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菲:这一趟法律之旅,让曾经的困惑变为隧道尽头的光明
    作为经过法学院浸染七年、在诉讼一线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法律人,我理解及追求的法律是可以规划以及保障人类生存和发展的美好未来。但一路走来,不可避免的,是执业中遇到的困惑和瓶颈,在律所管理中遭遇的曲折和障碍。
    或许因为置身其中,始终没有找到理想的解答。于是我去探寻太平洋彼岸高度发达、领先、成熟的律政世界。
    十四天里,iCourt带着我们来自祖国各地的律所主任、合伙人40余人,走进了美国各具特色的七家律师事务所、高科技公司、政府机构、加州高等法院以及联邦最高法院。每天头脑中各种信息在不断冲撞,探讨、碰撞、思辨、激荡。正如约翰纽曼(John Henry Newman)在《大学的理念》一书中说的:“当许多聪明、求知欲强、具有同情心而又目光敏锐的人聚到一起时,即使没有人教,他们也能互相交流、互相学习,了解到最新的思想和看法、看到新鲜事物并且掌握独到的行为判断力。”
    每个人都在这场旅行中渐悟、改变,或猛烈酣畅,或悄无声息。我有太多体悟,就从这三点与你诉说。

独辟蹊径,走差异化之路


    位于纽约的高博金(Kobre & Kim)律师事务所,是由两位前联邦州检察官设立的专注国际争议调查的专业律师事务所,经过14年的持续发展,已经在包括中国香港在内的区域建立起9间办公室。
    前联邦检察官以及律所的冠名合伙人Steven G Kobre说:“如果你有雄心壮志,愿意接受挑战,在迈向成功的道路上不预设限制,你就能成功。”
    这条不给自己限制的路确实指导着高博金律师事务所十几年的发展,高博金律师事务所紧随市场的变化,结合自己专业优势,业务范围专注国际争议解决。
    高博金律师事务所的大部分业务来源来自于其他律师事务所的推荐和介绍,和其他律师事务所相互协作处理案件,这种业务来源模式在美国来说是非常少见。
    在中国,律师事务所之间是互相竞争的关系,律所案件基本来源于竞争对手的推荐几乎是不可想象的。而高博金律所的合伙人们考虑,对于大部分律师事务所来说,会花很大的成本和精力去和大型企业建立起连接,去把这些企业作为自己的目标客户,对于其它的律师事务所来说,一样想得到这样的客户。
    这家律所另辟蹊径,不去考虑维护客户关系的问题,不会持续性地代理同一个客户,这为高博金律师事务所在竞争激励的法律服务市场中的存在赋予了独特的价值。
    不预设限制,一切以市场为导向,清醒地周知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在准确定位法律服务专业领域的同时,迅速确定自己的差异化特征,这让高博金律师事务所在成立仅十年多的时间,就在竞争异常激烈的美国法律服务市场占领了一席之地。

突破舒适区,与成功更近一步

    当成为律师的那一天起,我一直在思考要走向哪里的问题。要做什么样的律师,怎么才能够成为这样的优秀律师,怎么去达到目标,怎么分阶段设立自己的目标,怎么去成长地更快,怎么能够抓住机会实现弯道超车。这些问题很少有人会指导你。
    在美国期间,我们访问了欧华(DLA PIPER)事务所,欧华律师事务所的第一位亚裔合伙人Cedric Chao 分享了他如何成为一名超级合伙人的故事,给了在场所有的人很大的启发和触动。


    Cedric是欧华律师事务所专注公司并购、国际商事争议的合伙人,在他成为合伙人之前,整个旧金山地区没有亚裔合伙人。很难想象,在成为一名超级合伙人的路途上, Cedric是怎样不断突破自己内心的舒适区域的,为了让自己在法官和陪审员面前内心是越来越轻松、自如、有把握的, Cedric做律师的前十年几乎每一天都泡在联邦法院里磨练自己。
    为了克服亚洲人不爱谈论自己表达自己的局限,他有意识的训练自己在公开场合表达自己的能力。 Cedric认为作为一名优秀的律师一定要学会怎么在众人面前讲话,这是最重要的能力。在法庭上,能够察言观色,用自己的观点影响说服法官和陪审团;在谈判中,让谈判对手信服自己,并影响对手的决策判断。
    为了提高自己的法律写作能力,已经是合伙人的Cedric诉讼中遇到对手的精美的辩词,会把句子抄下来,反复琢磨,内化成自己的法律语言。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舒适区、学习区和恐慌区。


    舒适区是活动及行为符合常规模式的行为空间,它让人处于心理安全的状态,在其中会体会到寻常的幸福感、低焦虑、被缓解的压力。
    学习区的压力高于普通的水平,内心处于适度的焦虑。所有反对的、抵抗的、拒绝的,是因为能力达不到的恐慌区,而缩回舒适区,则永远不能实现学习区的目标。
    No growth in comfort zone. No comfort in growth zone. 不断地突破自己的舒适区,让内心的学习区慢慢变为舒适区。成为一名优秀的律师、一名超级合伙人的路上没有任何捷径,从来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

使命必达,分秒必争

    在硅谷听苹果构架师分享《苹果技术怎么改变世界》的时候,苹果的高级构架师Robert Hu说,“苹果只做最好的产品,我有幸参与了历史,我现在所做的,死而无憾。”在场的人都被深深震撼。那一刻是击穿、是点燃、是顿悟。
    如果说苹果的使命是通过最好的产品让人类的生活变得更好,那我们法律人的使命是什么,中国法律转型期的年轻法律人的使命是什么,除了实现财务自由,个人相对自由之外,我们在追求的更高价值是什么。
    作为律师,提供法律服务,就是将我们信仰的法律理念、坚守的法律精神、掌握的法律技术转化为个性化的问题解决方案,用战略思想和战术能力解决客户的微观问题。
    律师在具体案件中追求的公平与正义,一定会从个案中展开慢慢形成行业燎原之势,个体的对于法律信仰的坚守与憧憬,也一定会带动行业内的同频共震,改变悄然进行,未来已来,只是尚未流行。
    苹果CEO Tim Cook说:“当你感到自己正在做正确的事时,当你用自己坚信的价值观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时,工作就会产生新的意义,我们要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内心深处的追求,并为内心深处的理想而努力奋斗。”
    幸运如你我这代法律人,生在中国社会巨变的时代,有机会一起见证中国法治进程的每一次进步。律师这个职业,不仅仅是养活自我的一份工作,更是给了我们人生的一个机会,让我们能够突破自我的局限,见自我之小,见天地之大,见众生芸芸。


    交流、听审、观影、分享,十四个夜幕与白昼,我们探寻他者,每天拥抱变化,有触动,有震撼,有大笑,有流泪。
    理想珍贵,天生无畏;隧道尽头,大放光明。
    四月已来,春暖,花开,带着这些答案,我们再启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