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公司业务中心

姜松炎:两面夹击下的股东期限利益——公司能否请求股东出资加速到期

发布日期:2021-04-25
姜松炎

北京德和衡(青岛)律师事务所

联席合伙人



我国实行公司注册资本认缴制,除法律另有规定外,股东可通过公司章程自主约定注册资本总额、全体股东(发起人)的首次出资比例、出资方式、货币出资比例以及缴足出资的出资期限。因此,在注册资本认缴制下,股东对认缴的出资享有期限利益。而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并非是对股东期限利益的否定,仅是股东期限利益的例外。在司法实践中,常见的是公司债权人请求股东出资加速到期,那么除债权人外,公司是否有权要求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呢?

图片





一、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法律规定




关于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目前只有破产及清算两种情形下有法律的明文规定,即《企业破产法》第35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管理人应当要求尚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的出资人缴纳所认缴的出资以及《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22条规定的公司解散时,股东尚未缴纳的出资(到期应缴未缴及尚未届满缴纳期限的出资)均应作为清算财产。





二、九民纪要对于债权人请求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规定




除上述两种情形外,在司法实践中最常见的、讨论最多的情形就是公司债权人能否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请求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即公司债权人能否请求公司股东出资加速到期。针对该种情形,九民纪要第六条规定了两种加速到期的情形,一种是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人民法院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已具备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另一种是在公司债务产生后,公司股东(大)会决议或以其他方式延长股东出资期限的。此后,债权人何种情况下可以请求公司股东出资加速到期便有了参考。





三、公司请求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司法实践




公司不是自然人,是法律上拟制的“人”,其意志的形成需要通过组织机关所产生。另根据《公司法》第25条规定,出资时间属于公司章程的记载事项,《公司法》第43条规定,修改章程需要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根据上述规定,如果公司要求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则需要股东会形成修改出资期限的决议。但公司法并没有规定股东会有权缩短股东的认缴期限,因此在司法实践中,对于股东会是否有权要求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存在很大的争议,主要有三种不同的观点,笔者归纳为有效论、附条件有效论、绝对无效论。


图片
有效论


该观点认为,修改出资时间属于修改公司章程,除章程另有规定外,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表决通过则合法有效。


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法院在(2020)鲁0211民初1798号案件中认为:依据公司章程的规定修改公司章程应由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表决通过,本案中,中以永丰占据原告80%的股份,享有80%的的表决权,中以永丰公司同意修改认缴出资时间(从2055年提前至2019年),已经达到了公司章程中所规定的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表决通过,因此本院认为,原告此次公司章程的修改合法有效。


——青岛阿兹丽亚园艺有限公司与山东红梅园艺科技有限公司股东出资纠纷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2020)京01民终5002号案件中认为: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对于股东以股东会决议的形式修改公司章程,变更股东缴纳出资期限,并无限制性规定,《薇安俪公司章程》亦没有需要全体股东一致同意的约定,故在薇安俪公司股东会召集、表决程序符合公司法以及公司章程规定的情况下,不应仅因修改股东出资期限未经全体股东一致同意,即否认相关决议和章程修改的法律效力。


——高明远与北京薇安俪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股东出资纠纷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20)浙01民终8459号案件中认为:案涉股东会决议关于出资期限变更、免去王庆海监事职务等内容经代表80%表决权股东刘丰春、曲秀云签字同意,且决议内容为全体股东同比例提前出资,并未损害王庆海利益,符合法律、行政法规以及《一扇门公司章程》的规定。


——王庆海、一扇门控股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在(2019)沪0115民初30311号案件中认为:我国对公司实行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股东对其认缴出资额、出资方式、出资期限等自主约定,并记载于公司章程。系争决议变更股东出资期限,该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原告认为出资期限不适用资本多数决原则,该主张缺乏依据,亦与决议内容是否无效无关。


