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跨境贸易与自贸区业务中心

靳阳、杜鹏、赵曦:国内假发生产工厂在人发走私案件中的三种命运

发布日期:2021-04-25
靳  阳

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

高级联席合伙人


杜  鹏

德衡律师集团合伙人


赵  曦

北京德和衡(青岛)律师事务所

律师助理



在近期公开报道的人发走私案件中,除了直接走私的人员外,还有一部分相对特殊的群体——国内假发生产工厂,也很多牵涉其中。他们是涉案人发的最终流向地和使用地,涉案人发也在这里经过加工成为成品假发,再绝大部分出口到欧美、非洲等国际市场。


这些国内假发生产工厂,因为参与走私的程度不同,在人发走私案件中,也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命运。第一类,积极参与,委托相关人员将人发走私入境;第二类,贪图便宜或者苦于原材料供应不足,明知是走私而来的人发依然向走私人直接购买。第三类,向直接走私人之外的其他人员购买走私而来的人发。不同的类型,不同的罪与罚,不同的人生命运。


下面我们从走私普通货物罪、走私废物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三个罪名来看看三类国内假发生产工厂的不同命运。





图片

一、走私普通货物罪


根据公开报道和过往公开判决来看,通过绕关入境的方式或者虽然正常报关入境但低报价格低报重量等,都体现了涉案人逃避海关监管、欺瞒海关,偷逃税款的主观动机,会被认为具有走私故意。


客观上,实施了以上行为,个人偷逃税款10万以上、单位偷逃税款20万以上,即可追究刑事责任。这里税款指的是人发如实申报需缴纳的关税、增值税等进口环节的税和已缴纳的税的差额。如果是未经梳理的人发,业内成为“团发”,那就属于废人发,直接不允许进口,和税款无关。


自然人和单位均可构成该罪的主体,国内假发工厂一般涉及其中的单位犯罪。当然,也不能排除虽然有公司,但如果公司成立后主营业务就是走私人发,或者走私行为是公司人员个人所为,也可能会被认定为个人犯罪。


而单位犯罪还是个人犯罪,对于涉案人员有着很大的法律意义。一是在人员的量刑上,二是在罚金的承担上,都有很大的差别。


图片


在以上基础上,我们来看不同类型的假发工厂的不同罪罚。


第一类,积极参与,委托相关人员或者与相关人员共谋将人发走私入境的国内假发工厂


若国内假发工厂的负责人或相关业务主管人员委托走私人帮助其单位从境外采购人发并绕关入境,并且除了货款之外还会额外支付其他不合理费用,即使其不直接参与具体的走私行为,但假发工厂依然很有可能会被认定为走私活动的犯意发起人和最大利益获得者,地位会处于走私链条的最顶端,很大可能被认定走私普通货物罪的主犯。如果还有证据证明其还直接参与了走私入境的具体行为,那主犯的可能性将更大。


一旦被认定为主犯,在同案中,主犯也要承担最重的刑罚。


第二类,贪图便宜或者苦于原材料供应不足,明知是走私货物仍然向走私人直接购买


实务中可能存在一种情形,国内假发工厂负责人或业务主管人员知晓相关人员的货物是其走私入境而来,但可能因为贪图便宜,也可能出于国内原材料供应不足,工厂急需人发进行生产,而向这些走私人处直接购买了他们走私而来的人发。此时,国内假发工厂可能会被认定为间接走私。即刑法第一百五十五条规定,直接向走私人非法收购走私进口的普通货物、物品,数额较大的,以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论处。


但这种情况下,国内假发工厂不是走私行为的发起者,也不参与走私过程中的主要环节,在整个走私案件中起次要作用,一般可以认定为从犯。而且,间接走私从主观恶性到危害后果,都可能比直接走私轻,此种类型的假发工厂可能会有相对较轻的刑罚。


图片

二、走私废物罪


走私废物罪是指逃避海关监管将境外固体废物、液态废物和气态废物运输进境的行为。不同于走私普通货物罪,走私废物罪不以偷逃应缴税款的金额作为定罪量刑的标准,而是以走私废物的重量来确定的。未经梳理的人发,也就是“废人发”属于国家禁止进口的非危险性固体废物。按照法律规定,走私废人发五吨为起刑点,五吨以上不满二十五吨,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超过二十五吨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国内工厂一旦涉嫌走私废人发构成走私废物罪,也同样是两种情况,两种命运。


