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天,从黑暗到黎明”看远通纸业如何重获新生
编者按

       远通纸业从裁定受理到终止重整程序仅用时214天,该案的顺利推进对薛城区地方经济稳定和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远通纸业破产清算案的管理人是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及其枣庄分所的破产业务团队(胡明、侯继山、冯克法、马群、姜淑芳、高晓洁等),德衡律师充分利用管理人资质,在企业新旧动能转换、帮助企业转型发展方面发挥专业优势,为山东省经济发展和营商环境优化贡献力量。

       近日,枣庄市薛城法院公布了远通纸业(山东)有限公司破产清算转破产重整的案件细节。远通纸业(山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通纸业)于2008年4月25日在枣庄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成立,公司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台港澳与境内合资),背靠香港森信集团,注册资本为9741.89万美元整,主要从事经营瓦楞纸、沙管纸、箱板纸和纸箱等。

       2020年10月29日,潍坊瑞德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以远通纸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远通纸业进行破产清算。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12月21日将本案交由薛城法院审理,薛城法院于同月30日立案受理。

       在法院和管理人的努力下,这个注资近亿美元的纸业“大佬”,正一步步走向重生。

214天,破产清算转重整

       管理人接管企业时发现,远通纸业虽然受森信纸业集团有限公司停牌影响出现资金暂时性兑付困难,但企业处于正常经营状态,在职职工900人,有完整的生产线和成熟的销售网络。

       律师分析说,如果选择破产清算,计算账面上的资金、拍卖公司的固定资产变现,按照比例分给各个债权人,破产清算后,公司将不复存在。但是该企业仍在运转,有完整的生产线和成熟的销售网络,还有复活的可能性。我国《企业破产法》中规定的破产清算与重整之间的转换,为进入破产清算但资产状况良好,生产要素齐备、仍具有市场前景的企业提供了重生的机会。人民法院应按照法律规定针对不同企业的情况精准识别和研判,依法灵活运用恰当的破产方式,积极促进有拯救价值的企业重整。

       结合本案实际情况,案件负责团队组建30多人的工作小组,针对远通纸业的实际情况制定了工作计划和管理制度,案件管理人刻制了管理人公章、财务章、负责人印章,并开立了管理人账户,及时接管了债务人资料及财产,调查债务人资产状况,聘用审计机构、评估机构对债务人财产进行审计与评估,催收债权,通知相关法院中止执行并解除保全措施等,在履行管理人职责的同时及确保企业不停产的前提下,积极寻找远通纸业重整可能性,高效推进远通纸业破产程序:

       一、在部分调整托管协议(为维护债权人的利益,对相关税费的承担进行调整)的基础上继续履行托管协议,保证企业及下属热电厂的正常运转,保证了周边3000余户居民冬季的正常供暖;

       二、保障远通纸业800余位职工托管期间的工资收入,维持了社会的稳定;

       三、积极与潜在重整投人进行协商,在政府及法院的指导下制定重整计划草案;

       四、积极促进远通纸业母公司境外破产与国内破产程序的衔接问题;

       五、适时引导债务人程序转换问题(由破产清算程序转换为破产重整程序)。

       2021年4月20日,法院在充分考虑债权人利益的情况下,经债务人申请,依法裁定远通纸业由破产清算程序转为重整程序。

       经过法院和管理人的努力协调,2021年4月30日,森信纸业集团宣布,公司与厦门建发纸业有限公司、浙江新胜大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临时清盘人签署了《集团拟议重组条款书》。

       2021年7月30日,厦门建发纸业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建发纸业、控股子公司山东佰润与浙江新胜大控股集团、投资者、森信纸业及其临时清盘人就森信纸业重组事宜共同签署了《重组协议》,内容包括森信纸业股本重组、股份认购、公开发售、债务重组、企业重组及复牌等。

       公开资料显示,厦门建发集团有限公司创立于1980年12月,已发展成为注册资本50亿元人民币,资产总额超过1200亿元,年利润总额超过40亿元的福建省大型实业投资企业集团,主要业务涵盖供应链运营、房地产开发、旅游酒店、会展业、投资等多个领域,2020年位列《财富》世界500强第234名,中国企业500强第31名。建发集团的加入,将为远通纸业的未来发展注入一剂强心针。

破产前资产总额曾达22亿年产规模40万吨

       远通纸业背靠香港森信集团,森信集团是香港纸张类上市公司,曾是国内最大的纸张贸易公司,客户总数超过1000家。

       据媒体2019年的报道,当时远通纸业时现有资产总额22亿元,年生产规模40万吨,并着手进行30万吨牛皮卡纸技改项目,当时一期热电站已建成调试,仅在调试阶段,年可供电1.8亿度,能有效降低企业生产运行成本。正进行二期造纸土建施工,预计2020年底建成投产。项目建成达产后,企业年可增加销售收入10.98亿元,利税1.28亿元。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稳步向好的公司,却在2020年迎来了它的至暗时刻。

破产时与多家银行存在债务纠纷欠款亿元

       为何远通纸业会在发展势头正猛时突然陨落呢?记者试图从企查查、天眼查等软件中获取其财务报表进行分析,但远通纸业自2013年至今的财务报表都没有公开。随后,记者尝试联系其公司员工,但无人回应。相关知情人告诉记者,远通纸业的破产与其母公司有关。由于母公司森信集团遇到经营危机,远通纸业一度停产,资不抵债,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记者找到了森信公司于2020年7月20日发布《为重组目的而申请委任临时清盘人》的公告,根据该公告,森信公司已经于2020年7月18日向百慕大法院提交清盘申请以及委任临时清盘人的申请。

森信公司出现危机,远通纸业也成为“陪葬”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自2020年开始,远通纸业被中国信托商业银行、东亚银行、马来西亚马来亚银行等多家银行起诉,案由均为“金融借款纠纷”。



       据判决书显示,2018年远通纸业与东亚银行签订协议,承兑25份电子银行承兑汇票,总金额为6000万元,截至2020年12月15日,远通纸业公司欠付垫款本金39444686.99元、利息1660403.73元;

       2019年9月26日,马来亚银行与远通纸业签订《短期贷款重述贷款协议》,欠马来亚银行贷款本金51130000元,以及相关利息、违约利息及其他费用;



       2020年3月17日起,信托商业银行依据合同累计向远通纸业发放六笔货款,合计24,975,000元;记者粗略计算,远通纸业向三家银行贷款超过亿元,均未结清。

       本次远通纸业能够顺利的推进重组,对薛城区地方经济稳定和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不仅为枣庄引进了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同时保证远通纸业母公司的域外重整程序的进行,对其母公司的复牌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本案中,法院在综合分析企业生产、销售能力和市场前景的基础上,及时依法裁定由破产清算转入重整,高效完成整个破产程序,实现了相关利益主体共赢。企业摆脱困境继续发展,获得重生,职工就业得以保障,稳定民生,同时也大幅提高了债权清偿率,最大程度维护了债权人合法权益。

来源:齐鲁网·闪电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