——邵旭斐与上海着礼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


其他持有类似观点的案例: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9)沪01民终517号案件、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9)沪02民终2759号案件、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19)苏0106民初8366号案件、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苏05民终10091号案件、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粤01民终320号案件、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浙03民终2315号案件、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2020)浙0304民初4452号案件、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豫03民终613号案件、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闽01民终3140号案件、福建省福州市马尾区人民法院(2020)闽0105民初147号案件、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区人民法院(2019)赣0802民初286号案件、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宁02民终668号案件、四川省彭州市人民法院(2019)川0182民初3949号案件、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湘01民终11968号案件等。


图片
附条件有效论


该观点认为,对于认缴制下的出资期限,股东具有一定的期限利益,未经全体股东同意时一般不应轻易修改。出资期限提前涉及到股东基本利益,故只有当公司具有合理性和紧迫性的正当理由,且对股东的出资金额和期限要求合理的情况下才能要求股东提前出资,即目的与手段符合正当比例。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9)鲁02民终8279号案件中认为:在注册资本认缴制下,公司要求股东短期内出资,应有正当的出资理由,出资金额和期限的确定也应合理。现有效证据可证明好护视公司的控股股东杜世东在案涉股东会会议召开时已明确表示公司不经营,在本案中亦并未举证证明为了公司利益、合法商业目的修改公司章程关于提前出资的约定,不能证明要求股东提前出资的合理性和紧迫性,对此李美霖亦明确表示反对,在此前提下案涉2018年7月9日股东会决议系公司控股股东杜世东违反公司法第二十条的规定滥用资本多数决原则形成,好护视公司在本案中依据该股东会决议要求李美霖履行出资义务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李美霖、山东好护视健康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股东出资纠纷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2017)沪01民终10122号案件中认为:现自贸区咖啡中心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要求股东提前出资的合理性和紧迫性,在这种情况下,出资期限提前涉及到股东基本利益,不能通过多数决予以提前,故该股东会决议无效。


——上海自贸区咖啡交易中心有限公司诉上海君客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公司决议纠纷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8)苏02民终4234号案件中认为:本案中,股东会决议明确载明是因公司目前面临巨大资金需求及经营障碍故需要股东提前出资。而许成聿本人在股东会决议上亦写道“目前公司经营状况恶化、持续下降”。德力欣公司在庭审中也自述公司上一年度亏损且目前存在多起诉讼、保全。据此判断,德力欣公司目前具有补充经营资金的迫切需要。在此情形下,股东会决议提前出资有利于公司利益,实质上也并不损害股东利益。因此,该项决议依法有效。当公司的经营状况发生变化时,公司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予以判断,并对章程进行修改。


——江苏德力欣新能源有限公司与许成聿股东出资纠纷


其他持有类似观点的案例: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8)沪民申188号案件、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苏02民终3960号案件、贵州省毕节市(地区)中级人民法院(2019)黔05民终2188号、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苏01民终11215号案件、河北省阜平县人民法院(2019)冀0624民初512号案件、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人民法院(2019)川0703民初10171号案件、浙江省宁波市江北区人民法院(2018)浙0205民初4195号案件、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湘01民终4500号案件、江苏省常熟市人民法院(2019)苏0581民初14481号案件等。


图片
绝对无效论


该观点认为,股东出资期限系公司设立或股东加入公司成为股东时,公司各股东之间形成的一致合意,股东按期出资本质上属于各股东之间的一致约定,而非公司经营管理事项。公司经营过程中,如有法律规定的情形需要各股东提前出资或加速到期,系源于法律规定,而不能以资本多数决的方式,以多数股东意志变更各股东之间形成的一致意思表示。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2019)沪02民终8024号案件中认为:股东的出资期限利益,是公司资本认缴制的核心要义,系公司各股东的法定权利,如允许公司股东会以多数决的方式决议修改出资期限,则占资本多数的股东可随时随意修改出资期限,从而剥夺其他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股东按期出资虽系各股东对公司的义务,但本质上属于各股东之间的一致约定,而不能以资本多数决的方式,以多数股东意志变更各股东之间形成的一致意思表示。


