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假发票纠纷案”办案札记

                                      吴学联 
    中国“以票管税”的特点和公务报销制度的存在,决定了发票隐含着巨大的经济价值,企业或个人能够通过使用假发票偷逃所得税和贪污、侵占国家、集体资产。正是因为有着庞大的“买方市场”和巨大的利益需求,发票违法犯罪活动才会泛滥成灾、屡禁不止。只要你拥有电子邮箱,就无法拒绝贩卖假发票的电子邮件,只要你拥有手机,就不能拒绝犯罪分子用短信群发方式传播的售假信息。假发票的泛滥严重影响了社会的正常经济秩序,损害了国家税收利益。
    同时,因假发票引起的各类纠纷也层出不穷。关于制售、贩卖发票我国刑法明确规定了刑罚。而为了遏制假发票的“买方市场”,公安部已出台相关规定,对个人使用小额假发票,如果达到相应的立案标准,可以按逃避追缴税款罪等不同的罪名来处理。而因发票引起的纠纷,人民法院通常不予受理。
    本文系因假发票引起的税款索赔纠纷,当中错综复杂地交织着其他刑事犯罪行为,就法院是否应当受理问题,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进行了激烈交锋,现代理律师将案件情况介绍如下,以期对人们预防同类案件的发生有所裨益。
    案件介绍
    2007年7月至8月,青岛某房地产公司(下简称“甲公司”)因开发建设“某地产项目”向青岛某商贸公司(下简称“乙公司”)购进鲁灰火烧板、米黄洞石等石材,双方签订了《产品购销合同》,合同中对石材价款、数量、交付时间等作出了约定。甲公司及经办人吴某(下以简称“丙”)分别在合同上盖章、签字。该合同于2008年2月履行完毕。
    2009年5月,税务机关对甲方公司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时,发现乙公司向甲公司开具的发票均为假发票,涉及金额人民币50余万元,遂要求甲公司补缴税款人民币12万元。
    甲公司与乙公司恰商未果,为避免滞纳金的进一步扩大,向税务部门补缴了上述税款及相应滞纳金。后甲公司将乙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赔偿税款损失。
    庭审及答辩
    庭审中,甲公司提交了双方签订的《产品购销合同》、付款凭证、收货凭证、发票及税务机关出具的假发票认定说明。
    乙公司辩称,其从来没有与甲公司签订过合同,该公司经营烟酒业务,不从事石材经营,至于合同上的公章不是其公司的章,其从未收取过甲方款项,并称不认识经办人丙。
    案件扑朔离迷,甲公司当即申请追加经办人丙为本案第三人,并变更诉讼请求为要求乙公司与丙向甲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第三人参与庭审认可其具体经办了该业务,并领取了合同项下的支票款项,但其只是乙公司的员工。丙未能提供与乙公司之间的劳动合同、保险及考勤等存在劳动合同关系的证据。
    庭后,甲公司申请对合同上的公章及发票上的发票章进行鉴定。鉴定结论显示合同上的公章与乙公司工商备案的印文不是同枚印章盖印,发票章因没有比对章,无法进行鉴定。
    另经查询资金流向,发现甲方向乙公司支付的支票款项,由乙公司背书给丙。丙为款项的实际持有人。
    法院裁决
    一审法院遂以本案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应当移交公安机关审理,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第(四)款:“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为由,驳回甲公司的起诉。
    甲公司不服一审裁定,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本案虽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但原审法院并未审查其所认为的涉嫌经济犯罪与本案是否同一法律关系,也未将其所认为的涉嫌经济犯罪的线索、材料等移送公安机关,故裁定撤销一审裁定,指令一审法院进行审理。
    一审法院进行审理后,判决乙公司与丙共同向甲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案件分析
    (一)争议焦点
    1、是否属法院的受理范围
    本案系因假发票引起的纠纷,案件中交织着假公章事宜,如不认真分析其内在法律关系,极易混淆。
    第一,本案系因假发票引起的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的规定,税务机关负责发票管理工作。故在商业活动中,收款方收款后拒绝出具发票,付款方不能以民事诉讼向对方索取,人民法院通常不予受理。而本案不是发票开具提起的诉讼,而是就因开具假发票给购买方造成的税款损失提起的损失赔偿纠纷,法院应当受理。
    第二,案件审理过程中发现本案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故一审法院依据《民事诉讼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认为本案不属法院受理范围,故驳回甲方公司的起诉。乍看很有道理,但仔细推敲即可发现,本案虽涉及伪造公司印章罪,但伪造公章与本案假发票引起的损失赔偿纠纷无关,两者并非同一法律关系,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应当将本案当中的刑事部分移送,不应当全案移送。因为本案假发票不是因公章为假导致,根据税务局认定假发票系因开具名称不符、受票单位不符、开具品名不符,也就是说此发票为“套票”,即通常说的“大小头”问题。公章是在合同上加盖的,公章虽为假,但乙公司实际收到款项,证实甲乙双方存在事实上的合同关系,故假公章与否与本案的经济纠纷没有关联,因此,本案应当适用该规定第十条:“人民法院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发现与本案有牵连,但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的经济犯罪嫌疑线索、材料,应将犯罪嫌疑线索、材料移送有关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查处,经济纠纷案件继续审理。”,故属于法院的受理范围。
    2、乙公司应否承担责任
    公章为假,发票为假,亦没有证据证明丙系乙公司员工,乙公司想撇清责任。但甲公司付款是以支票的形式支付的,支票上写明收款人为乙公司,而根据资金流向,所有款项是由乙公司背书给了丙,即使乙公司称背书用的章也是假章,但其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此足以说明乙公司对本案交易知情,甲乙之间已形成了事实上的合同关系,故乙公司应当承担因开具假发票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
    结束语
    通过本案可以看出,假发票的伪造水平高超,当事人单凭电话查询、税务局网上查询已很难识破假发票,尤其无法抵挡发票“大小头”问题,故企业在经营活动中应充分重视,采用多种方式及时核查,以避免自身损失。另企业对外付款应尽量以支票方式支付,以便在产生纠纷时为企业胜诉提供有利证据。
    (作者系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2012/3/19 14:47:00

我要留言: 发言规则
姓  名: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