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reading

周报导读


  • [本周要案]股权“斗”出3亿元大案
  • [本周要案] 本周其他要案一览表
  • [燃油税费]燃油税有望每升1元以下
  • [外汇政策]人民币兑美元盘中连续第三日触及跌停
  • [国内财经]国家信息中心称个税起征点应提至3000元
  • [并购重组]国税总局多项免税新规即将面世
  • [价格干预]解除对猪肉鸡蛋等食品的临时价格干预措施
  • [经济犯罪]黄光裕因涉嫌经济犯罪目前正接受调查
  • [本刊专稿] 本周实施新法与要点
  • [驰名商标]对我国驰名商标认定“双轨制”的法律考究与前瞻
  • [轻松一刻]经典回答
     

draw lessons

大案借鉴


[本周要案]股权“斗”出3亿元大案

因股权争斗而暴露的新华人寿股份有限公司前董事长关国亮,被检察机关指控涉嫌职务侵占和挪用资金两项罪名,涉案金额高达近3亿元。

[本周要案] 本周其他要案一览表

青岛海关破获一起海上走私出口镁砂大案

日本公司抢注与中国四大名著有关的10件商标申请被驳回

未经授权印制LV商标 路易威登打赢三起侵权官司

股东死亡后亲属继承股份 投资人不满状告工商局

贵州省首例检察机关当原告提起环境公益民事诉讼案开庭

北京首起状告政府信息公开案原告败诉

“公共收益约定”有异议 上海4业主状告业委会

浙首次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追究转移赃款的贪官家属

GPS导航产品商标起纷争 “任意游”“任我游”展开证据大战

设立6782个账户自买自卖股票 主犯获刑2年半

赵文卓状告画家邻居私自扩建别墅致阳光被挡胜诉

央视首次被影视公司告上法庭 提出“私了”被拒

详细内容,可阅德衡商法网(www.deheng.com.cn)

business information

商界资讯


[燃油税费]燃油税有望每升1元以下

12月2日,财政部财科所研究员孙钢做客城市服务管理广播时透露,按照目前的方案,燃油税将采取从量定额的方式征收,估计一升油征收额度在1元以下。在征收燃油税的同时,将适当降低燃油价格。两项政策同时推出后,私家车车主等用油成本将降低。

[外汇政策]人民币兑美元盘中连续第三日触及跌停

美元兑人民币现汇本周三开盘报6.8845,盘中连续第三个交易日触及日内波动区间上限。分析师预期,美元兑人民币短期内将继续保持上扬。

[国内财经]国家信息中心称个税起征点应提至3000元

国家信息中心昨日发布的一份报告表示,应该进一步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至3000元。经济学家茅于轼日前在博客上称,起征点应该提到8000元,个别地区个税起征点应提到1万元。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也公开表示,未来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应进一步提高。

legal movement

法界动态


[并购重组]国税总局多项免税新规即将面世

11月13日,德勤华北区并购税务合伙人朱桉在2008中国税务大会上透露说:“国家税务总局正在起草一项新税收规定,适用于所有公司的并购交易。将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发布。”

据记者了解,上述税收处理办法暂名为《企业重组与清算的所得税处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该《办法》最大的亮点,就是较好地实现了鼓励正当重组与反避税的有机结合。”参与《办法》起草的中国政法大学讲师翟继光博士告诉记者。

[价格干预]解除对猪肉鸡蛋等食品的临时价格干预措施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于12月1日宣布,根据《价格法》第32条规定,自12月1日起解除年初对成品粮及粮食制品、食用植物油、猪肉和牛羊肉及其制品、乳品、鸡蛋等食品类商品的临时价格干预措施,停止对相关商品的提价申报和调价备案工作,由经营者自主定价。

[经济犯罪]黄光裕因涉嫌经济犯罪目前正接受调查

北京市公安局新闻办27日上午9点30分首次证实,国美集团董事局主席黄光裕因涉嫌经济犯罪,目前正在接受警方调查。

regulation abstract

新法摘要


[本刊专稿] 本周实施新法与要点

1、建设项目用地预审管理办法

本办法具体规定了土资源管理部门在建设项目审批、核准、备案阶段,依法对建设项目涉及的土地利用事项进行的审查。

2、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2008年第3号令

本令解除对成品粮及粮食制品、食用植物油、猪肉和牛羊肉及其制品、乳品、鸡蛋等食品类商品及服务的临时价格干预措施。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

