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金融业务中心

王鹏、原正:数字人民币涉及经济犯罪的法律思考

发布日期:2020-05-08
王  鹏

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原  正

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

律师助理



近日,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研发的进展引起了社会的普遍关注。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相关负责人表示,数字人民币研发工作正在稳妥推进, “目前,数字人民币研发工作正在稳妥推进。数字人民币体系在坚持双层运营、M0替代、可控匿名的前提下,基本完成顶层设计、标准制定、功能研发、联调测试等工作,并遵循稳步、安全、可控、创新、实用原则。当前阶段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及未来的冬奥场景开展内部封闭试点测试,以不断优化和完善功能。”      


数字人民币即中国人民银行尚未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即“数字货币电子支付”(简称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区别于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支付手段,数字人民币是一种法定货币,具有无限法偿性、可控匿名性、国家信用背书等特性,其与现金无差别,可代替M0(特指现金和硬币),支持双离线支付和交易;从使用场景上看,数字人民币不计付利息,可用于小额、零售、高频的业务场景,相比于纸币没有任何差别。


在中国,M0指的就是在社会上流通,可立即使用的现金,存在银行的钱也不算,只有看得见摸得着的纸币和硬币才算, DC/EP 要替代的正是这种现金。而 M1 则是在 M0 的基础上,加上活期存款。M2 的范围更广,不仅包含了 M1,任何可能成为现实购买力的货币形式都包含在内。除了银行定期存款和储蓄存款,像我们放在余额宝和微信零钱这类第三方支付平台里的资金,其实都算是 M2。如下图所示:



相比于传统纸币,数字人民币除了发行成本低,交易更便捷的优势外,在现代金融管理及社会管理方面结合现有的刑事体系下,可做如下思考:


一、杜绝假币泛滥,减少假币相关偷盗及诈骗犯罪,但判定“克隆币”是“假币”需要更多讨论


“现有的纸币和硬币存在很多的缺点,例如印制发行成本高、携带不便等,因此存在数字化的必要性。”中国社会科学院投融资研究中心主任黄国平表示。货币作为一般等价物也需要材料制作加工。无论是古代的金锭、银锭和铜板,还是今日的纸币和硬币,都需在资源、材料和制作手段及防伪技术上费心思。而数字人民币一旦启用,会极大节约造币所需各项成本。


在目前昂贵的防伪手段的护航下,有关假币的犯罪层出不穷。《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关于假币的罪名规定有第151条第1款走私假币罪、第170条伪造货币罪、第171条第1款出售、购买、运输假币罪、第171条第2款金融工作人员购买假币、以假币换取货币罪、第172条持有、使用假币罪及第173条变造货币罪。但假币犯罪也不仅仅局限于此,利用制造假币的信息进行诈骗犯罪的案例也比比皆是,严重破坏了社会管理秩序。


从数字人民币的发行模式上看,数字人民币没有实体,不需要就实体进行防伪,其发行模式见下图:


图 1:DC/EP数字货币总体架构(来源:人民币历史性变革真要来了?央行刚刚发声!万亿市场或引爆,脸书夜放大招!21世纪经济报道[1]


图 2:数字货币双层运行体系(来源:wind,中信建设,“银行金融科技”系列深度之四,数字货币对商业银行的影响[2]


数字人民币的技术手段,穆长春也曾明确表示“央行层面应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如区块链)”2020年2月,央行数研所区块链课题组在《中国金融》上发表署名文章指出,不建议基于区块链改造传统支付系统。数字人民币的科技手段使得其复制性和伪造难度极高,数字人民币造假难上加难,极大的保障了人民币的安全,维护了我国金融管理秩序。


