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选择语言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政府法律事务中心

靳阳、杜鹏、龚卓 | 人发走私系列谈之二:从一份无罪判决谈人发进口中的走私风险防范

发布日期:2021-02-05
靳  阳

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

高级联席合伙人


杜  鹏

山东德衡(青岛自贸区)律师事务所主任


龚  卓

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

执业律师



人发走私系列谈一中,笔者选取办理人发进口走私案件中,当事人及家属常提出的十个问题作出解答。本篇是人发走私系列谈的第二篇,先来看一起真实的案例。



基本案情


荣某公司主要经营国际运输与报关进口业务,2013年7、8月,荣某公司的经理刘某联系到张某和白某合作代理进口人发业务,并约定由刘某代理进口张某、白某等人在巴基斯坦等国收购的人发,刘某负责上述人发的国际运输与报关进口,并收取每公斤40元左右人民币的费用。人发清关后由张某、白某向刘磊支付相关费用后运往河南销售。经西安海关查证,自2013年9月17日至2014年5月20日,荣某公司共进口人发31票,共计128.6595吨。经深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工业品检测技术中心再生原料检验鉴定实验室认定,荣某公司2014年5月20日委托陆海恒利公司在报关单900520141054102993项下货物进口向西安海关申报进口人发4626公斤为废人发。


这一起案件的审理过程可谓一波三折,当事人面临的刑罚也发生了重大变化。



笔者先带您分析本案的几份判决。


一、第一次审判,为什么判处了刘某有期徒刑六年?


在本系列第一篇《人发走私十问》中,笔者介绍过,“未经加工的人发;废人发(不论是否洗涤)”属于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走私进口废人发,就可能构成《刑法》第一百五十二条规定的走私废物罪。


第一次审判中,法院认定刘某自2013年9月17日至2014年5月20日进口的31票,共计128.6595吨货物都是废人发。


根据相关司法解释,走私废人发数量超过二十五吨,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单位存在以上情形的,对单位判处罚金。


因此,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陕01刑初121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单位荣某公司犯走私废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被告人刘某犯走私废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违法所得依法继续追缴。


二、发回重审之后,为何改判无罪?


发回重审后,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单位荣某公司及被告人刘某以伪报品名、税号形式逃避海关监管走私进口废人发的事实不清,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起诉书指控被告单位荣某公司及被告人刘磊走私的人发是废人发。


主要原因有两点:


第一、客观方面,除2014年5月20日当场查获的最后一票人发有证据证明是废人发外,没有证据证明之前进口的30票人发也是废人发。


1、从2013年9月17日荣某公司及被告人刘某开始从事代理人发进口业务到案发前,荣某公司及刘某还进口人发30票。该30票人发均经西安海关查验后加盖“验讫”章后放行。西安海关的这种验讫放行行为表明荣某公司及刘磊所进口的人发符合海关申报的税则号列。


2、此前的30票人发均经海关查验后予以放行,人发均已销售。作为涉案的关键物证人发灭失,已无实物,不能以最后一票经检验确认为废人发的检验结论来推定之前进口的的所有人发也是废人发。


3、本案相关证人证言也仅能证明之前进口的30票人发与最后一票人发外型上有差异,不能证明之前进口的人发就是废人发。


第二、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告单位荣某公司及被告人刘某存在进口国家禁止进口的废人发的主观故意。


1、此前进口的30票人发已经全部查验合格放行,海关作为行政执法机关,其所作的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具有确定力、拘束力。荣某公司和刘某进口的前30票人发均经过西安海关查验后予以放行,就表明西安海关对上述30票人发合法性的认可。海关8个月的查验放行行为使得荣某公司和刘某本人对所进口的人发与其申报的税则号列的“经梳理或其他方法加工”的人发产生了合理依赖,并据此始终认为其所进口的人发是已经过梳理、加工的人发而非废人发。


2、结合其他证人证言以及在案证据综合考虑,刘某对进口人发过程的供述不存在细节性矛盾。


综合以上原因,重审判决认为劳某公司以及刘某不具有走私废物的主观故意,撤销原判,改判无罪。


刘某最终获得了无罪,但是已经经历了太多,先是2014年6月18日因涉嫌犯走私废物罪被西安海关缉私局取保候审,2015年6月23日又被西安海关缉私局刑事拘留,直到2018年5月14日获得无罪判决,已经被关押了超过两年十个月。


三、案件带来的警示:如何避免行业风险?