第一类,积极参与,委托相关人员或者与相关人员共谋将废人发走私入境的国内假发工厂。此时很大可能被认定走私普通货物罪的主犯,同案中承担相对较重的刑罚。


第二类,出于各种原因,明知是国外的废人发仍然向走私人手上直接购买。此时构成走私废物罪的间接走私,可能会比直接走私处罚轻。


图片

三、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走私犯罪案件实务中经常会有这样的情况,走私人在货物到达国内之前就开始联系甲销货,甲转卖给乙,乙再转卖给丙、丁。人发走私案件,也可能存在这种情形。国内假发工厂的涉案人发不是直接向走私人购买。可能是走私人走私入境后卖给其他人,其他人再卖给工厂。假发工厂和走私之间隔了一手或者多手。


此时虽然假发工厂知晓人发是走私而来,但因为不属于直接向走私人购买,也就不能被认定为间接走私。这种情况下,国内假发工厂明知是走私货物,但是仍然“间接”采购了这批“他人犯罪所得的货物”,则可能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是指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而予以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的行为。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与上游犯罪是相依附的关系,没有上游犯罪就不会有本罪。本罪的设立就是为了更好的查处、证明上游犯罪。最高法对此也有相关司法解释“作为加入犯的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刑期不能高于本犯。即下游犯罪的刑期,在一般情况下应低于上游犯罪的刑期。主要原因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社会危害性与上游犯罪相比相对较小,司法实践中适用非监禁刑的比例很高。



❖龚卓、靳阳、杜鹏:头发丝儿上的犯罪——人发走私十问

❖靳阳、杜鹏、龚卓 | 人发走私系列谈之二:从一份无罪判决谈人发进口中的走私风险防范

❖靳阳、杜鹏、王胜玫 | 人发走私系列谈之三:央视直击——头发丝儿里爆出11亿走私大案


作者简介

靳  阳

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靳阳律师系资深缉私法律专家,从事法律工作20余年,以刑事辩护业务为中心,以企业法律风险防控为主要发展方向,曾办理了和正在办理多起重大走私类等经济犯罪案件,致力于服务好每一个客户。


手机:13696312133

邮箱:jinyang@deheng.com

杜  鹏

德衡律师集团合伙人

杜鹏律师致力于为进出口企业提供走私犯罪辩护、海关执法应对、AEO认证辅导、关务合规体检等涉海关业务。


已为某世界500强企业、某中国500强企业以及数家全国行业龙头外贸企业提供涉海关法律服务。代理某汽车走私大案,当事人成功实现不批捕;代理某电商走私案,成功在黄金37天内实现取保候审。代理某大型企业集团走私汽车案,大幅降低企业负责人刑罚;参与辩护的数宗案件入选海关年度打击走私十大案件。


主办的某橡胶企业并购等项目入选中国橡胶工业年度十大新闻。受多家国字号协会、商会等机构邀请多次参加全国性的进出口法律论坛、交流活动,发表主题演讲。


手机:13929933711

邮箱:dupeng@deheng.com

赵  曦

北京德和衡(青岛)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赵曦,北京德和衡(青岛)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海关团队成员,英国纽卡斯尔大学国际商务管理硕士。具有商科背景,曾在国际贸易领域工作多年。从业以来致力于海关法相关领域的实务与研究,参与多起走私犯罪案件辩护工作,并为多家企业提供法律顾问服务。


手机:15853283311

邮箱:zhaoxi@deheng.com


质控人简介

金  耀

高级合伙人

跨境贸易与自贸区业务中心总监

jinyao@deheng.com


跨境贸易与自贸区业务中心

  • 金耀

    总监

    国际贸易

    更多 》

  • 宋波

    执行总监

    海关事务

    更多 》

  • 杜越

    管理总监

    国际贸易,国际仲裁与调解,金融科技合规应用

    更多 》

  • 叶茂标

    副总监

    复杂商事争议,国际贸易,海关事务

    更多 》

  • 杨琪

    副总监

    基金信托,金融科技与区块链,互联网争议解决

    更多 》

  • 李刚

    副总监

    专利

    更多 》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鲁公网安备 37020202000804号     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