虽然数字人民币本身被伪造难度极高,但其在交易过程中并非100%安全。针对目前公开知晓的情况,数字人民币支持双离线支付。这种离线支付模式,在支付宝和微信都已经实现,但均要求收款方在线,并将离线的付款信息传到平台服务器终端进行校验。而数字人民币的双离线模式,据参与研发的支付宝透露,在收付双方都离线的情况下,就先记账,等能做安全验证时再扣款。这意味着,双离线支付模式面临着更高的安全风险,有人可能利用当中的时间差进行犯罪,比如将同一笔数字人民币重复花几次,本质上讲就是克隆假币,但在现实中需要制造假的人民币,在线上世界只要复制数字人民币的核心数据就行,在电子货币行业内,俗称“双花问题”。


“双花问题”本质上是伪造人民币,侵犯的是国家对货币管理制度,深层次说更是侵犯了人民币的公共信用,是对国家主权的一种侵害。因此,如何通过技术性手段防止“双花问题”也是数字人民币面对的不得不解决的一大挑战。


数字人民币究其本质是被储存的数字代码,代码的生成具有极大的随机性和不确定性,在技术手段上,无法做到类似传统假币制造般预先制造假币出来。上文所述的各种假币犯罪,法理基础都是在有可被制造的“假币”基础上,有实际存在且可被模仿制造的人民币就会有被仿制的假币,但目前数字人民币的虚拟性,导致可被模仿的货币并非存在实体,仿制出的虚假代码是否算作“假币”,“克隆币”在本身上与真的数字人民币都是有效的电子数据,这是否算作假币?毕竟数据本身都为真,在何种程度上判断其“假”,需要在将来数字人民币揭开神秘面纱后更多的讨论与研究。


二、数字人民币“可控匿名性”的利与弊


数字人民币代替的是M0,保留了现金的匿名性、便利性等条件,但由于其技术的天然特性,使得“匿名性”存在可控的区间,这对打击经济犯罪至关重要,但同时也是把双刃剑。


在打击经济犯罪方面,由于数字人民币的每一笔钱都有迹可循,极大的压缩了洗钱犯罪、恐怖集资犯罪及贪污犯罪的生存空间。


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规定的洗钱罪,将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的违法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通过各种手段掩饰、隐瞒其真实性质,使其在形式上合法化。洗钱行为通常分为三个阶段,即处置阶段、培植阶段和融合阶段。目前最容易被侦查到的阶段是处置阶段,即犯罪收益刚被投入到清洗系统的过程,但洗钱行为的复杂性,及其培植阶段复杂、多层的金融交易行为,具有极强的隐蔽性,使得打击难度大增,无法及时发现洗钱线索,更无法及时遏制洗钱行为。而数字人民币的“可控匿名性”的作用正体现于此,每一张数字人民币都有自己的代码,每一次数字人民币的交易都有自己的影子,每一次流通都可以追源溯流,因此只要洗钱的上游犯罪行为被侦查到,其犯罪所得的每一笔流向都可被侦查到,无论设计多么复杂的培植过程,犯罪所得都不可能被披上合法外衣,每一笔“肮脏的收益”都会被打出原形。


同时,与洗钱犯罪相关的《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规定的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及第三百四十九条规定的窝藏、转移、隐瞒毒品、毒赃罪都将会因数字人民币的发行而出现改变。数字人民币交易的可追踪性导致一旦上游犯罪被查实,犯罪所得将难以隐藏。


同理可得,类似于恐怖集资、贪污受贿等违法犯罪活动的生存空间也被急剧压缩,《刑法》第395条第1款规定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或将成为历史。


虽然数字人民币在打击犯罪上力度极大,但其“可控匿名性”的特征也或将成为侵犯公民个人隐私的双刃剑。由于每一笔数字人民币的交易都会有迹可循,使得个人的消费交易记录等于公布于众,使用现金交易的隐匿性也不复存在。现代社会中,对隐私权的保护难能可贵。民法学家王利明先生认为隐私权是自然人享有的对其个人的、与公共利益无关的个人信息、私人活动和私有领域进行支配的一种人格权。美国也在1974年制定了《财务隐私权法》,也对个人的财务信息进行了立法层面的保护。作为目前最为成功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其在设计之初,创始人“中本聪”期望通过使用无限量的可以自由生成的交易地址来实现用户的匿名和交易的不可追踪,从而实现较强的隐私保护。然而,由于区块链数据的公开性,因此通过分析大量的交易和网络数据,可以设计各类去匿名方案,区块链上的匿名与隐私性保护面临极大的挑战。类比于数字人民币,前文提到了其“可控匿名性”对于打击各类犯罪的优势,但保护交易的不可追踪性也是M0(现金和硬币)交易本身意义所在,如何平衡两者,是数字人民币无法躲避的挑战。