本司法解释用九个条文对民事诉讼法中再审事由中一些认识模糊的文字作了进一步明确,避免出现当事人与法院判断再审事由以及“错案”标准上的偏差。

4、山东省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

本条例具体规定了消费者的权利、经营者的义务以及消费者协会等具体内容。

practice of law

法律实务


[驰名商标]对我国驰名商标认定“双轨制”的法律考究与前瞻

王隽

内容摘要:近年来,通过司法与行政两条途径认定驰名商标,引起社会各界及企业的广泛关注,也成为了知识产权界关注的焦点问题。对于驰名商标认定的两条途径,存在着司法认定与行政认定效力高低的误读,本文从驰名商标保护的立法进程解读驰名商标司法认定、行政认定之区别,并阐述驰名商标的法律含义。

主题词:驰名商标 双轨制法律保护

引言

2007年6月,河南某消费者状告青岛某文具公司利用驰名商标进行不当宣传,事由是该公司生产的“白雪”修正液外包装上标有“中国驰名商标”的字样;同年,上海大学三名知识产权专业研究生在上海法院提起诉讼,状告广东“康王”驰名商标虚假宣传案。巧合的是该两起诉讼涉及的商标都是经司法程序认定的“驰名商标”,一时间,关于司法认定的驰名商标为“个案认定”,而行政认定不是“个案认定”;又有人说行政认定的驰名商标效力高于司法认定;行政认定的驰名商标可以宣传而司法认定的不能宣传,种种误读都曲解了驰名商标的确切含义。

一、我国驰名商标“双轨制”保护的由来

“驰名商标”(well-known marks或well-known trademark)从字面上理解,无非就是知名度很高的商标,但这只是表面上的理解,人们很难看到关于“驰名商标”的标准定义。在国际层面上,最早规定驰名商标的《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以下称为《巴黎公约》)第6条之2,但公约没有给出驰名商标的定义;国家层面上,我们也很少见到在商标立法中对驰名商标进行定义的。不论在国际条约还是国内立法中,人们更常见到的则是“主管机关”在认定驰名商标时应考虑的各种因素。对于“什么是驰名商标”这样一个最基础性的问题,在世界范围内至今尚无明确答案【1】。《巴黎公约》只笼统的指出驰名商标是那些在市场上享有较高声誉、为相关公众所熟知,并且有较强竞争力的商标。

1963年3月,全国人大常务会批准通过《商标管理条例》,但该条例并未有驰名商标相关的规定;1983年,我国颁布实施的第一部《商标法》及其《实施细则》同样没有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问题。

1985年,我国加入《巴黎公约》,为了防止摹仿、混淆国外某些驰名商标、知名商标,国家工商总局直接以《巴黎公约》为依据对国外某些驰名商标、知名商标以特殊的保护,但不进行驰名商标认定,对我们民族自有品牌也不公平。【2】

1996年8月14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布实施《驰名商标认定和管理暂行规定》,管理暂行规定的颁布使我国驰名商标的认定和管理从此步入法制化、规范化的轨道,初步确立“主动认定、成批公布”模式,并规定“商标局”是惟一的认定主体。

2001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通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域名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域名纠纷案件时,可以对注册商标是否驰名做出认定。

2001年12月10日,我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简称WTO),我国的驰名商标认定和保护体制开始与世界接轨。为履行入世承诺,2001年10月颁布《商标法》第三次修改,修改后的《商标法》明确将驰名商标保护写进商标法。

2002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通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商标纠纷案件时,可以对注册商标是否驰名做出认定。

2003年4月1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第5号令发布《驰名商标认定和保护规定》。同时废止《驰名商标认定和管理暂行规定》,确立了“被动认定、个案保护”的原则,符合国际潮流。

自此,我国现阶段形成以《巴黎公约》、《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驰名商标认定和保护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域名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法律法规、国际条约共同构成的驰名商标法律保护体系。

二、驰名商标认定“双轨制”的现状

(一)驰名商标的行政认定

1991年9月20日,在《管理暂行规定》颁布实施之前,经国家工商总局批准,由法制日报社、中央电视台、中国消费者报社联合举办首批“中国驰名商标”评选活动,评选产生十件“中国驰名商标”,分别是:茅台、凤凰、青岛啤酒、海尔、中华香烟、北极星钟表、永久、霞飞、五粮液、泸州酒,但这种评选方式与“中国名牌产品”评选方式雷同,加之获凭企业的后续广告宣传、媒体渲染,给人们造成一种错觉――驰名商标是一种荣誉,是公权力授予的利益。

