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选择语言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基金信托与财富管理业务中心

施婷婷:公司债务,未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要不要承担补充责任?

发布日期:2020-07-27
施婷婷

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

联席合伙人



股东出资认缴制是公司法明文确定的制度,即股东只在认缴范围内对公司(以下所称公司均指有限责任公司)承担出资义务,并且由股东自行约定出资期限。而在公司股东约定的出资期限尚未到期的情况下,公司债权人能否要求该类股东在未缴出资范围内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即债权人能否主张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成为近年来债权人与公司股东之间纠纷频发的矛盾点。



一、股东的期待利益与债权人的期待利益


按照我们对公司法人的一般理解,公司和股东原是互相独立的两个主体,公司以其独立的法人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公司的债务与股东个人无关。不过在公司对外负有债务、无力清偿而股东又有认缴资本尚未缴足的情况下,股东是否还可以置身事外,目前各地法院在审判、执行程序中均存在着不同的操作。


1、股东的期待利益优先


这种观点认为,股东的出资期限是公司章程中列明并公示的,股东对于其出资利益的期限并不因公司对外负债而消灭,除非公司破产清算,否则不应轻易剥夺股东的出资期限利益。并且股东未履行的出资在性质上是公司的一笔应收帐款,是公司的一笔债权,如果在公司未进入破产清算阶段时,就对公司的某一债权人进行清偿,存在损害公司其他债权人利益的可能。


对应案例: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8)沪0115民初42084号,“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法院应予支持”。此规定关于“股东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均系指根据法律规定或者约定已经负有缴纳出资义务的情形,即出资义务期限届满的情形(对司法解释三进行了扩大解释)。2017年3月20日被告育星公司的《章程修正案》记载股东的出资额于公司登记之日起十年内全部缴足。原告提起本案诉讼时,被告孙君、被告徐志晔在育星公司章程中认缴的出资期限均未届满,而且本案并不具备强制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事实前提,因此,本案并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第二款条文的适用要件。”


2、债权人的期待利益优先


这种观点认为,对公司进行出资是股东的法定义务,而出资期限是公司股东对出资进行的一种安排,是内部的约定,不能对抗法定的义务。就《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第二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追加未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作为被执行人的规定,应作直接适用。


对应案例: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鲁03民终4269号,“本院认为,王强作为山东恒东公司的原股东,涉案债务系发生在其作为山东恒东公司股东期间,故王强是否应在其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就涉案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实际系关于股东出资义务提前加速到期情形的适用问题。虽然公司股东基于公司资本认缴制度享有分期缴纳出资的期限利益,但在公司丧失债务清偿能力的情况下,股东提前履行出资义务,能够有效提高公司的偿债能力,保证债权人的合法利益。”


3、从统计数据看审判实务


以2017年1月1日起至2020年6月30日于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到的涉及未届认缴出资期限股东追加的100个随机选取案例为样,统计判决/裁定结果数据如下:


追加情况

审查程序

股东承担责任

股东不承担责任

一审阶段

9

21

二审阶段

5

6

执行阶段

27

32

合计

41

59


从上述统计结果来看,先不论个案的具体情况,法院总体上对未届认缴出资期限的股东,呈现的是“爱恨交加”的均衡对立态度,可见司法实践中不同法官在法条理解和法律适用上的巨大差异。


二、《九民纪要》关于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最新裁判思路


近期备受关注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简称《九民纪要》)在第6条【股东出资应否到期加速】中明确了在注册资本认缴制下,股东依法享有期限利益。债权人以公司清偿到期债务为由,请求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两种情形除外:一是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人民法院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已具备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二是公司债务发生后,公司股东会决议或以其他方式延长股东出资期限的。


按照《九民纪要》的最新裁判思路,总体是支持股东期待利益优先的。在审判阶段,除非是股东恶意逃避出资义务,企图通过延长出资期限使得债权人的期待利益落空,否则股东还是比较安全的。在执行阶段,也要先对公司进行第一顺位的执行,执行不到财产,才可以追加未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为被执行人,从程序上来说,未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处于司法程序的最后一个环节,相比此前不少在审判环节直接判决股东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案例,《九民纪要》第6条的规定已经对股东友善了不少。


《九民纪要》裁判思路可能尚须一段时间才能在司法实践的判决/裁定结果中显现出广泛的指引作用,但必然对统一未届认缴出资期限的股东责任认定,平衡公司债权人、股东、公司三方利益主体之间的关系,具有重要意义。


三、结语


通过以上分析可知,债权人与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之间关于公司债务承担问题的博弈,核心始终是两方利益平衡的问题。对债权人而言,主张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确实可以在公司无法清偿债务、实则已满足破产条件的情况下,尽快实现债权,达到和公司破产相同的效果,但却比破产程序更加快速、简单;但对股东而言,提前缴纳出资无疑会影响到其个人的现金流,不利于资本的流动和市场的发展,还打破了公司自治的基本原则,因此,在不同的当事人主体、不同的区域环境、不同的法官价值取向差异下,裁判结果不尽相同也就不难理解了。


就笔者个人观点而言,随着《九民纪要》影响力的逐渐显现,在审判阶段,非到期延期情况下,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无须对公司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在执行阶段,在穷尽对第一顺位公司的执行后,方可追加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为被执行人,且其仅承担以未出资金额为限的赔偿责任,这应当是主流的裁判思路。

基金信托与财富管理业务中心

  • 黄贤文

    总监

    财富管理,信托,保险

    更多 》

  • 孙甜

    管理总监

    财富管理,商事争议诉讼

    更多 》

  • 孟庆君

    副总监

    基金信托,大资管,商事争议诉讼

    更多 》

  • 施婷婷

    秘书长

    财富管理,公司争议解决,企业法律顾问

    更多 》

网站简介    |     法律声明    |     联系链接    |     本站产品    |     联系方式    |     自助服务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鲁公网安备 37020202000804号     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