——鸿大(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姚锦城公司决议纠纷


其他持有类似观点的案例: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2019)沪0120民初19813号案件等。


笔者同意上述“附条件有效论”的观点,股东在认缴制下享有一定的期限利益,如允许公司股东会任意以多数决的方式决议修改出资期限,则占大股东可随时随意修改出资期限,容易发生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小股东合法权益的情形。但如果按照“无效论”的观点一概否定公司要求股东提前出资的权利,则不利于公司的发展。


故笔者认为,当公司对于提前出资具有合理性和紧迫性的正当理由,且对提前出资金额和期限要求合理的情况下有权通过股东会决议要求股东提前出资。





四、法律建议之公司章程个性化设计




章程个性化设计建议:在公司初始章程中对于认缴出资提前到期的相关事项进行明确约定,明确决定决定机关及提前出资的履行方式。


对于章程中明确约定出资提前缴纳该如何操作时,法院一般会认可章程相关约定的效力,并按照章程的约定进行裁判。




相关案例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2019)沪02民终8436号案件中认为:有限责任公司设立时所形成的章程是所有股东对公司设立而签订的契约,且当时的章程并非通过资本多数决所确定,而是经过全部股东的同意,对所有股东均有约束力。上海科众公司的公司章程第五条约定,“若公司经营需要,各股东应根据股东会决议要求的出资时间缴纳注册资本,任何一方股东未按章程或股东会决议要求时间、比例履行出资义务时,守约方有权要求按实际出资额重新确认股权占比及利润分配”,根据该条约定,在上海科众公司存在经营发展的需要时,各股东应根据上海科众公司股东会决议要求的出资时间缴纳注册资本,故上海科众公司根据股东会决议要求股东孙家凤提前出资符合公司章程的约定,具有法律效力。


——孙家凤与科华恒盛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科众恒盛云计算科技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在(2019)桂01民初2816号案件中认为:《开元医疗公司章程》第十三条规定,公司剩余出资部分由公司董事会根据公司实际经营和投资需要决定,公司应根据董事会决议向各股东(除医大资产公司外)发出缴资通知,各股东有义务在收到公司发出的缴资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将相关出资款项缴纳至公司账户。虽然公司章程载明剩余出资缴纳时间为2030年12月31日,但该时间为缴付认缴出资的最后期限,而章程第十三条对剩余出资的缴纳明确约定由董事会决定,开元医疗公司的董事会对剩余出资已作出董事会决议。故康寿慈惠公司辩称开元医疗公司在还有十年的情况下要求康寿慈惠公司出资金额达73%与章程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广西开元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广西康寿慈惠医疗投资有限公司、广西同济医药集团有限公司股东出资纠纷


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在(2019)湘0104民初12369号案件中认为:股东出资仍是公司资本的主要来源,也是保障公司人格独立的基本物质条件。故法律并未禁止公司设立后不得修改认缴出资时间,而是交由公司基于自身经营发展的需要自行决定。此为公司的内部治理行为,可由全体股东进行特别约定(如签订特别协议),也可由公司权力机关基于法律或公司章程规定的表决程序以确定。


——卓戊鑫、王春梅等与依据数据(湖南)科技有限公司公司决议纠纷


综上,对于尚处于设立阶段的公司,如果股东尚未全额出资且认缴期限约定的较长,可以在公司章程中对于认缴出资提前到期的决定机关、履行方式等进行明确约定,以保障公司有充足的发展资金。对于已经设立的公司,可以在争议尚未产生的情况下修改公司章程,就认缴出资提前到期的相关事项进行约定,并争取全部股东表决通过。最后,当公司面临需要请求股东提前缴纳认缴出资的问题时,要在股东会上说明提前出资的合理性和紧迫性,并且对股东的出资金额和期限作出合理安排,并尽量做到所有股东同比例出资,以防被司法机关认定为滥用股东权利损害中小股东权益。