通过这起案件,也给从事人发进口的经营者以警示。笔者为相关从业者提出以下合规建议:


(一)充分了解海关政策法规


对于人发进口,海关有着严格要求。“未经加工的人发;废人发(不论是否洗涤)”属于禁止进口的废物。而“经梳理、稀疏等方法加工的人发”则属于可以申报进口的正常货物。


那么,何为“梳理等方法加工”?根据相关规定,该品目中“未经加工”的含义是指未经简单洗涤以外的加工,包括稀疏、染色、漂白、卷曲或为制作假发进行的加工,及按发根和发梢进行整理,因此,海关禁止进口的仅为完全未经加工或者仅经过简单加工洗涤的人发以及理发产生的废人发,对经过加工处理的人发,如果认为只要买回来可以利用,或者认为只要分拣、清洗过,就不属于废人发,则不符合海关规定。


企业和经营者应当增强合规意识,对于人发相关的监管措施以及归类规则进行重点学习。在经营中遇到困难和问题,可以咨询专业人士,也可以及时与海关沟通。


(二)正视不规范操作可能引起的严重后果


在人发进口行业中,存在着低报价格、伪报品名、夹藏进口等不规范行为。而这些行为,不是说打打擦边球,被海关发现了可以补税、罚款就行,而可能引起严重刑事后果。


除了本案中的走私废物罪之外,已经有不少进口废人发触犯走私普通货物罪被判刑的案例。



(三)加强审查与追踪交易对方


本案中,刘某表示,要求外商提供的是经梳理、加工的头发,但是进口的货物却被海关鉴定为废人发。


对于进口商而言,应当增强防范意识,注重对于供应商的筛查。关注行业新闻,对于曾经有过违规事实的供应商谨慎合作。对于有意建立合作关系的供应商(尤其是境外供应商)进行实地考察,从源头上对货物进行把握,避免“稀里糊涂”的遭遇法律问题。


(四)注意文书的签订,留存好书面材料


本案刘某无罪的理由,就是不具有走私的主观故意。主观故意的认定对于罪与非罪的认定至关重要,但是,一旦涉案,如何证明自身确实没有走私的故意,却非常困难。笔者在此提示相关企业,在与供应商的日常业务交流中,一定要明确表示自己所需货物的品质以及特征,并且保存相关的业务邮件、聊天记录等证据,一旦爆发法律风险,这些证据可以用以证明自身确实没有欺瞒海关的故意。


(五)出现问题后,寻求专业律师帮助


通过刘某案例的分析,可以看出此类案件存在很大的辩护空间,“有期徒刑六年”和“无罪释放”之间只是法院对于主观故意的认定不同。这也提示相关从业者,一旦遭遇刑事风险,应当第一时间委托专业的律师,合法合规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切不可迷信所谓的“关系”。



团队案例展示


案例1

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涉嫌低报价格走私普通货物案,涉案人数众多,海关认定偷逃税额近2000万元,引起行业广泛关注。2019年5月,经过团队介入后的高效专业辩护,公司总经理等三名当事人全部不批捕,依法办理取保候审。 


主办律师:史东海、杜鹏


案例2

某电商公司涉嫌走私普通货物案,涉案金额巨大,经过团队努力,2019年7月当事人袁某在被拘留期间即将届满之时,成功向缉私部门争取到取保候审。2020年7月成功实现不起诉。


主办律师:杜鹏


案例3

2019年1月,杨某因涉嫌向走私分子收购走私进口的食糖,涉案数额和偷逃税额巨大,被海关缉私局刑事拘留。经过律师成功辩护,检察院决定对杨某不批捕,依法办理取保候审,后被判处缓刑。


主办律师:靳阳、池金女


案例4

青岛某实业公司走私普通货物案。某海关缉私局认定青岛某实业公司涉嫌低报价格进口货物逃税约300万元,法人代表赵某和业务经理刘某拘留,扣押资金250万元。团队律师介入后,认为该公司不构成犯罪,经过积极辩护,检察机关决定不批准逮捕,赵某刘某均依法取保候审。之后,律师继续为该公司及当事人做无罪辩护,检察机关对该案决定不起诉。


主办律师:史东海、董继发


案例5

蒋某涉嫌走私普通货物案。2019年9月,某某法院依法对蒋某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本案为伪报瞒报走私进口衣服、化妆品、美容仪器、生活用品等货物的的单位犯罪案件,涉案金额巨大,业内广泛关注。经过律师成功辩护,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主办律师:史东海、池金女



 

 

或许您还想看

杜鹏:海关业务律师眼中的iphone X

案例解读系列二 | 靳阳:擅自销售“进料加工”保税货物的性质认定

案例解读系列七 | 靳阳:走私案件中,涉案货物不是定罪量刑的唯一标准

史东海、靳阳、杜鹏:边民互市系列谈(一)| 边民互市36年来发生了什么?