1996年8月14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布实施《驰名商标认定和管理暂行规定》(以下简称《暂行规定》)。暂行规定第三条: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负责驰名商标的认定与管理工作。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认定或者采取其他变相方式认定驰名商标。该规定第四条规定:商标注册人请求保护其驰名商标权益的,应当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提出认定驰名商标的申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可以根据商标注册和管理工作的需要认定驰名商标。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认定的驰名商标,认定时间未超过三年的,不需重新提出认定申请。从此,我国的驰名商标认定开始采取主动认定为主、辅之以被动相结合的方式。该《暂行规定》规定商标局是认定驰名商标的惟一主体,并规定“认定时间未超过三年的,不需重新提出认定申请”,让人误读为驰名商标是有有效期的。在国际上,这种主动认定驰名商标的方式被认为将国外商标排除在评选范围之外,不符合《巴黎公约》“国民待遇”原则,因而备受国际质疑。但在我国的立法层次中,《暂行规定》只是部门规章。

另外,《驰名商标认定和管理暂行规定》中驰名商标的概念界定不符合《巴黎公约》的宗旨。《暂行规定》对驰名商标的定义为在市场上享有较高声誉并为相关公众所熟知的注册商标。也就是说,只有注册商标才有资格申请认定为驰名商标,而驰名商标的产生实质是国际上两种不同商标保护制度相互妥协的结果。【3】即,当某一商标在某一国家或者地区,被相关公众所知悉,而商标所有人没有在该国家或者地区申请注册,如果坚持“不注册,不予保护”的原则,对与商标所有人是不公平的,《巴黎公约》意义上的驰名商标就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而给予未注册且已驰名的商标的一种倾斜性的保护手段。

其次,《巴黎公约》第六条之二规定:商标注册国或者使用国主管机关认为一项商标在该国已成为驰名商标,已经成为有权享有本公约利益的人所有,而另一商标构成对此驰名商标的复制、仿造或翻译,用于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易于造成混乱时,本同盟各国应以职权——如本国法律允许——或应有关当事人的请求,拒绝或取消该另一商标的注册,并禁止使用。依照该规定,只有在发生复制、仿造或者翻译等侵权事件时才能启动对驰名商标的法律保护程序,也就是“被动认定,个案保护”。而《暂行规定》确立的是批量认定“主动认定为主,被动保护为辅”的原则,这种认定和保护模式带有浓重的行政色彩,容易使驰名商标在社会公众心目中被误解成一种荣誉,而忽略了它作为法律保护手段的实质,受到业内人士和国外权利人的质疑。

《暂行规定》的颁布实施客观上推动了我国驰名商标认定工作的发展,但《暂行规定》所确立的认定和保护模式,在社会公众中遭到部分曲解,曲解为驰名商标是一种荣誉,是一种提升品牌价值的手段,而忽略了它作为法律保护手段的实质,使得驰名商标的认定和保护一定程度上掺入了许多主观因素。

2003年4月17日国家工商总局发布实施《驰名商标认定和保护规定》,废止了《驰名商标认定和管理暂行规定》,新规定对驰名商标的定义《巴黎公约》相一致,不再局限为注册商标,同时删除了《暂行规定》中第三条、第四条的内容,新规定增加第五条“在商标注册、商标评审过程中产生争议时,有关当事人认为其商标构成驰名商标的,可以相应向商标局或者商标评审委员会请求认定驰名商标”。这样,对认定主体由原来的单一主体修改成两个主体,即商标局和商标评审委员会,同时没有排斥其他认定主体资格;对驰名商标的认定一改以往的“主动认定、批量认定”而采取“被动认定、个案保护”这一国际通行的做法,淡化了对驰名商标的管理,使我国驰名商标保护体系也进一步得到完善。【4】

截至目前,2007年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和商标评审委员会已认定驰名商标197件。包括商品商标183件,服务商标14件。其中的182件商标为中国内地企业所有,1件为香港特别行政区企业所有,2件为台湾地区企业所有,12件为外国企业所有。这些驰名商标中的130件由工商总局商标局在商标管理案件中认定,16件由商标局在商标异议案件中认定,其余51件则由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商标争议案件中认定。

(二)驰名商标的司法认定

在司法认定方面,人民法院从2001年7月起开始拥有对驰名商标进行司法认定的权力,驰名商标的司法认定结束了行政认定单轨制模式,同时确立了司法认定“被动认定、个案有效”的原则。

最高人民法院于2001年6月便在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域名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1)24号中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域名纠纷案件中,可以对涉及的注册商标是否驰名依法作出认定。

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终于在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2)32号中进一步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商标纠纷案件中,可以对涉及的注册商标是否驰名依法作出认定。

2007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统计,自2001年以来,我国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受理涉及商标的民事纠纷案件7200余件,通过案件审理依法认定驰名商标200余件。