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二十条第一款


公司股东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二十二条第一款


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无效。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二十五条


有限责任公司章程应当载明下列事项:

(一)公司名称和住所;

(二)公司经营范围;

(三)公司注册资本;

(四)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

(五)股东的出资方式、出资额和出资时间;

(六)公司的机构及其产生办法、职权、议事规则;

(七)公司法定代表人;

(八)股东会会议认为需要规定的其他事项。

股东应当在公司章程上签名、盖章。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二十六条


有限责任公司的注册资本为在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全体股东认缴的出资额。


法律、行政法规以及国务院决定对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实缴、注册资本最低限额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二十八条第一款


股东应当按期足额缴纳公司章程中规定的各自所认缴的出资额。股东以货币出资的,应当将货币出资足额存入有限责任公司在银行开设的账户;以非货币财产出资的,应当依法办理其财产权的转移手续。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四十三条


股东会的议事方式和表决程序,除本法有规定的外,由公司章程规定。


股东会会议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 第三十五条


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的出资人尚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的,管理人应当要求该出资人缴纳所认缴的出资,而不受出资期限的限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 第二十二条第一款


公司解散时,股东尚未缴纳的出资均应作为清算财产。股东尚未缴纳的出资,包括到期应缴未缴的出资,以及依照公司法第二十六条和第八十条的规定分期缴纳尚未届满缴纳期限的出资。


《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 第六条


在注册资本认缴制下,股东依法享有期限利益。债权人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请求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但是,有下列情形除外:


(1)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人民法院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已具备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


(2)在公司债务产生后,公司股东(大)会决议或以其他方式延长股东出资期限的。





或许您还想看

姜松炎:管辖之争——公司设立纠纷与发起人责任纠纷

姜松炎:发起人民事责任司法实务

姜松炎: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件实务指引

姜松炎:股东名册记载纠纷案件实务指引

姜松炎:请求变更公司登记纠纷实务指引

姜松炎、张泽众:青岛地区因限购政策引发的五类纠纷及司法观点

姜松炎:股东瑕疵出资的五大民事责任及裁判要旨

姜松炎:瑕疵股权转让后责任承担的八大典型实务问题

姜松炎:受让抽逃出资后的股权是否承担连带责任?

姜松炎、张泽众:山东省公司决议纠纷案件大数据报告

姜松炎:公司法人人格否认案件实务指引

姜松炎:未经有效股东会决议的增资行为绝对无效吗?

姜松炎:司法不鼓励股权代持——规避禁止性规定的代持行为效力认定

姜松炎:打工人如何靠双手成为老板 ——“劳务出资”股东该如何设计公司章程?


作者简介

姜松炎

北京德和衡(青岛)律师事务所联席合伙人

姜松炎,北京德和衡(青岛)律师事务所青工委主任,执业律师、并购交易师。专注商事争议解决、公司诉讼、投资并购、非诉法律服务。


手机:18363991778(微信同号)

邮箱:jiangsongyan@deheng.com


质控人简介

经  纬

集团合伙人

公司业务中心副总监

jingwei@deheng.com

公司业务中心

  • 黄振达

    总监

    航空航天,股权,投资并购

    更多 》

  • 王悦建

    执行总监

    公司,商事争议诉讼,国资国企

    更多 》

  • 马丽红

    管理总监

    公司并购,房地产投融资,股权投资

    更多 》

  • 贾明君

    副总监

    股权投资,公司并购,企业合规

    更多 》

  • 赵颖

    副总监

    公司并购,企业合规,公司争议解决

    更多 》

  • 陆飞

    副总监

    大资管,境内IPO及再融资,银行专业委委员会

    更多 》

  • 经纬

    副总监

    公司,国资国企,建设工程

    更多 》

  • 秦文嘉

    副总监

    银行专业委委员会

    更多 》

  • 吴彦臻

    副总监

    公司并购

    更多 》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鲁公网安备 37020202000804号     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