史东海、靳阳、杜鹏:边民互市系列谈(二)| 十个问题看“边民互市通关走私”判决关注点和争议点

史东海、靳阳、杜鹏、王胜玫:10个问题读懂外商自带车

史东海、杜鹏、靳阳、赵曦 | 海上走私系列谈之一:海上走私案件特点一览

史东海、靳阳、杜鹏、闫寒 | 海上走私系列谈之二:海上走私案件的程序性法律问题分析

史东海、靳阳、杜鹏、王胜玫 | 海上走私系列谈之三:同个案件,不同命运——海上走私涉案主体那些事

史东海、杜鹏、靳阳、池金女 | 海上走私系列谈之四:海上走私案件涉及罪名分析

史东海、靳阳、杜鹏、龚卓| 海上走私系列谈之五:海上走私案件常见律师辩护点

史东海、靳阳、杜鹏、池金女 | 海上走私系列谈之六:海上走私行为的延伸罪名

龚卓、靳阳、杜鹏:头发丝儿上的犯罪——人发走私十问


作者简介

靳  阳

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联席合伙人,从事法律工作20余年。

靳阳律师原任职于中国海关某缉私局,从事律师工作以来以刑事辩护业务为中心,以企业法律风险防控为主要发展方向,曾办理了和正在办理重大走私类等经济犯罪案件,致力于服务好每一个客户。


手机:13696312133

邮箱:jinyang@deheng.com

杜  鹏

山东德衡(青岛自贸区)律师事务所主任

海关任职12年,多次参与全国海关重大活动,具有丰富的海关稽查等执法经验,带队进行过2000余次海关执法。致力于为进出口企业提供走私犯罪辩护、海关执法应对、AEO认证辅导、关务合规体检等涉海关业务。


已为某世界500强企业、某中国500强企业以及数家全国行业龙头外贸企业提供涉海关法律服务。代理某汽车走私大案,当事人成功实现不批捕;代理某电商走私案,成功在黄金37天内实现取保候审。代理某大型企业集团走私汽车案,大幅降低企业负责人刑罚;参与辩护的数宗案件入选海关年度打击走私十大案件。


主办的某橡胶企业并购等项目入选中国橡胶工业年度十大新闻。受多家国字号协会、商会等机构邀请多次参加全国性的进出口法律论坛、交流活动,发表主题演讲。


手机:13929933711(广东,微信号)
邮箱:dupeng@deheng.com

龚  卓

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龚卓律师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加盟德和衡之前,在海关缉私局法制部门工作多年,长期从事办案及法制工作,具有丰富的走私案件办理经验,多次因成功侦办海关总署挂牌督办案件而立功受奖。法学功底扎实,曾参加全国海关缉私法制技能比武并取得优异成绩,并曾担任某海关缉私局主办侦查员遴选考试命题组成员。 加盟德和衡后,专注于重特大走私犯罪案件辩护工作,参与辩护的多起案件取得良好效果。业务能力突出,工作认真负责,广受客户及同行好评。


手机:18964028223

邮箱:gongzhuo@deheng.com


质控人简介

金  耀

高级合伙人
跨境贸易与自贸区业务中心总监

jinyao@deheng.com

政府法律事务中心

  • 林倩

    中心总监

    海关法律,自贸区与跨境电商,争议解决

    更多 》

  • 李涛

    执行总监

    海关事务

    更多 》

  • 姜晖

    副总监

    城镇更新与征收拆迁,矿产资源,企业重组与破产

    更多 》

  • 栗继东

    副总监

    土地法,合同,建设工程

    更多 》

  • 王玉增

    副总监

    更多 》

网站简介    |     法律声明    |     联系链接    |     本站产品    |     联系方式    |     自助服务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鲁公网安备 37020202000804号     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