至此,我国形成了驰名商标行政认定和司法认定的双轨制。

三、行政认定和司法认定之比较

(一)认定主体

《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五条规定,在商标注册、商标评审过程中产生争议时,有关当事人认为其商标构成驰名商标的,可以相应向商标局或者商标评审委员会请求认定驰名商标。驰名商标认定为两个主体即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最高人民法院在2002年1月通过的法释(2002)1号中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商标纠纷案件中,可以对涉及的注册商标是否驰名依法作出认定。商标民事纠纷第一审案件,由中级以上人民法院管辖。各高级人民法院根据本辖区的实际情况,经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可以在较大城市确定1-2个基层人民法院受理第一审商标民事纠纷案件”。法院认定驰名商标为中级人民法院及最高院指定的基层人民法院。

(二)认定效力比较

从驰名商标认定的终局效力来看,司法认定效力高于行政认定效力。尽管行政认定与司法认定都是事后个案认定,认定效力只在个案中产生直接效力。2005 年,国内首例法院判决撤销行政机关认定的驰名商标案件,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5)高行终字第122号《行政判决书》撤销商标评审委员会对“21金维他”驰名商标认定的判决。

《驰名商标认定和保护规定》第十二条规定,当事人要求依据商标法第十三条对其商标予以保护时,可以提供该商标曾被我国有关主管机关作为驰名商标予以保护的记录。所受理的案件与已被作为驰名商标予以保护的案件的保护范围基本相同,且对方当事人对该商标驰名无异议,或者虽有异议,但不能提供该商标不驰名的证据材料的,受理案件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可以依据该保护记录的结论,对案件作出裁定或者处理。不难看出,已被行政认定的驰名商标在寻求行政保护的案件中,对方当事人对该驰名商标质疑需要“提供该商标不驰名的证据材料”。而在法释(2002)32号中,“当事人对曾经被行政主管机关或者人民法院认定的驰名商标请求保护的,对方当事人对涉及的商标驰名不持异议,人民法院不再审查。提出异议的,人民法院依照商标法第十四条的规定审查。”,未要求对方当事人“提供该商标不驰名的证据材料”,只要提出异议,人民法院就依据商标法第十四条的规定审查。【5】

另外,在一些公司经过司法认定获得驰名商标后,也出现了一种说法,认为工商主管部门认定的驰名商标比法院认定的更有分量、更具权威性;在法院打官司认定的驰名商标与工商部门的行政认定不同,这种驰名商标只是临时性的,因此这些品牌虽然在本案中被认定驰名商标,但它与国家工商部门认定所获得的驰名商标是有区别的。其实,驰名商标的认定并不存在临时性或长期性的区别,我国的驰名商标认定无论是行政认定还是司法认定,都是以“被动保护、个案有效”为原则。

四、有关驰名商标的几个问题

(一)驰名商标的法律意义

驰名商标是根据国际条约及我国法律规定的法律名词,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春田认为,驰名商标仅仅是一种法律状态,而不是一种荣誉,驰名商标的意义在于法律法规、国际条约等对其的法律保护。【6】

首先是国际条约保护:《巴黎公约》第六条之二规定:商标注册国或者使用国主管机关认为一项商标在该国已成为驰名商标,已经成为有权享有本公约利益的人所有,而另一商标构成对此驰名商标的复制、仿造或翻译,用于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易于造成混乱时,本同盟各国应以职权——如本国法律允许——或应有关当事人的请求,拒绝或取消该另一商标的注册,并禁止使用。

其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驰名商标认定和保护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域名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对驰名商标的保护:具体体现在: 1、对抗恶意抢注,即将与他人驰名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在类似的商品上申请注册,且可能损害驰名商标注册人利益的,由国家工商总局驳回其申请;已经注册的自注册之日起五年内,驰名商标所有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予以撤销,但恶意注册的不受五年时间限制。2、对抗不同商品的相同(相类似)商标影响,即将与他人驰名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使用非类似的商品上且暗示该商品与商标所有人存在某种联系,从而可能使驰名商标所有人的权益受到损害的,驰名商标所有人可以请求工商机关予以制止。3、防止其它公司以驰名商标作为公司名称注册,即自驰名商标认定之日起他人将与该驰名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文字作为企业名称的一部分使用,且可能引起公众误认的,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不予核准登记;已经登记的,驰名商标注册人可以请求工商机关撤销。4、在电子商务中避免域名注册问题。5、在立案调查假冒驰名商标犯罪案件时,不受立案金额的限制。

(二)驰名商标与中国名牌

"中国名牌"是国家质检总局授权的"中国名牌战略推进委员会"对企业推荐的产品统一进行评价后,对达到评价要求的产品授予"中国名牌产品"的荣誉称号。不少人将“中国驰名商标”与“中国名牌”并列的原因,是因为在《驰名商标认定与管理规定》施行前,驰名商标认定与中国名牌的评选雷同,具有较多的行政色彩。然而规定修改后,驰名商标的认定已没有任何资格授予的含义【7】。

"中国名牌"的性质不同于驰名商标,它主要是授予企业一种荣誉,属于国家奖励机制的一部分。中国名牌的授予,更多地体现荣誉,企业透过此“称呼”装饰产品,博得消费者对产品的认可,是产品行销的利器。

(三)“驰名商标”能否作为商业荣誉进行宣传?如何宣传才能恰当合理?