在数字人民币推行之后,个人财务信息的隐私除非是基于信息当事人的同意,否则一般基于为了维护公益上的必要,这就是上文提到的保护社会秩序、打击犯罪的层面而被同意获取。是否出于公益上的必要不能由非金融机构或第三人自行判断,通常必须有赖于法律来制定客观的标准。法律要求揭露个人财务信息资料,是强制性的规定,此时银行等金融机构揭露资料并不违反其保密义务。但在何种程度上允许信息的披露,则是未来立法层面需要审慎考虑的问题。


 数字人民币作为一种崭新的支付工具,会彻底改变目前的支付格局,更对国际经济社会产生不可小觑的影响。但数字人民币带来千万种好处的同时,其弊端也更值得引起深思,最起码在很长一个阶段内,数字人民币将与M0共存,完全无现金社会还需要更多的讨论与规范。数字人民币的造假打击与匿名性追踪的严格把控,还需要包括《刑法》、《人民币管理条例》等相关法律的及时修订与全面支持。


注释:

[1] 网址链接: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relnews/us/2020-04-17/doc-iirczymi6936396.shtml

[2] 网址链接:http://istock.jrj.com.cn/article,yanbao,30795012.html



或许您还想看

王鹏:毒品类犯罪辩护要点系列(一)

刘海勋、王鹏:毒品类犯罪辩护要点系列(二)

王鹏、徐岩:“涉税犯罪”辩护那些事

王鹏、张昌禄:刑事案件中律师使用电子数据证据的现实困境与展望——由朴某某职务侵占罪辩护说起

张贞生、迟海鸣、王鹏、孙萌:虚开罪二审欲翻盘?看看案件诉讼逆转机率有多少

王鹏、顾振邦:虚开增值税发票罪无罪的辩护要点

王鹏、顾振邦:“套路贷”到底玩什么套路

王鹏、顾振邦:“三角型”的“虚开”案件是否构成犯罪 ——从一起“虚开”案件检察院不起诉说起



王鹏,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税法业务部主管合伙人,山东政法学院法学学士,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刑事辩护专业硕士。王鹏律师有深厚的刑法、经济法律理论基础和丰富的办案经验,并富有创新精神。执业以来,承办了数百起诉讼与非诉讼案件。擅长刑事辩护,尤其擅长涉税犯罪、职务犯罪、经济类犯罪的辩护,成功办理过多件检察机关不起诉案件,公安机关撤销的案件,受到客户的好评。同时,对税务筹划、税务行政处罚等法律法规有深入的研究,税务行政与刑事交叉案件、商事纠纷及与刑事相交叉的纠纷案件颇为专长。


联系方式

手机:18605320300、18600102993(微信)

邮箱:wangpeng@deheng.com



原正,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重庆大学法学硕士,专注刑事业务和税法业务,擅长于涉税刑事案件处理。


联系方式

手机:15953257625

邮箱:yuanzheng@deheng.com


质控人:张景盛  银行、保险与融资业务中心副总监、银行专业委员会主任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后台留言联系小编

金融业务中心

  • 贾晓钧

    总监

    银行,特殊资产业务,环境资源

    更多 》

  • 陈燕红

    执行总监

    金融,银行,保险

    更多 》

  • 江波

    管理总监

    银行专业委委员会,公司并购,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

    更多 》

  • 徐宇辉

    副总监

    复杂商事争议,大资管,特殊资产业务

    更多 》

  • 陈健民

    副总监

    金融刑事,复杂商事争议,大资管

    更多 》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鲁公网安备 37020202000804号     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