗,重视法律的要求和作用。
   
   
    5、政府的扶持不足
   
   
    有的政府部门对律师行业有成见,地方政府愿意鼓励出口,鼓励海外投资,但对鼓励提供境外法律服务还有看法。当然,也有的地方政府走在了前面,如浙江、山东等地方政府出资扶持地方律协培训高精尖律师人才,这和地方律协的努力争取分不开。
   
   
    三、解决对策与建议
   
   
    1、律师当自强,打铁还得自身硬。目前可从涉外律师定向培训突破
   
   
    由于服务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中国律师属于高精尖人才,不存在普遍性,所以不能从普及的定位来进行培养。
   
   
    从国内的大学法学院来看。国内法学院的分层次教学依赖于长远规划,目前法学院的教学体制还远不适应走出去的现实,短期内实现较为困难。在2011年举办的“全球化时代的中国律师业”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有专家指出,法学教育专业需要培养大批通晓各国法律、了解和熟悉国际商务规则的高端法律服务人才。但是不少法学院安于闭门造车,不以法律职业的实际需要和发展要求为导向。
   
   
    各种形式的律师培训为高端律师人才的培养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学院培养的不足。据报道,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最近正在选拔人才,计划从2013年——2016年有计划、分步骤地培养高素质涉外领军人才,建立一支具有国际视野和良好政治素质、专业水平的律师“国家队”,以配合国家“走出去”战略。
   
   
    2、鼓励国内律师所建立合纵连横的境外服务网络
   
   
    鼓励国内律师所和国内优秀的会计师、投资家、服务中介、专家学者建立横向服务网络,也鼓励和境外的中介机构合作。鼓励国内律师、学者到国际商会仲裁院(ICCCA)、斯德哥尔摩仲裁院(SCCCA)、伦敦国际仲裁院(LCIA)、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SIAC)等担任仲裁员。
   
   
    3、规范外国律所驻华代表机构管理,纳入中国律师协会自律管理序列
   
   
    外国律所驻华代表机构不受中国律师协会自律管理一直被诟病,也使得国内外律师之间的学习、交流、合作平台没有建立起来。因此,把外国律所驻华代表机构纳入中国律协管理,是简单易行的可操作办法。上海市律师协会已经为这项工作开了个好头,建议全国律协抓紧总结实施。
   
   
    加强对外国律所驻华代表机构的违规处理,建议司法部修改《司法部关于执行〈外国律师事务所驻华代表机构管理条例〉的规定》,细化违法执业行为和违法处罚办法,使得该规范更具有可操作性。必要时,提请国务院修改《外国律师事务所驻华代表机构管理条例》。
   
   
    4、中央企业要带头使用中国律师为其“走出去”战略保驾护航
   
   
    (1)建议国务院国资委采取措施,强制性规定国企和重要子企业海外投资必须提供中国律师意见书。
   
   
    国资委作为监督职能机构,可以利用中国律师法律意见书间接帮助国资委实现监督管理职能,从务虚国资监督管理过渡到务实监督管理。
   
   
    目前对国企要求提供律师意见书的范围限于海外上市和国企改制两部分,不包括海外投资。而海外投资是新兴市场,投资额较大、风险较大,需要像国资改制那样提供法律意见书,防范国有资产流失。
   
   
    (2)加强国企法律部与律师所的合作。
   
   
    国务院国资委曾对央企海外投资的法律风险防控开展了专题研究。课题报告提示,在后金融危机时代,合同履行、海外并购、劳动用工、自主创新、企业融资、国际贸易和业务拓展的法律风险格外突出。在国际贸易方面,环境壁垒正成为我国产品和服务出口遭遇的重要壁垒。如绿色关税制度、市场准入制度、绿色技术标准制度、绿色环境标志制度等。在融资和资本市场交易活动中,央企还需要格外关注法律审核和信息披露。由此可见,律师的外部补充作用是完善国企治理和国企监督的必要措施。在2011年央企法律工作会议上,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强调,中央企业要以全球化的视野和思维,更加重视涉外法律风险防范工作,“要把法律管理嵌入境外投资管理、财务管理、资产管理等业务流程。既要充分发挥外部律师的专业优势,更要紧紧依靠企业内部法律顾问,落实法律顾问对外聘律师的协调管理职能,注意把企业法律顾问与外部律师的作用组合好”。
   
   
    5、中国企业“走出去”时聘用中国律师的好处
   
   
    根据以往境外服务的经验,中国企业“走出去”时聘请中国律师,至少有下列好处:
   
   
    •可以省掉一大笔律师费用,中国律师收费比发达国家的律师收费要低1/3左右;
   
   
    •中国企业走出去之前在我国境内的法律问题,中国律师可以先行解决;
   
   
    •中国律师可以帮助客户选择国外合适的律师所和律师等;
   
   
    •本国律师为本国企业提供服务,沟通方便、服务及时、保密性强。据报道,民生银行收购美国联合银行失败,蒙受8.87亿元人民币损失。有人分析,过于信任境外投行和境外律师等中介机构,忽视中国本土律师,中国本土律师无法发挥应有的作用,最终导致海外并购的失败。
   
   
    6、争取政府的支持
   
   
    各地律协根据各省情况,可以申请专项培训资金,或者和境内、境外中介机构、法学院合作定向培训。全国律协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开始组织涉外律师领军人才的培养工作,我们对此寄予厚望。同时,建议全国律协尽快通过多种渠道向司法部、国务院国资委、商务部、财政部等部委提出建议,把中国律师走出去这项涉及国家利益的重要工作抓紧抓好。
   


发表时间:201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