截至目前,无论是法律、行政法规,还是司法解释对如何认定“中国驰名商标”都出台了较为细致的规定,但就如何合理宣传、怎样才是“适度宣传”没有明确规定。企业应该理性看待驰名商标,不宜做商业宣传,而应该把精力放在提高质量和服务上。

五、对我国驰名商标认定“双轨制”的前瞻

(一)平等认定、平等保护

1985年,我国加入《巴黎公约》即开始了驰名商标的认定和保护等方面的积极探索与实践,业已建立相对完善的驰名商标认定体系和法律保护体系,立法和实践都取得了巨大成就。

从实践看,行政认定的认定主体单一、专业性强、运作规范,且经多年的运作已确立了权威性;而司法认定在效率上更快捷,且在司法救济程序上具有终局性,但司法认定主体多,在各地法官素质参差不齐的现状下,影响公众对司法认定权威性的认识。鉴于此,2006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建立驰名商标司法认定备案制度的通知》,统一认定标准 加大保护力度。无论是行政认定还是司法认定,对“驰名商标”所蕴含的法律意义是一致的,对于已经生效的驰名商标认定,我国法律体系所确立的保护是统一的。

(二)国外的做法

在国际上通行的做法一般是把法院作为认定驰名商标的核心权力机构,实行个案认定、被动保护。但实践中各国依据本国法将此项认定权交由包括商标注册在内的其他权力部门时,并不会受到国际性规范的干涉。

根据1967年修订的《巴黎公约》第6条第2款规定:“本联盟各国承诺,如本国法律允许,应依职权或依利害关系人请求,对构成商标注册国或使用国主管机关认为在该国已经驰名,属于有权享受本公约利益的人所有的,用于相同或相似商品商标的复制、仿制或翻译,而易于产生混淆的商标,拒绝或取消,并禁止使用。”该条款所称“主管机关”应是成员国主管确定某商标是否为驰名商标,或主管实施驰名商标保护的行政、司法或准司法当局,并不局限于行政主管机关。同时,《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简称TRISP协议)中,第41条第4款对于行政的终局决定,以及在符合国内法对有关案件重要性的司法管辖规定的前提下至少对案件是非的初审司法判决中的法律问题,诉讼当事人应有机会提交司法当局复审。这样的规定实际上隐含着把法院作为具有认定驰名商标最终决定权的机构。

当然,也有国家同时存在主动认定方式,在不存在实际权利纠纷的情况下,有关部门在行政管理中出于预防或其他行政管理目的,对商标是否驰名进行认定。例如韩国、泰国的商标注册管理部门就掌握着一份自己主动认定的驰名商标名单(但不对外公开),作为日后审查时参考依据。【8】

总之,无论行政认定还是司法认定,采用“被动认定、个案认定”方式具有很强的针对性,也适用于行政机关或其它机关,同时也利于企业单位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故目前为西方多数国家所采用,也是国际上通行的做法。

参考文献:

[1]吴汉东等著:《知识产权基本问题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3月第1版;

[2]佚名 《浅议我国驰名商标的认定机制》

[3]黄晖 著:《驰名商标和著名商标的法律保护》,法律出版社2001年5月第1版

[4]张连波 杨振生 :《驰名商标司法认定研究》,载《中国法院网》

[5]宛华斌著:《驰名商标行政认定与司法认定之比较》,载《东方法眼》

[6]国廷斌著:《试论我国驰名商标法律保护体系的完善》,载《东方法眼》

[7]张志勇著:《驰名商标与中国名牌的区别》 载《品牌中国》

[8]吴汉东主编:《知识产权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7月修订版

作者系德衡律师集团事务所一般合伙人

one joke

每周一笑


[轻松一刻]经典回答

法官:“为什么你要欺骗那些相信你的人?”

被告:“因为要想欺骗那些不相信我的人,根本办不到,法官先生。”

本周刊内容不构成德衡律师观点或建议,仅作参考。如果您不再希望收到周刊,请点击退订。
http://www.de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